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内赚10万偏门

2020/11/08 00:47
一周内赚10万偏门 吴昊又道:“你们快看,前头人影不见了!” 果然,随着赤云道人向前猛冲,前头的人影也不复存在,公孙忆担心赤云道人一人遇险,连忙道:“咱们快步跟上,免得道长一人遇险,没个照应。

” 众人点头应允,正要迈步向前,忽闻背后风起,裴书白最先反应,小神锋已然在手,锋刃之上无锋剑气白光大涨,正要对后方攻来之人出手,定睛一瞧竟是赤云道人,立马撤去真气,开口道:“道长!你怎么从后面出来了,要不是我眼睛比手快,小神锋就朝你身上招呼了!” 赤云道人气喘吁吁,还没等说话,大手就止不住的摇,直把众人瞧的心急,春景明道:“道长,你瞧见什么了?” 赤云道人缓了缓,这才开口:“奇了怪了,方才我向前冲的时候,瞧见前头那一群人影子晃了一下,我便想着瞧瞧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脚底下就加了气力,哪知道刚冲到跟前,就觉得眼前一花,再一瞧那群影子全在前头,我便发了狠,提气纵步就往前追,谁知道我快它们也快,这不就追到这里了吗?那影子就打你们身旁过去的,你们拦都不拦一下!” 众人哗然,若不是人多,早就被这诡异状况吓到,按照赤云道人的描述,他是追着影子向前狂奔,却不知怎么又回到这里,又言那一群人影是从众人身旁过去,可这里头有一个算一个,哪里有一个人察觉出不同? 公孙忆忙道:“道长莫急,你当真瞧见人影打我们身边过去的?” 赤云道人仍是埋怨众人不出手:“昂,敢情你们没有一个人瞧见,怪不得就这么放它们过去。

” 吴昊忙道:“道长,你瞧见那群影子从我们这里穿过,又往前去了是吗?可自打你冲出去以后,那群影子便不见了,直到你出现,我们还是没瞧出影子在哪,倒不是故意不出手,只是这里头太过蹊跷,咱们还是别要分开了。

” 裴书白当即点头:“吴昊说的不假,咱们虽说是六人闯阵,但是咱们也不知道这断天机试炼到底有多大,不过此前师父说过,以往断天机试炼开启之时,中原武林到这幻沙之海犹如过江之鲫,这么多人来过试炼,总不能是排队进入吧?那样外头还不打得乱七八糟,必然是所有人一起进入,如果是这样,有一点咱们就能确定,这断天机试炼绝对不会小了,所以还是不要分开了。

” 公孙忆也觉裴吴二人说的有道理,于是便道:“从咱们在甬道转弯瞧不见光亮起,恐怕就已经走上了这无尽甬道,既然如此,咱们索性向回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先前折弯的地方,只要能找到那里,咱们也好瞧瞧这入口到底蹊跷在哪?” 众人点头应允,此番便由春景明打头阵,快步向来路走去,直走了半个时辰,走在最后的公孙忆忽然喊停:“行了,咱们走不回去了,按照时间算,咱们早就应该到了那里,可你们瞧这两边始终还是宁儿立在这里的冰火炬,可见咱们根本就没走出去!” 哪里需要去瞧,不用公孙忆开口,众人也知道根本就没走出去,因为他们走过了几百个冰火炬,而顾宁在一排仅仅立起九根,早就过了数。

公孙忆忙道:“这才是试炼的第一个难题,后面还不知有多少困难等着我们,咱们需存些气力,不要再白费真气,容我好好想一想。

” 赤云道人立马道:“还想什么?你一会儿想不出来,咱们便多耽搁一会儿,你若是一年想不出来,咱们岂不是要在这待上一年?若要我说,咱们索性就一股脑向前冲,先把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影子抓过来,八成是它们捣鬼,擒住它们自然就解了这劳什子鬼打墙。

