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旺旺网页

2020/11/08 02:30
阿里旺旺网页 可是她听到了,她的那个她听到了。

她的眼睛依旧是空洞无光,可是她却能很清楚地感受到来自那对眼睛里散发出来的怜悯。

“明明大家都化为飞烟散去,为何你却偷偷来了这里呢?还害得我也要穿越时空来找你! 这都不要紧,可是为什么你变了呢?你明明该心怀怨怼与仇恨,却为何突然与他那般亲近了呢?” 同样的声音带着质问在耳边响起。

青姿微微仰头看着她,她知道对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心里有些愧疚,是对于辞月华的。

她也想解释这一切的误会,于是开口了:“不是这样的,他很好,是你误会了他!”不止你,还有我! 然而,这个与她一样容颜的她却异常的执拗。

听到青姿竟然为他说好话,无情的打断:“你这是怎么了!你是得了失心疯吗?竟然会觉得他对你好?曾经发生的一切你都忘了吗?!” 青姿:我没忘,可是…… 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听着面前的她继续说。

“是了,我们本是一体,如今分散两地,所以你会被他的表象蒙蔽。

没关系,不要怕,等我们融合了,一切都会回到原点。

我们有多一世的记忆,定然不会再让自己落得前世那般的境地!” 说着,鬼修将自己的额头抵在青姿的额头上,将自己的灵魂融进去,让她好好地再复习一遍前世的经历。

青姿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她动不了了! 她不要被对方控制,她不要回到前世那样毫无生意的痛苦时光,她只要她的师尊! “弟子拜见师尊!”青姿刚将脑海中的记忆捋清,眼前便出现了一道欣长健硕的身影,目光从下往上移,入目的是一张俊美无双的容颜。

当然,做这个动作的不是她。

而是那个记忆里的她,师尊的身影她已经刻进了脑海,不需要看脸,就能认出对方。

而叫出这声师尊的也不是她的自主意识,同样的也是记忆中的她开口的。

此刻她的心情无比雀跃,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师尊了,真是特别想念呢。

然而,等她雀跃完了之后,她的心情依旧没有平复下来,不仅雀跃,还很紧张。

青姿这才知道自己此刻对于这具身体是没有掌控权的,所以也无法狂奔到师尊的面前对着他撒娇。

好在下一刻这具身体满足了她的遗憾。

“青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辞月华面前,努力仰起头看着辞月华,面上露出一抹灿烂到炫目的笑容。

这场景很眼熟,是前世她拜入师门后第一次见到辞月华,兴冲冲地过去向他问安。

对方好像是被她惊到了一般急急后退两步,即便是面无表情,但此时的青姿却能看出他面上隐藏的羞囧与无措。

只是那时的她没有现在的她经历的多,看得多。

见到辞月华回避自己的时候,心里生出了淡淡的失落,令青姿感同身受,连方才有得那一丝喜悦也荡然无存。

她在心里努力告诉自己这个情绪是不对的,是假的,不该生出这样的情绪。

可是那份情绪却并没有如她所愿消散,而是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她心里只在难过的想:“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了吗?” 不记得自己?不记得什么? 这是个无解的问题,一如之前她反复思索自己是为了什么上山,又为了什么一定要拜在辞月华的门下。

她的记忆还是处于缺失状态,不过此时的她无暇顾及那些了,反而有些心情凝重。

她发现自己的心情不受自己控制,哪怕她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也无法让自己的情绪得到好转。

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等于她被强制性得重新度过一次自己曾经的经历,若是曾经心碎,现在便也不会有所改变! 思及此,她的心里有些恐惧,只是恐惧什么,她却想不出来。

“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辞月华的语气很淡。

“弟子一切都好。

”“青姿”回答问题的时候目光依旧紧盯着对方。

辞月华的目光闪了闪,眼前小孩的眼睛亮晶晶的,犹如缀满了细碎的星子,一眨一眨,仿佛要将自己也化为星光吸进去。

他倏地收回目光,头偏向一边,语气如常。

“没什么事就去上课吧,今天要行拜师礼。

” “是!”“青姿”雀跃得应了一声,却没有立马就走,而是亦步亦趋地跟在辞月华身后,随着他一起步入英落殿。

与这一世不一样,拜师礼进行的很顺利,也没有丝毫意外的辞月华拿出了那本《昆仑山规训集》。

“你刚来此,不知山门规矩,这本书就当做是给你的见面礼。

” 因为,那个时候的她并不认的字,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也不认得! 看着青姿惨白着脸接过,辞月华目露疑惑,直到第二天让她背诵的时候,才发现她居然大字不识一箩筐。

