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发彩票app

2020/11/08 01:05
信发彩票app “不能轻易放走鬼方狗……” “你这个臭女娃也是跟鬼方狗一伙儿的吧!” 众议纷纭,数不清的质疑目光射向陈小猫。

陈小猫丝毫不去理会,只是拨开人群,扯着长工的衣袖向外走。

人高马大的长工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瘸一拐地跟在她身后,不时有人从暗中踢他一脚,推搡两下。

忽然,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站到娇小的陈小猫面前,伸手拦住她的去路。

陈小猫微微蹙眉,声音很低: “让开。

” “把鬼方狗留下。

”壮汉声音洪亮,理直气壮。

壮汉张狂发声:“哄谁呢,这样袒护这条狗,是想跟他私奔敌国吧!” 哈哈哈哈…… 人群一阵哄笑。

陈小猫缓缓抬起头,眼中有火在烧。

壮汉被陈小猫愤怒的眼神灼烧得愣了一下。

但他很快就克服了一闪而过的恐惧,故意向前欺了两步,几乎就要触到陈小猫的胸膛:“小贱人,是没见过男人……” 陈小猫没有给对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一拳砸出…… 一股强大气流猛然爆发,将围观众人掀翻在地。

欺人壮汉被扔至半空,晃晃悠悠挂到一支酒旗幡上,好似一块招揽生意的人形幡布。

望着酒旗幡上那个挥舞四肢惊声尖叫的壮汉,陈小猫有一种想把他撕碎的冲动。

她将拳头捏得发颤,忽又想起赤岩镇上,四郎曾经紧紧按住她的手,叫她不要滥杀无辜。

她记得他的目光,他手上的温度,还有他不惜代价挽救那些丑恶生命的态度。

闭目片刻,她终于压下滚滚心火,对一众惊呆的百姓道:“要打鬼方,去战场上打。

欺负不还手的弱者,不但不配做徽国人,连做人都不配!” 人群中,仍然有不服气的人想反驳,被陈小猫狠狠看了一眼,终于闭上了嘴。

回去的路上,陈小猫用元力凝出一个冰包,让长工将充血的眼部、脸颊都敷一下。

“你怎么都不解释一下,你不是鬼方人。

你不是来自海外那个什么岛吗?”陈小猫没好气地道。

“我说了,他们不信……”长工低着头,语气很委屈。

祝隐跳上陈小猫的肩膀,聒噪道: “你们人类啊,有时候比动物还差。

想想这尧京城,三百年来接待了多少前来朝觐的异邦人。

他们昨天还是你的邻居、朋友,今天忽然就变成了你们口中的敌人、奸细,仅仅是因为人家眼睛、皮肤的颜色跟你不一样,就往人家身上泼脏水、欺凌别人,这种事情何其荒谬!” 陈小猫眼中带着少许歉意,望了一眼长工:“如果我不叫你来尧京,或许你就不会被打得那么惨。

” 长工急忙摇头,道:“没有没有,老大,我到尧京那几天正好遇到那几天你不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好到处游荡。

是我来得不是时候……” “好了好了,你跟这个异邦小乞丐说话,怎么比跟四郎说话还让人起鸡皮疙瘩?”祝隐跳上长工肩头,道:“以后你就跟我混,谁再打你,我喷死他!” “哦,好的,谢谢龙大哥。

” 祝隐感到很满意,终于有人第一次见面就真诚地认为它是一条龙! 整整一个早晨,四郎一直在卧房为谢清云重聚灵元。

陈小猫见房中迟迟没有动静,便轻轻推门察看。

四郎听到响动,转过头来,眼中不复有往日神采。

陈小猫知道他疲倦,将茶和素饼端了进来,劝他吃一点东西。

二人刚刚拿起筷子,就有沈稷的特使过来,告知四郎下午进宫商讨战事。

特使走后,紫霄阁几位长老又来向四郎汇报近日防御备战的安排。

待诸事布置妥当,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桌上的东西早已凉透。

陈小猫有些担心四郎身体吃不消,将素饼重新热了热,又做了点鱼汤,守着他用完餐,才稍稍放了心。

“小猫。

”四郎放下碗筷,话到嘴边,又有些犹豫。

“嗯?”陈小猫给四郎将杯中茶水加满,静静听他说话。

“我兄长他……” 四郎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沉重: “方才,几位长老告诉我,叶谦和张孝和他们的灵元都已经重聚完毕。

