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的极速赛车

2020/11/08 00:05
一分钟的极速赛车 面纱下的舌头舔着残余在嘴角的糕点。

这时皇上开了口:“莫将军,听闻你有一女,十分疼爱,怎么也舍不得带来。

” “回禀陛下,小女今日来了 ,正在女眷中相谈 。

” 莫瑶不慌不忙:“小女莫瑶,参见皇上。

” “嗯…果然聪颖机敏。

你今日可有什么才艺?” “皇上赎罪,小女并不会什么歌舞。

” “莫瑶!皇上赎罪…她今日…身体有些不适。

” 皇上扶着胡须,笑着:“哈哈,无妨,我倒是觉得这样才率真。

那你会什么?” 莫老爷慌张的直擦着汗。

“小女会舞剑。

” “哈哈哈,好!巾帼不让须眉,来人…” 莫瑶得意的拿过剑,妩媚灵动的眸子划过…一个飞星流转,剑锋如芒! 众人皆叫好! 莫瑶轻踏,飞跃而落!动作利落干净,恍如与剑合二为一,娇而不怯,美而刺骨。

大皇子到眼好似放出光似的,痴笑着叫好,只有二皇子平静如水,始终没有一丝笑意。

“好!好!”皇上大赞,还赐给莫瑶一副玉如意,这让在场的女眷都羡慕不已。

“莫将军好教养,得你意气风发之资啊!哈哈哈…” 莫老爷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哥二哥都十分满意,骄傲的看着妹妹,闵沉不以为然,强装镇定。

“这下好了,你可出了名…想来明日家门就会被踏破,傻女人。

” 宴会终于散场。

“莫瑶,我们去前面游玩吧,有很多漂亮的花呢。

” 闵沉:“真是无聊,花有什么好看的。

” 高熏儿害羞的低下头。

“呵,你一个粗汉子懂什么!没情调,熏儿我们走。

” 两人走了出来:“莫瑶,你哥哥…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哥哥?哪个?” “就是…刚刚与你说话的。

” 看着熏儿莫名的害羞,莫瑶不解:“他?喜欢温柔的女孩子吧…他总是说我这般没人要呢!额…就是你这样!” 突然远处密密麻麻的矮林子中,又异响。

“不好!有埋伏!”熏儿还没有反应过来。

莫瑶便一把将熏儿拉进了怀里… 刹那间黑衣人都闯来…莫瑶一脚踢开靠近自己的那个黑衣人…拉着熏儿便跑… 怎奈今日的裙摆都拖在地上…怎的跑都跑不起来…“救命啊!有刺客!!” 众人都惊吓的喊叫…莫将军集结皇卫!远处树梢上正在歇息的二皇子,看到远处的高熏儿与莫瑶正在被叛军追杀… 一个起跳,拔剑而来…面目瞬间变化,眼色深邃…恍如罗刹般! 莫瑶与熏儿紧忙跑到了慕容南的身后…“你…快!杀了他们。

” 慕容南眸子一紧,挥手间,几个黑衣人倒地。

众人都围了过来…熏儿已经吓的颤抖,莫瑶扣住她的手:“别怕!” 熏儿看着莫瑶就像看到莫闵沉一般:你们太像了…就像他在我身边护着我似的,熏儿会心一笑:“嗯!” “你们究竟是何人!竟然胆大包天,行刺皇上!” “哼,看样子…你应该也不赖!兄弟们,今日谁杀了皇家一人,便赏万金!” 众人鼓舞的叫喊:“好!!” 血液四溅,慕容南打开杀戒!一个黑衣人正要偷袭,慕容南还来不及反应,莫瑶一剑刺去! 慕容男看着眼前柔弱的粉人…对她也另眼相看,慕容南紧接着一刀划去!那人便人头落地…十分血腥。

“啊!”高熏儿吓的眩晕…莫瑶急忙拉住。

这下终于知道闵沉那个家伙说的话,女人究竟麻烦在了哪里…“喂!你没事吧!高熏儿!!” “瑶儿!!” “爹!!” 莫将军领着大军而来…黑衣人也被慕容男斩杀殆尽… “臣救驾来迟…二皇子您没事吧…” 莫瑶抬眼:“二皇子!?哦!”紧忙作揖… “无妨。

父皇可好!” “皇上一切都好!” 意外落水 高尚书和夫人见到自己的女儿被抱进来,还以为是怎么了,吓的喊叫,尚书大人毕竟见场面,妇道人家毕竟心软些,其长子高枫,好似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的妹妹,只看着众人忙碌。

御医跪地回到:“大人 ,夫人,令千金只是被吓到晕了过去,无妨的。

” 听罢,夫人和老爷也送了一口气。

身边的二皇子,那威立的身高,深吸着莫瑶侧眼看去,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书中所说的饶玉公子,大概就是如此来的吧,莫瑶害羞不已,直搓着裙角。