“不认字为何不早说?”辞月华坐在案前看着下首处面颊通红就要无地自容的青姿,缓声开口,让人听不出其中的情绪。

而“青姿”却感到无比难堪与羞愧,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对方的表情。

之后便是师姐每次教她写字。

再后面的日子,她再近不了辞月华的身,每每想要靠近,都被他快步后退给避开。

“师尊不喜旁人离他太近,也不喜旁人打扰他的清净。

” 这是师姐告诉她的,所以后来再遇到辞月华,她便不再上前,只远远地看上一眼,在对方发现自己的时候又立马躲避离开。

她与聂蛟不对付,多次在山门里杠上。

她本就是个吃软不吃硬,怕善不怕恶的人,对于对方的挑衅,她自然也不会放任不管,于是斗一次,回去就会被辞月华的五情抽在身上。

明明自己受了委屈,可是对方却丝毫不顾,只盯着一点——自己动手了! “我送你规训集,教你修炼不是让你用来对自己人动手的,你是将山门规训与为师的教导都扔到狗肚子里了吗?”辞月华的声音发冷,五情冷酷地挥舞到自己的身上。

此时的青姿依然能感觉到来自皮肉被打绽开的剧痛,同时心里的难过与委屈也从脚跟一点点漫上来,就要将她淹没。

“别不高兴了,走,带你出去喝酒,喝个痛快!”时朗随意地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把勾住她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一起去了山下,好酒好菜,不醉不归。

在他这里,青姿心里的郁结小了很多,带着一身酒气回了英落殿。

“你喝酒了?!”冰冷的声音刺透她被就灼烧起来的热意,直愣愣地灌进她的耳中,驱散了她的醉意。

辞月华站在她的门前目光犀利地盯着她。

青姿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样的目光下仿佛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就像是自己做了坏事当场被人抓包。

当然,这依然是这具身体的感觉,若是现在的她,只会觉得心虚。

“弟子……弟子没,没……” “青姿”立马跪下认错,“弟子知错!” 青姿能感觉到此刻的她心里有多紧张与害怕,因为方才她看到了辞月华眼中的失望! 她的师尊竟然会失望! 还是因为她! 这一刻,“青姿”的心里浮现出一抹恐慌,恐惧自己的变化,恐惧辞月华对自己眼神的变化。

青姿在身体里无言地看着这一切,默默叹了一口气。

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从这里开始变了的吧! 之后便是不停地犯错,受罚,再犯错,再受罚。

而青姿也清晰地感觉到这具身体对于辞月华的感情慢慢出现变化,尊崇,孺慕,敬待。

慢慢的,它们变了味,失落,委屈,不甘,愤懑,死心,无望。

一点一点,日积月累,就这样,将原本的那些情感慢慢丢弃,转移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而辞月华看着她的目光也变了,不,不是目光变了,而是目光少了! 有时宁愿闭上眼睛,也不想再看一脸冷漠站在自己面前的孩子! 这记忆中的漫漫长日,在她以为两人就会像这样这做最最平常不过的师徒,到了一定修为就脱离关系,各自远离的时候。

这具身体里的感情又变了! 辞月华平和的目光从来只给宁因,后来也给了时朗,可就是没有给她。

平静无波,死水一潭! 他们的师徒和睦,温情融洽刺痛了她的眼,将她彻彻底底地隔离在了外面! 那时,她的心里生出了不甘! 一次,她看到辞月华目光转向她,欲言又止。

青姿瞬间感觉这具身体心跳如擂鼓,一丝期盼压倒所有情绪钻了出来。

她在期盼师尊会对自己说什么话。

而后在对方转移了目光,又对宁因开口的时候,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蹿起来,将之前的那一丝期盼烧成灰烬。

青姿又是一声叹息,这两世虽然都在一个地方生活,可是生活的轨迹却有很大不同。

之前她觉得自己与辞月华到了后来的地步是因为两人之间缺少沟通,如今以旁观者的角度再看一遍才发现也并不仅此而已。

或许还有命运吧! 此刻她突然感觉其实这辈子自己的命运与前世是不一样的,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她也不知道,就好像是突然那么灵光一闪吧! 再抬眼的时候,她便偷偷藏在了离灶房不远的地方,她看到辞月华正在伸手揉着面团,目光温和地看向某处,嘴里也在说着什么。

此刻这具身体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但是在身体里的青姿却知道,这会儿的师尊正是在做菊芯梅花糕。