” 顾宁皱了皱眉头:“道长稍安勿躁,公孙先生已经在想办法了,咱们就等上一等,你在一旁焦躁,也只会搅乱先生思绪。

” 赤云道人闻言颓然坐在地上,口里嘟囔着:“好好好,公孙忆你好好想,可别到时候说个没法子,还得按我说的来。

” 裴书白瞧了瞧赤云道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即便是着急破解难题,道长也不至于这般焦躁,显然和平日里散漫的作风大相径庭,于是便上前试探:“道长,方才你追那影子的时候,除了那些影子不住向前,可曾发生过其他的事?” 赤云道人扭头道:“你小子啥意思?” 裴书白忙笑着言道:“我能有啥意思?我是说万一师父想不出法子,到时候我想跟着道长一起往前冲,路上还有个照应,道长疾徐如风速度极快,这里头也只有我能跟得上。

” 赤云道人嘴巴一撇:“就你这小步子,别到时候跟不上跘倒了自己,我可没工夫扶你。

” 裴书白闻言心中一凉,这哪里像是赤云道人说出来的话,先不说这话里话外夹枪带棒,光是说自己跟不上疾徐如风,就已经不对劲了,当初在忘川,即便是老头子使出魅影云横步,自己也能勉强跟上,要知道赤云道人的疾徐如风,尚逊于老头子,三者相较,自然是分出高低,赤云道人不可能不清楚,他这一番话若说是气话,倒也能说的通,只不过裴书白并没有大意,仍是出言试探,哪知赤云道人干脆胳膊一抱,转过脸去不再理会裴书白。

裴书白心中狐疑,又见公孙忆仍是苦思,也只好来到顾宁身旁,想把自己心中疑问说个顾宁听一听,也好让顾宁出出主意,就在裴书白将要开口之时,公孙忆开了口:“诸位,我倒有个法子可以一试。

” 循环往复 公孙忆此言一出,众人立马聚了过来,公孙忆正色道:“宁儿在每边立下九根冰火炬,咱们便以这九根为数,其中一根正好先前被赤云道长熄灭,也算是弄拙成巧,就以这一根为锚点标记,咱们每过九根便留下一人,瞧一瞧到底多少根为一个循环,如果谁走着走着遇见了第一个人,那便是算出了循环的距离。

” 春景明立马明白公孙忆意思,开口道:“此法甚妙,这无尽甬道一定存在什么循环,若是找不到下一个循环的点,咱们便会在这里兜转,就算走上一年半载也走不出去。

” 公孙忆又道:“不错,这无尽甬道不比别的,纵然是一身武艺,也无处施展,这甬道虽是没什么要命的机关,可光是这般耗着,实在是熬人,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试一试。

” 于是众人便分好顺序,由春景明站在第一个熄灭冰火炬的地方,之后便是裴书白、赤云道人、顾宁、吴昊、最后由公孙忆殿后,分好次序春景明便握住天光刃,立在约定的位置,这第一个锚点,本是赤云道人熄灭冰火炬的地方,按说众人走了这么久,早就应该离开此地、可是兜兜转转众人好似原地踏步一般,仍是没有离开这个地方。

春景明心中不禁暗叹,之前过试炼的人不知在这里要困住多少?而那些从这无尽甬道脱身的人,又是用了什么法子走出去的呢?望着不远处的裴书白,春景明扬声道:“裴书白,你那里可有异样?” 裴书白冲着春景明道:“一切如常!”其实裴书白这起这句话时,心里已是没底,自己站着的地方是第二个锚点,可这里的景象根本就和春景明所处的位置一模一样,身侧就是原本那跟熄灭消失的冰火炬所处的位置。