但我发现兄长的魂光似乎消耗得很严重,魂魄始终难以聚齐,不知他近期能否醒过来。

而且,就算醒来,也会跟从前不太一样。

” “怎么不一样?” “最好的情况,是失忆;最坏的……是痴傻。

” “现在紫霄阁没有人主事,我可能会比较忙。

” 陈小猫微微点头,这种时候她只能理解。

四郎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谢清云,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陈小猫看在眼里,忽然明白了四郎想说什么。

让她照顾谢清云? 她心里有些排斥,不不不,很排斥。

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拿枕头把他捂死。

四郎有些难过地低垂眼睑,抿着唇没有再说下去。

“你不要担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他。

”陈小猫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为什么只要看到四郎难过,自己就如此没有原则呢? 她又望了望床上的谢清云,心中坏笑:放心,我会对你很好,嘿嘿嘿! 二人正说着话,卧房门又被人轻轻推开。

长工和祝隐的脑袋出现在门缝中,陈小猫忽然想起长工的事,便叫他进来与四郎相见。

“你就是那个少年大英雄?”长工站在桌旁,兴奋地搓手。

四郎起身,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向长工善意微笑。

长工双眼放光,道:“你真的好了不起,老大她最喜欢听你的故事了。

” 四郎颔首望着陈小猫,眼底都是温暖,陈小猫的脸刷一下红了起来。

长工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陈小猫生生推出门去。

他愣在门外,自语道:“他们两个怎么怪怪的?” 祝隐一口吞掉一个素饼,翻了个白眼道:“他们这样很久了,大约是得了什么病吧。

” “啊,什么病?” 祝隐伸出一只龙爪,指着脑袋道:“这里有病。

” 长工思索了片刻,似乎悟到了什么,神色微微落寞。

四郎走后,陈小猫很干脆地把照顾谢清云的事分配给了长工。

长工与小灯笼再次见面,倍感亲切。

陈小猫看到两位“圣母菩萨”久别重逢的高兴劲儿,心情也莫名好了一些。

她信步来到隔壁小院,敲响大门。

这院子先前是叶烟和小丫环金儿在住,自从金儿暴死在院中,这房子便不太好租。

陈小猫狠狠地跟房东压了价,直接把小院买了下来。

玄沙禅师走后,这套院子就剩老吴一人居住。

院门开了,一个满头黑烟、浑身衣衫破碎成条的老头出现陈小猫面前。

陈小猫看了看老吴过火土豆一般的黑脑袋,强忍住笑意,问:“您这又是炸炉了?” 老吴叹口气,把陈小猫引到内院,地上散落各种琉璃瓶、不知名黄蓝液体,还有一个焦黑的土坑。

他一脸沮丧,跟陈小猫解释道: “别提了,我到处寻霜阶蕈种子,结果买到的都是假货,你们北徽人做生意真是诚信堪忧。

这两天,我又发现了一个新菌种,也能产生很强大的灵质,虽然没有霜阶蕈那么厉害,但驱动车船的能力比天罗国现有的灵质还强。

说起来,灵质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办法很好地储存。

我们天罗国建有无数的灵质的提取点,就地提取灵质,然后通过引灵网接入车船之中,因此,这些车船都受引灵网的限制。

但你先前提出的机关人、机关鸢这些东西,都是可以自由移动的。

所以,我一直在试验,看是否能将这些灵质长期储存起来,随身携带。

昨晚,我在灵质储存筒中加了一些硝石进行试验,差点没把我炸上天。

” 陈小猫有点没懂:“储存?灵质这种东西,转瞬即逝,怎么可能储存?” 老吴道:“这就是最大的难点。

我试了无数种材质,都无法阻止灵质流逝。

或许……可以考虑用你的元力封印一下?” 陈小猫冷笑着瞅了一眼老吴,道:“所以,我就变成另一种霜阶蕈,你做一个灵力储存桶,我就来封印一次? 如果我们一次卖出一千个机关人,我就要封印一千次?然后赚的钱,够我把元力补回来吗?” 老吴嘿嘿一笑,也自觉想法有些离谱。