同这具身体的苦情不同,这一世的她在每次辞月华做糕点的时候都陪伴在他的身旁,给他一一打着下手。

所以此时看到这无比眼熟的一幕,她下意识地就想要走上前去给他打下手。

这具身体也老实地在往前走,回过神来的青姿正以为自己掌握了这具身体的主动权,却发现原来是身体偷藏去了另一个地方看里面的温情脉脉。

师尊做饭,师姐烧火,而她被隔离在了外面! 一抹湿意从青姿的面上划过,她不能动却也知道是当时的自己在哭。

她心里难受,第一次回问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明明自己是为报恩前来,为何会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 “为师从来不要求你们能有多大的造化,只希望你们行走在人世间的时候,行得端,坐得直。

” “在门内与弟子发生争执也是很平常的事情,不过却不能在对方未动手的时候先动手,这样的话,你有礼也变成了没理。

即便为师想要袒护你们,也无法让你们安然脱身。

” “你们现在还年少,要将心思放在修行上,为师不是不让你们玩乐,但是得适可而止,不能肆意放纵自己,修仙本就是一件苦闷的事,若是耽于享乐,日后徒留后悔!” 他每说一句,生火的宁因就回应一句。

重温前世梦2 果然,不知曲中意,只因曲中人呢! 她不用回忆,单单从这具身体的反应就能看出来当初的自己没有反应过来辞月华说这些话的用意。

这看似是在对宁因说话,其实却是在说给自己听。

是了,师尊多高深的修为啊,怎么会感觉不到自己就躲在旁边偷偷关注着呢? 他不知道该怎么当面告诫自己,便只有装作不知道自己在场,以聊天的方式说出这番话,其实就是想让自己听进去,有所改变! 可是十分抱歉,青姿愧疚地“看”了眼曾经的师尊,前世的自己当真是辜负了师尊的这一番苦心! 等等! 他知道自己在附近,所以每次留在那里的一叠菊芯梅花糕都是故意给自己留下的一叠吗? 那……是不是自己偷吃糕点的时候也被他看在了眼底? 当然,现在只是她明白了辞月华的这一番苦心,但是对于当初的“青姿”来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青姿”握紧了拳头,眼中含着热泪看着里面气氛融洽的一对师徒,心里虽然难过,却固执的不愿意离开。

慢慢地,一股子香味飘了出来,“青姿”咽了一口口水,眼睁睁看着辞月华将那一块块糕点夹出放到了碟子里。

放了三个碟子,一碟用食盒装了起来,一碟给了宁因,一碟摆放在原地不动。

“忙了这么久,吃点糕点填填肚子吧!”这是辞月华对宁因说的。

“谢谢师尊,只是这里怎么多了一碟糕点呢?”宁因看着放在原地的那一碟菊芯梅花糕,不解地问辞月华。

“多做了些,先放在那里吧!”辞月华说着,目光似不经意地扫过这边,而后神色淡淡,步伐悠悠地离开了灶房。

“青姿”就站在那里看着宁因小口小口咬着糕点,面上带着惬意的笑容,直到吃了一半,方才将剩下的糕点装起来离开。

见着四下无人之后,“青姿”终于动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了灶房,走到了已经凉透了的糕点面前,颤抖的伸出手拈起一块缓慢地放入口中。

那个滋味,不需要这具身体的味蕾感觉青姿便知道的一清二楚,前世她吃过一回便记忆深刻,难以忘怀。

滚烫的眼泪从眼眶滑落又立即被主人的手快速擦干,再溢出再擦,反正不能让它低落下来。

偷吃了糕点之后,“青姿”佯装什么也不知道地回到了房间就见宁因正在房间等着自己,那桌上放着一张方帕,方帕之上是她刚吃过不久的糕点。

“这是早上我同师尊一起做的糕点,带来一些给你尝尝。

” “青姿”的视线停在糕点上,没有动静,良久之后才开口:“我不喜欢吃,师姐拿回去吧!” 日月流逝的时间里,青姿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又仔细地感受了一遍自己当初从满心雀跃到痴狂疯魔的心境变化。

在自己召唤到慕青剑时,终于能看到来自于师尊的柔和目光,却也只是一闪而逝,而后又恢复成平日的冰冷。

她变得叛逆起来,也不再事事都去猜想师尊对于它的看法,只做让自己高兴的事,后来也渐渐地让自己的双手染上血腥。

“青姿”挑衅地看着他,心里觉得无比快意。

辞月华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平静的将事情处理完毕,回到宗门之后便是长久的禁闭。

他说:“你身上戾气过重,道心不稳,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静思己过,想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再好好想想你当初拜师时想让自己变成的模样。

” “青姿”心里不服气,冷嘲热讽:“比试之中死伤在所难免,你们未免太过小题大做。

而且弟子这样有什么不好吗?修炼有成,难道在大比上没有给您长脸吗?至于别的……就不需要师尊费心管教了!” 果不其然,看到的依旧是辞月华满脸失望的表情。

看着对方再不说一个字,转身离开。

-阿里旺旺网页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