二皇子好似察觉到了炙热的眼色,转过来问:“莫姑娘……?” 她缓过神,假意没有在意似的。

“姑娘胆识过人,不愧是将门之女,只是高姑娘些许柔弱,想来要好一阵方能恢复,这里也简陋,我想请姑娘帮忙,找一处可以给高姑娘歇息的地方。

” 低沉的声音滑过喉咙,莫瑶听的出神,温热的声音,与刚刚那翻杀戮,判若两人。

“我身为男子有诸多不便,劳烦姑娘了。

” 闵沉在不远处看着莫瑶眼中满是桃花,不禁冷笑,拳头也握的紧。

“二皇子,您没有受伤吧。

” 一个细声细语的柔弱音色传来,莫瑶看到一个十分美艳的女子,拦住了刚要离开的二皇子。

看到二皇子与之客气,言语依旧那么温柔,相比之下自己好似没有被特殊对待,只是自己在期待什么呢 莫瑶略有失望的转过身来,怕被人察觉似的低下头,刚好对上一个乌黑错金的锦袍,抬眼看去,男子正看着莫瑶,那双眼不怒自威,莫瑶下意识的后退,让出路来,好可怕的眼色,莫瑶心中低估着。

“太子殿下…。

”众人作揖。

比之大皇子喜面,二皇子的温润,这个太子面色冷冽,双眼像是冰冻的湖面,没有一丝情感般,墨发如凰,束着坠宝金冠,两鬓如刀裁,鼻梁硬挺,面如判官,唇色激朱,周审散发着让人难以接近的气场,众人皆被威慑到了,整个布亭子都悄然无声,只有微风盖过苫布,发出阵阵尾翘。

不知是谁一把将莫瑶拉了下来,莫瑶这才反应过来,躬身行礼,大皇子走过,身上的衣袍伐带着一阵清冽的香味,似檀香松柏的清冽。

怎的刚刚没有看到这个太子呢。

几日后。

“回小姐,宫里的消息是,所有满年十五的官家子女,都去皇家书院学习。

” 母亲:“看来,上面已经开始了。

” 莫瑶懵然:“?什么开始了……” 一只翠鸟从莫将军府飞了出来,飞过热闹的皇城,飞入云间。

马车摇摇晃晃,莫瑶抱着手里的行李睡着了。

“莫瑶,醒醒……” “啊?煎饼……?”睡眼惺忪的,直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

二哥被逗笑:“好了,到了便有饭食,快下去吧。

” 莫瑶一身粉衣,面纱被清风吹起,露出绝美容颜,粉嘟嘟的舌头舔了舔刚刚流出的口水。

莫瑶悄声跟上去:“二哥,皇城里规矩是不是很多?” 二哥笑而不语。

将军府前,莫将军意味幽深的叹气:“女儿终于还是长大了。

”夫人面色平静,轻抚上老爷的手:“知道你疼爱瑶儿,可我们毕竟是臣子。

”说完也露出无奈的神色。

闵沉在身后拉住了莫瑶的衣角。

莫瑶转身,在台阶上俯瞰着,看着他严肃的表情,倒是不知这个平日整日捉弄自己的人,为何闷闷不乐。

“你干嘛!” “皇城不比府中,安份些……” 就在这时一个太监的尖锐声打断了两人的细语:“夫子到!” 莫瑶看这闵沉的眼色,也没了与他争斗的底气,直觉告诉她,他没有跟自己玩闹,心不在焉的走进堂中坐了下来,众人都在交谈,嘈杂不安。

心中正打鼓:“莫瑶!” 莫瑶寻着声音去找,原是熏儿走来,见到故人,莫瑶欣喜不已,高熏儿也挨着莫瑶坐了下来,不知怎的这个熏儿自己初见便喜欢,很快莫瑶也忘却了心中的不自在。

突然一个戒尺从天而落,挡在了莫瑶与熏儿之间,原来是夫子,脸色也犹如罗刹,黑的不行。

莫瑶之所以对罗刹有如此的印象,是因为小时候淘气,去寺庙玩耍,结果低头时看到了佛像下面的罗刹,被吓的一病不起,险些要了小命。

“…”夫子白须覆面,严厉之色显露无余。

这时,一个白衣公子,走了进来,在这枯燥的书院能够看到二皇子也算是功过相抵了吧,随着大皇子与太子也走了进来,众人的声音好似被施了咒语般,慢慢压了下来,比之夫子还要管用,这个太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一看便让人打寒战。

“好,既然大家都已经来此,那今日的课时便开始,首先你们要知道的便是皇家书院的规矩,不论你的身份高低,在此皆听从我夫子一人,本夫子上承皇恩,一定竭尽全力教导,也请各位皇子,公子,小姐们自重。

