铁匠逆袭课

2020/11/08 03:05
铁匠逆袭课 淮清真人笑道,游近了她。

鲛姬猛然抬头,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笑道:“原来也是个熟人,按说你的面子我不能不给,可是我想吃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总得给我留个口粮吧,你看我这四野八荒连条鱼都没有,我已经好几年没吃肉了。

” “不如就这个小姑娘吧,她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好吃的紧。

” 她伸手指了指璎珞。

“哈哈,那可不行。

”淮清真人笑道。

“你们人类不是常说,女人是祸水么,那三个人这样下去,早晚也会打起来,不如让我把她吃了,也算是造福人间了。

” 鲛姬说的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多年不见,你这人话倒是越学越精通了。

” 淮清真人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扯着家常。

璎珞突然冲着鲛姬游了过来。

他一惊。

这又是闹哪样? 只见谢道之和阴元华两人都跟在她后面,阴元华手中的藤蔓已然暴长,想要抓住她,可是她的速度竟然比那还快。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拦住她,却见她抬手就是一个火球袭来,只是挡一下的工夫,她已然掠过了他的身体,冲入了碧色的石阵内。

鲛姬也是惊了,还没见过那么自觉自愿的食物,进了她的石阵,就是她的地盘,这个法阵之内,她是怎么都逃不走的。

黑色的长发缠住了璎珞的手脚,她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

“有话好好说,你这是一心求死么?” 鲛姬问道。

通常她没有和食物聊天的习惯,不过眼见这女子眼中的决然,她忍不住想听她的故事。

璎珞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她掩面伏在她肩上,大哭了起来。

“我没有,我不是想死,我只是……” “我只是不想活了……” 这还不是想死的意思么? “被我吃掉可是很疼的!”鲛姬的脸突然变得狰狞,手上,头上都生出了棘刺,脸上也长出了大大的鱼鳍,看上去恐怖极了,而她的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尖尖的牙齿密密麻麻的,又细又长。

锦鲤(四) 璎珞吓了一跳,不过她没有逃跑,只是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她。

“我看那两人都是帅气得很,要我选我都不知道选谁好,这两个都喜欢你,你却想死,我真的是看不懂现在的女孩子了……老了老了……” 鲛姬说道。

“好了好了,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想死?” 她真的是非常非常好奇,这样的疑团若是不解开,她这之后的一千年都别想睡个好觉了。

“我不喜欢他们……”她抽泣道。

“那也不用死啊,让他们滚开不行吗?” “那怎么行呢,他们对我太好了……” “都对我很好……” 若不是眼看她是真的一心求死冲进了她的石阵,她都要以为她是故意显摆来了。

“那就挑个最帅的呗,这还要纠结?” “可是另一个人,他会伤心的……” 璎珞总算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那你不管挑了谁,另一个都会伤心啊。

” “可是他对我太好了,我不能伤害他。

” “你死了就能解决问题吗?” “至少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用担心了……” 这逻辑,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过,这么笨的女孩子,还长得那么漂亮,的确是祸水无疑了,就当她是为民除害吧。

她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那我把你吃了吧。

” “恩。

”璎珞又闭上了眼睛。

“铿!”得一声。

“哎哟!我的牙!”鲛姬大怒。

却见打在她的长牙上的竟是一支发钗,而她的法阵内,竟然又闯入一人。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法阵里是不能用法术的吗? 好歹她也是个上古神兽,这些人怎么都不知道尊老爱幼的? 眼睛一眨,另外一个人也进来了。

好嘛,你们三个是来跟我凑一桌麻将的吗? “还有,刚才打我牙的是谁,我第一个吃。

” 谢道之没理她,他气呼呼地对璎珞说道:“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我都说了我没事了,你非得死给我看是不是?” 阴元华则说:“璎珞,我说过了,我虽然喜欢你,但是不会勉强你的……” “哈哈哈,你这个道貌岸然的老道,总算是承认了吧,璎珞还说你对她毫无非分之想,结果你还不是老牛想吃嫩草。

” 谢道之终于有些明白了,璎珞一心求死的原因。

这个阴元华,总算忍不住了,早就知道,男人对女人好,非奸即盗,装成一朵花儿都没用。

“区区在下不过比你虚长几百岁,要说老道,你也不年轻。

” “你不是打着她爹爹的旗号,说是代她爹爹照顾她么?怎么这么为老不尊,身为长辈却觊觎晚辈?” “最初的确是因为璎珞的爹爹才会对她多加照顾,只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未婚女未嫁,谁都有追求她的权利。