老吴似乎得到一些启示,点了点头,又有些为难:“天罗国的灵质提取装置极其复杂,要想缩微在一个小筒中,未免不太现实。

” 陈小猫将昨夜捡回的两个机关人残骸搬到老吴家中,跟他一起将残骸大卸八块。

只见机关人的心脏位置,装有一块散发萤光的宝石,宝石周围则围绕着一些陈小猫不太看得懂的齿轮链条银针等装置。

老吴惊叹道:“这种宝石我在天罗国见过,是一种天外陨石,可以代替灵质提取中最庞大的化灵装置,但这种陨石人间难得一见,我们肯定复制不了。

” “天外陨石?” 陈小猫抠出那两颗宝石,放在手中反复掂量,觉得十分熟悉。

“星湖!” 对的,她在星湖见到的破碎的天星,跟这些陨石极其相似。

然而今日才五月二十五,还有将近半个月,星湖结界才能重开。

陈小猫思索片刻,对老吴道:“你先用这两块陨石实验一下,重新复制一套出来。

材质越便宜越好。

” 老吴“哦”了一声,不知道陈小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小猫却扭着小腰在老吴院子里哼起了小曲,她仿佛看到了一条金光灿灿的发财之路,抑制不住满脸得意的表情。

此时,邻院忽然传来一声巨大轰鸣,长工惨叫道:“别……别杀我……” 陈小猫跃上墙头,见到谢清云正手提一柄宝剑,追砍长工,嘴里喊着: “鬼方奸细,别跑!” 长工拔腿飞奔,大喊救命,眼泪随风绽放。

小灯笼焦虑地跟在二人身后,却无法把事情解释清楚。

此时,祝隐从屋顶跳下,伸长脖子喷吐龙息。

“额……”陈小猫还未来得及发话,谢清云已经被冻成一枚冰柱。

祝隐跳下屋顶,站在长工肩上,得意道:“怎样,龙爷爷说罩着你,就不会让你受欺负。

” 长工原地喘了几口大气,向祝隐道了谢。

“可是……这个谢大人会被冻死吗……”他看到小灯笼双眼闪着泪花儿,不断用身体去撞击冰柱表面,难免有些为它和谢清云担心。

陈小猫跳进小院伸了个懒腰,发话道:“担心那么多干嘛,人家刚才还要杀你呢。

” 说罢,她暗运元力,一掌将谢清云身周的坚冰击碎。

谢清云刚刚恢复行动能力,又将目光转向长工,吓得长工立刻躲到陈小猫背后。

陈小猫插着小腰,质问道:“谢清云,你有完没完?长工是不是鬼方奸细,你还不清楚吗?” 谢清云将陈小猫上下打量了一番,警惕地问:“你是谁?” 嗯?陈小猫微微一转眼珠,马上猜到:谢清云失忆了。

陈小猫嘴角一丝微嘲:“你知道自己是谁么?” 谢清云低头,陷入了迷惘。

陈小猫笑眯眯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丢给长工:“来读一遍,给他听听。

” 长工接过那张纸,表情怪异地看了陈小猫一眼,读道: “兹有谢清云,积欠陈小猫纹银三千两,愿终生为奴,以偿累债……” 待长工念完,陈小猫用指节刮着小下巴,似笑非笑地望着谢清云。