若按常理,这里本不应该出现熄灭的冰火炬,就算是有,这里站着的应该是春景明,可偏偏这无尽甬道就是不循常理。

裴书白心中苦笑:“这里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可看着周遭一切都是这么真实,裴书白只觉头大,一根根排开的冰火炬,火球、雷光、冰刺,真真切切的立在那里,唯独最应该在这里的春景明,却在远处冲着自己招手,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裴书白索性不去多想,既然想不明白,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缘由,于是便照着春景明的法子,对着远处的赤云道人喊道:“道长,你那里有何异样?” 赤云道人肥硕的身子在火光中尤为明显,此时正坐在地上发呆,听到裴书白叫喊,便把大手一挥,口中言道:“能有啥异样?且看前头的吧。

” 公孙忆带着顾宁、吴昊继续向前,走过九根冰火炬之后,果然又出现了一个空缺处,不用想这里便是赤云道人熄灭冰火炬的地方,顾宁忙道:“先生、吴门主,这里是第四个锚点了,我就在这里等你们,甬道蹊跷,你们万事小心。

” 正思索间,前头传来吴昊言语,顾宁赶紧答道:“吴门主,我这里一切如常,你那里呢?” 吴昊言道:“顾阁主,我这也没啥不一样的,就看公孙先生的了。

” 一念至此,公孙忆只好从衣摆撕下一根布条,放在了地上,自己则继续前行,待公孙忆又瞧见一处冰火炬缺口,复又撕下两条摆在第七个锚点处。

周而复始如此循环,直把自己下摆撕了个干净,仍是没有遇见春景明,望着脚下摆着的六根布条,公孙忆陷入沉思:“五个人加六处布条,到这里已然是第十一处锚点,相较春景明距离差不多过了五十丈,之前赤云道人追赶人影,从冲出众人视线,到再次出现在众人背后,也不过是半盏茶的功夫,算上赤云道人的距离,也不过一二十丈的距离,便开启循环,而今众人走出的距离已经比赤云道人多走了许多许多,可为何还没瞧见春景明?还没找到循环的地点?” 公孙忆越想越没头绪,瞧着身后空无一人的甬道,心里泛起一股不安,想要再往前却陷入犹豫,若是一口气向前,见到春景明还则罢了,也算是找到了距离,可若是见不到春景明,那到底要走的什么时候?而这些还不是最为恐怖之处,若是往前走的深了,再回头走找不到众人又该如何是好?毕竟先前众人掉头找入口走了许久,也没能找到折弯处。

想到此处,公孙忆不敢再走,只得慢慢折返,生怕折返时找不到布条,那样自己算是和众人走脱,好在没走一会儿,便瞧见了锚点地上放着的布条,公孙忆这才稍稍安心,连忙加紧脚步,一路飞驰,直到瞧见吴昊,公孙忆这才放下心来,吴昊见公孙忆折返,眼中满是期许,连忙问道:“公孙先生,前头可发现什么了?”肥猫文学网 公孙忆摇头道:“咱们回去,再从长计议。

” 吴昊顿时气馁,也不再多问,跟着公孙忆向顾宁的方向走去,顾宁等的焦急,瞧见二人折返,也想先前吴昊一样,充满期待,可当顾宁瞧见二人表情,便知结果不尽人意,也没开口多言,跟在后头。

许久之后,众人复又回到春景明身旁,春景明等的时间最长,故而一上来便急切问道:“怎么样?可瞧出什么不对?” 公孙忆沉吟一会儿:“按距离来算,咱们已经走出近五十丈,若按我之前所想,我会走到你背后,如此一来便能测出循环的距离,只可惜咱们几个加上我用布条做的记号,已然比道长从背后出来时走的距离要多的多,却不知为何仍是见不到头。