” “你明明和阴惠君不清不楚。

” “君子不妄言,你这完全是恶意中伤。

” “还有华楚子呢,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就是怕她碍你的事是吧,还有夏阳子和画北子,不都是你搞的鬼么?” “凡事要讲证据,我还觉得你是自己把夏阳子和画北子杀了,好嫁祸到我头上呢,嘴皮子上下一张谁不会?” “那当初仪宁子那个二百五来搭讪我的时候,难道不是你用了禁术控制我亲她的么?你敢说不是你?你敢用阴惠君的命来起誓么?” “我当然敢说,当然不是我,但是你是我的谁,我干嘛要对你起誓?你自己始乱终弃,害璎珞伤心,非得怪到我头上?” “裴永贞呢,你把他安排在仪宁子身边,好离间我和璎珞的感情,男子汉敢作敢当,什么都不敢承认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处处针对我,看我什么都是错,自然觉得每件事情都是我安排的,你就不能找找自己的原因?” “我和璎珞本来好好的,若不是你在中间横插一脚,我们俩能变成今天这样。

” “你都不会自我反省的么?我何曾有一丝一毫勉强过璎珞,她最伤心的时候,是我一直陪着她,安慰她,那时候你在哪里?” “好!我早就想揍你了!” 鲛姬和璎珞都愣愣地看着这两个人。

这回她可是毋庸置疑地确定了,他们两个是在为她吵架没错吧…… “等一下,这里不能用法术的。

” 鲛姬好心提醒道。

只见两人半点也没有犹豫,谢道之灵巧地避开了阴元华的迅猛一拳,而阴元华飞身闪过了谢道之飞起的一脚。

两个人竟然开始贴身肉搏了。

若不是这是几百米的水下,若不是这里是秘境,她还以为这是哪里来的两个野小子在逞强斗狠呢。

“我们躲远点。

” 鲛姬拉着璎珞,远远地避开了两人的战场。

一束冰凌冲着她而来,一下子把她冻在了里面。

笑嘻嘻的淮清真人游了过来,得意道:“小老妹,要说智商,你们鱼总是还比人类要差那么一点,现在你可中计了吧。

” 鲛姬被冻在冰块里一动都不能动,唯有一双大眼睛中满满的都是愤怒之色,简直是快气炸了。

璎珞的眼睛睁大了,她忙问道:“这原来是你们想好的计策?” “也不算是计策吧,只是见机行事。

”淮清真人笑道。

璎珞转头去看那拳打脚踢的二人,却见两人已然打得难舍难分,不像是在演戏。

“你们差不多可以了吧……”淮清真人喊道。

“是他,盯着我不放!”元华喊道。

“明明是你,我一个放松你就追着不放。

”谢道之翻身跃开。

两人的衣服都有些破损,幸而都没受伤。

璎珞见元华的脸上似乎肿起了一块,连忙伸手为他轻轻地揉了一下,问道:“疼不疼?” 元华龇牙咧嘴地说道:“不疼。

” 她忍不住笑了,嗔道:“就知道胡说哄骗我。

” 谢道之惊呆了,这就是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吗? 这个阴元华,简直是太阴险狡诈了,各种苦肉计。

他想起了很久以前,他见到的在阴元华床边哭泣的璎珞,那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布置这个阴谋了吧! 锦鲤(五) 你们给我等着…… 鲛姬眼中满是恶狠狠的神色。

也许方才的确是凭着一时意气,真的是一心求死,但是现在她的心境却完全不同了,说也奇怪,若是现在再让她想想刚才自己是为什么这么做的,她也说不出原因来。

“对不起,我还是不想死了……” 璎珞对着冻在冰块里的鲛姬歉然道。

小娘皮…… 她决定再也不相信任何人类的了。

从来都是她迷惑人类,此番竟然被区区人类给骗了。

此仇不报她誓不为鲛。

你给我等着,等我出来,我就是游个八千里,上天入地也要把你这个小娘皮找到,做成油炸的。

只见璎珞对她郑重地施了个礼,正色道:“害得鲛姬姐姐饿肚子,实在都是我的错。

” 知道错了吧,哈哈哈哈,我可不会原谅你的! 走着瞧! 璎珞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枚圆圆的珍珠来,放在了碧色的石块中间,那珍珠看起来又大又圆,沉甸甸的。