谢清云从长工手中扯过那张契约,用手指对了一下契约上的鲜红指纹,发现确实一模一样。

“这是我签的?”谢清云半信半疑地发问。

陈小猫故作惊讶:“当然啦。

你不会装失忆,想抵赖吧?” “我没有……我真的叫谢清云?” “嗯,你本来住在我家隔壁,也算是小富之家。

可惜你好吃懒做,还老是泡在赌坊里,最后不但把宅子输了,还欠我家几千两。

唉……收你当家奴,是可怜你。

你成天除了喊打喊杀,什么也不会,浪费我家粮食。

如果不信我的话,你可以去邻家院里问问。

” 陈小猫斜眼瞧了一下谢清云:他愣在原地,似乎真有几分相信。

“那……我该怎么称呼您?”谢清云语气已经卑微了许多。

“嗯,这次问对了。

你要叫我主人,见面要鞠躬,这样才够礼貌。

”陈小猫和蔼地教导谢清云。

她一本正经地嘱咐长工:“带他下去,今天就安排他把茅厕、厨房这些地方都打扫干净。

吃饭的时候,记得把四郎喝剩的鱼汤给他盛一碗。

” 然后,她笑着对谢清云眨眨眼:“看我对你多好!” 待长工带着谢清云离开,祝隐才跳到陈小猫肩上,道:“四郎一回来,你就要露陷儿。

” “那可未必。

” 陈小猫悄悄耳语:“我让长工告诉他:我们家的男主人思念兄长成疾,有时会乱喊人。

如果四郎叫他,他应着便是,不要多说话……” 一人一龙边说边笑,嘻嘻哈哈声洒满整个庭院。

尧京皇城 “吱呀”一声,御狩殿的大门缓缓开启。

山河晷在低沉的轮动声中逐渐显影:北有黄沙戈壁,西有苍山云海,东有浩瀚沧海,南有繁复水系。

北徽的万里江山,皆在山河晷中巨细分明。

“五年了,河山已不如旧!” 御座上的沈稷微微沉吟,眼神有几许落寞。

殿上,十方诸王特使、兵部大员、东西凉两国特使、伏都特使、四方道尊正列于山河晷两侧。

兵部尚书房源向众人讲解了最新战况: 鬼方与“叶谦”的部队合流,又攻克了代郡五城。

北策军目前正死守尧京最后一道屏障——庆城。

鬼方屯兵三十万于庆城外,参战巫师约一千人。

但庆城仅有两万步兵和三百修士,如果各方援军在两天内抵达不了,庆城失守便成定局。

沈稷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问:“现在援军都在哪里?” “临江、河间、广川三王已经派兵勤王,合计十万步骑已经开拔,预计十天内可以到达。

南策军十五万步骑预计十五日内可以到抵达。

东西凉援军、伏都雇佣军合计八万,最快也要十天左右。

” “所以,庆城必然不保。

尧京又要经历一次烽火洗劫?”沈稷微叹道。

“这……”房源将头压低了几分,似乎不敢讲。

“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玉叶盯着房源,对他唯唯诺诺的样子有些鄙夷。

“他们要兵器和钱,对吧?”沈稷面带微嘲,望着东平、淮阳、南阳三王派来的特使。

东平王特使立刻躬身答道:“几位王爷也在积极筹备,只是……确实力不从心。

” 玉叶冷冷一笑:“真是妙极,十方诸王肯出兵的就三个,也不知道你们的主子是在等着看谁的笑话。

难不成这天下是跟我们姓的?” 一阵心照不宣的沉默,暗暗揭开了徽国朝堂最深的隐痛: 十方诸王是景宗皇帝十子之后。

百年前,庆平之役后,徽国光复尧京,景宗皇帝殉国,但十位战功卓著的皇子都得以分封。

世宗皇帝尊景宗皇帝遗命,保留了各王封地的军政之权,以便外敌来袭时,各方合力共卫山河。

不想,却给国家留下政令不行的后患。

世事流转,自五年前沈稷平定百越后,他便隐有削藩之意。

那时,沈稷才发现,经过近百年的暗中耕耘,诸王势力盘根错节,已经如一张巨网将徽国的御座牢牢禁锢。

-信发彩票app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