” 吴昊瞧着公孙忆撕破的下摆,皱着眉头言道:“难不成这循环会变不成?道长前冲的距离能撞破这循环,可咱们走了这么远还没到头,这循环一定是在变化,不然便解释不通。

” 裴书白摇了摇头:“若是机括操控循环变化,怎么半点声响也没有?难不成咱们都中了幻术?在这里乱走一通?” 此言一出,公孙忆忽然灵光一闪,在忘川两界城之时,自己和龙火使苏红木交手,不慎中了对方的龙眠幻火,以至于陷入幻术之中久久不能脱身,如果这里也像书白说的这样,是什么幻术,说不定自己这些人中招了还不自知,想到此处,公孙忆索性道:“如果真的是幻术,那咱们眼睛瞧见的,恐怕都不是真实的东西,既然如此,索性就不去瞧,宁儿,辛苦你撤去墙上的冰火炬。

” 顾宁点头应允,素手一抬,最近处的冰火炬登时熄灭,随即第二根,第三根也相继没了光亮,就在顾宁准备灭去最后一支时,裴书白忽然开口:“宁儿且慢!你们瞧前面!这边熄灭一根,前头也跟着灭了一根,好似镜像一般。

” 众人连忙去瞧,真如裴书白所言,远端墙上冰火炬也熄灭了,根据最早被赤云道人熄灭的冰火炬位置做锚点,远端光亮的也仅剩一根。

裴书白一拍脑门:“是了,自打宁儿布下九根冰火炬之时,这无尽甬道便把这九根冰火炬拓印下来,排在九根火炬之后,其实倒不是循环点很长,反倒是循环点只有最开始的九根冰火炬的距离罢了。

” 裴书白说的太快,众人反应不及,公孙忆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说,这循环点是咱们自己定下的?” 春景明摇头道:“没明白。

” 吴昊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既然是拓印,方才咱们瞧见的影子,恐怕正是咱们自己,只不过距离的远了瞧不清楚罢了,道长不也说瞧见影子在我们这里,说不定他瞧见的正是我们自己,既然找到了这甬道的秘密,咱们快想想这么破了这拓印机括?” 公孙忆却摇头道:“不对,书白说的虽然有些道理,但事实上恐怕不会这么简单,试想如果九根冰火炬为一个循环,为何我们走出五十丈还未首尾相连?先前赤云道长从背后出现,显然是机括触发所致,书白说的倒也给我一些启发,这拓印之说还真是有可能存在,这甬道上瞧见的,很有可能是拓印之后显露在前头的,只不过循环的谜底还是没解开。

总不能这循环也没什么规律可言,想怎么变就怎么变?既然是鲁盘大师手笔,必是十分精妙,但总不至于无迹可寻,这最后一根冰火炬权且留着,让我再想一想。

” 赤云道人急道:“想想想!还在想!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干脆闭上眼睛走得了!啥也瞧不见,反倒踏实。

你说咱们怎么不找个瞎子跟我们一起闯这试炼!” 裴书白一颗心咚咚狂跳,眼前这赤云道人竟十分陌生,这还是当初不顾一切救自己上山的赤云道长吗?越想越难过,裴书白忍不住想开口质问,忽然发觉有人用真气在自己背上写字,那股真气极易分辨,正是师父的无锋剑气,裴书白凝聚心神,感受着背后真气走向,不多时便知道师父要说的话:“此人不是道长,莫要说破。

” 小心提防 裴书白心头狂跳,此时心中比和生不欢交手之时还要紧张,倒不是害怕身旁的赤云道人,而是此人若不是赤云道长,那道长到底去了哪里?好在此时公孙忆已然瞧出不对劲,裴书白便知道师父心中有数,于是也不多言,只等师父交代便可。

公孙忆对赤云道人方才一番话只当没听见,一边用手指透出真气在裴书白背后写字,一边面不改色朝众人言道:“既然之前咱们向前探了这么远仍是无果,也就没必要再做无用之功,咱们这里头书白和宁儿真气最为充沛,我有一法可试上一试。

”这些话说完,在裴书白背后也将好写完,裴书白感受真切,师父在其背后写下的,正是这么一句:“且等最后一根冰火炬熄灭,出手制住赤云。

” -一周内赚10万偏门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