鲛姬的目光不由得被它吸引了,哪有女子不喜欢珠宝的。

“这个法宝我也不知道它的由来,只是它也算是我拿得出手的唯一的宝物了,若是姐姐能用得上就最好,若是用不上……” “拿来装饰装饰也是极好的。

” 她笑道,想起了狐族公主的话。

这珍珠也算是个有来历的,从青丘得到了之后还曾救过应龙,也算是个有造化的宝物,希望鲛姬喜欢吧。

淮清真人面色古怪地看了那珍珠一眼,和谢道之交换了一个眼色,谢道之微微地点了点头。

元华说道:“我们快走吧,慧灵肯定还在等我们。

” “这个就这样放着么?”淮清真人问道,指了指那块冻起了鲛姬的冰块。

“过十二时辰她自己就会恢复的,暂时让她呆在里面吧。

” 谢道之觉得还是不要让她出来的好。

璎珞对着鲛姬再拜,众人这才游了出来,往慧灵真人带着的大部队游去。

鲛姬怔怔地望着那珠子。

才不会被小恩小惠就收买了呢,你们等着…… 等我出来…… 哈欠……哎,先睡一觉再说吧。

为着刚才的意外,谢道之和阴元华都没有靠近璎珞,这两人刚才的吵架,虽说是为了救璎珞,但是针锋相对中有多少真实的成分,两人各自心知肚明。

璎珞看了一眼淮清真人,他立刻远远地游走了,笑道:“你可别跟我说话,我怕被那两个人揍。

” 她啼笑皆非,飞快地跟着众人往前游。

虽然众人手上都有火球,但这水下漆黑一片,稍远一点的地方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似是心有所感,她突然回头看去。

如黑夜中的流星,又如一片枯萎中绚烂的花朵,一枚明黄色的火球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冲着她飞来。

“啊!”她惊叫出声。

如同慢动作一般,璎珞只看见了元华的脸,他抱住了她,把她护在了自己怀里,用自己的背为她挡住了那枚火球。

她只感觉他的身体重重地颤了一下。

明黄色的火球立刻吞噬了他的身体。

淮清真人连忙扶住了他,试图用冰凌为他灭火。

可是三昧真火并非凡火,用冰凌是无法熄灭的。

他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谢道之。

“你傻了不成,那火球从哪个方向来的,我在哪个方向?” 谢道之实在佩服他的想象力。

“元华!”璎珞已然泪如雨下。

已经是第二次了,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只是为了救她。

若是这枚火球射向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有威胁。

唯有她,不知道躲闪,只知道惊叫。

她为何这般无用? 谢道之头上的汗都下来了,璎珞只见他眉头微微皱起,似是用尽了全力,才将那明黄色的火焰慢慢地吸了出来,一遍又一遍地从阴元华身上祛除。

但是他五脏六腑受的伤,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好的。

“这若是我的火,我轻易就可以收回,但是……” 谢道之的脸色苍白,十分严肃。

“据我所知,这些人里面会用三昧真火,而且威力这样强大的,只有一个人。

”淮清真人说。

“恩。

我也想到了。

”他说。

“是玉书真人吗?”璎珞问道。

这个答案也是在太简单了,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没有想到过后果么? 璎珞想起早上看到的仪宁子和爹爹对话的亲密样子,有些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

“还不能确定,但是八九不离十。

” 谢道之又检查了一遍昏迷的阴元华,确定他身上的火全都驱散干净了,这才放开了他。

他偷看了一眼璎珞的表情,只见她无比自责地把阴元华抱在怀里,那眼神都可以说是含情脉脉了。

罢了,这个惯用苦肉计的,难怪璎珞会上当。

只是这个阴元华也太豁得出了吧,就不怕自己真被烧得魂飞魄散吗? “璎珞,你刚才那是怎么了?”他问道。

虽然有点乘人之危,但是他实在是很想知道璎珞为何好好地想要寻死。

“没什么。

”她低声道,眼中只有阴元华苍白的脸。

“你若是不喜欢他,就和他直说,你越是拖着他,越是在害他。

” “谁说我不喜欢他了!” 简直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她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我就是喜欢他,我喜欢阴元华!”她赌气似的喊道。

“我喜欢!我喜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随你高兴吧。

” 谢道之忍笑道。

“我说的是真的!” “我要嫁给他!” 璎珞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你这根本不是喜欢,是愧疚。

” “他对你太好,好到你要用自己的一辈子去还,是么?” “和他在一起你能幸福吗?” 璎珞紧紧地抱着阴元华,把自己的脸贴在了他的心上。

幸而他的心还在跳,她倍感安慰。

“若不是他救我,我已经死了。

” 刚才那一击,若是打在她身上,她一定会魂飞魄散。

“你就当我已经死了吧。

” 璎珞说道。

她的心中终于有了决定。

这样,对大家都好。

灵石(一) “我当你死了,你就能心安理得嫁给他了是吧!” “李璎珞,我还以为你不过是脑子转得慢一点罢了,不曾想你还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来,我真的是挺佩服你的,你是怎么想到的?” “你还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好理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好让你说服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 “要不是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根本就不喜欢他,我还真的要被你说服了,他对你那么好,我凭什么和他比?” “可是你真的喜欢他吗?你爱他吗?” “你爱的人明明就是我。

” “你差不多可以了!谢道之!你还有仪宁,还有其他人,可是元华他只有我……” -铁匠逆袭课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