” 瑶捂着瘪瘪的肚子: “请问夫子,何时要吃饭食?” 顿时空气凝滞,刹时间大家哄堂大笑。

夫子面色冷冽:“你是谁家的小姐。

” 我问什么时候开饭,你倒是问我:“我是莫将军府的。

” “莫将军之女,老夫倒是略有耳闻,看来你是无心读书,而是来吃喝玩乐不成?” 几个哥哥都慌了,莫瑶心中打鼓,怎么这么倒霉,这个夫子是看我不顺眼吗。

莫轩:“夫子息怒,小妹今日身子不爽快,没有吃饭,来又时车马劳顿,所以才有些饿了。

” 莫渊起身作揖:“夫子海涵,小妹年纪小,只知玩乐,今后得夫子教导便可以自知轻重,还请夫子给小妹一个机会。

” 自小惹出什么祸端都会有人解围,莫瑶悠然的等着闵沉开口,可是许久也没有声音,回头一看,闵沉环抱这双臂,看热闹一般,眼看夫子也没有饶过自己的意思,莫瑶也认命了…… “夫子,莫瑶姑娘也是初到,还不知礼数,不如夫子另惩罚,以做补偿,也好早些开课。

”二皇子谦卑的行礼,即解开了莫瑶的围困,还给了夫子一个台阶。

夫子的脸沉下来,显然一副不甘心的样子,莫瑶低下头,不就是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至于吗。

大皇子应到:“无妨无妨,夫子开课吧。

” 夫子一甩衣袖:“哼,看在大家都在等着开课份上我便给你这个机会,你今日好好听习,课后将我所说的课业抄习十遍。

” 莫瑶睁着大眼:“啊?” 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嗯?” “是是是是,夫子说什么便是什么。

”二皇子抿着嘴,这个姑娘倒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课上莫瑶听的稀里糊涂,课后僵硬的捉着笔在纸上鬼画符。

熏儿关切的走来:“莫瑶,你这样……这样夫子那能不能过关。

” 莫轩:“平日里不用功,如今可谁也没办法帮你了。

” 莫瑶眼里的希望落了下来,握着笔出神。

高枫走来,扇着扇子:“这个夫子曾经是皇上的御用师傅,出了名的厉害,只怕你妹妹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 莫瑶轻瞪了一眼。

看来这个夫子是自己的克星没错了。

她托着塞,眼色无神。

二皇子走来,将一个皂色的素帕子,放在了莫瑶的身前,直面相对,看着高高在上的二皇子,不知是不是养尊处优之故,肤色如贝,双眼乌黑明亮,像是清澈见底的湖水。

“姑娘不必担忧,夫子虽然严厉。

可却十分讲道理,你便用自己的笔迹写便好,夫子只看你真心与否。

” 话语都如此温柔似水,让人如沐春风。

“你……给我帕子做什么?” 二皇子轻笑:“你的额头被蹭上了墨汁……”话语刚落,闵沉走来,伸出手便擦掉了莫瑶额上的点墨:“多谢二皇子关心小妹。

” 莫瑶真想来个过肩摔,将他丢出去,这么美好的时刻都要来破坏,当真是气人至极!男人自然最懂男人的心思,两个俊美男子互相看的出神,二皇子轻咬牙根,好似在警告闵沉,闵沉神色坚定,丝毫不被这皇权圧摄。

“夫子来了,夫子来了。

” 闵沉与二皇子“恋恋不舍”的对视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不知何处一个眼光传来,莫瑶寻去,却不见踪影,最后停在了大皇子和太子那处。

难不成是大皇子看我…… 夜半,白日的浮躁沉静下来,秋风还是夹带着寒意。

湖边又些许学子游玩,莫瑶看着池子里的金鱼出神,抬眼惊吓不已:“大……大皇子。

”脚下一滑,便跌入了池子……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大皇子慌了神:“来人!来人!!” 莫瑶咕咚咕咚的咽着水,无奈的看着鱼儿慌乱的游动着。

朦胧中自己的下沉的身体被一个极重力道拉住。

昏昏沉沉中,嘴唇被温热的温度覆盖…… 邀请 杀鸡儆猴—— 皇上屈膝而坐,随意平淡,不似朝堂的威严,略有尊敬似的:“夫子,听闻昨日您训斥了莫将军之女。

” 夫子缓缓发下茶杯娓道:“哈哈,原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其女率真可爱,只是这般率真,在出府之后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 “朕也知,莫将军与宰相一直都是面和心不和,两人皆是朕的左膀右臂,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 夫子抚了胡须:“两虎相斗必有一伤,皇上您不也是图这乐趣。

” 皇上眼角出现一丝诡异的笑意:“哈哈哈哈……” “唔。

”莫瑶被胸口的一口气憋醒。

“醒了醒了!”莫渊呼喊着。

太医也走了进来,紧忙把脉查看。

闵沉皱着眉,担心之意难以言表。

莫轩焦急道:“太医,小妹可好?” “嗯……姑娘无碍,只是秋水寒深,要注意保暖。

”太医老道的收起诊帕,便走了。

闵沉脸色阴沉:“好好的,干嘛去那湖边。

” 莫渊摸着莫瑶的额头,动作细腻温柔,生怕莫瑶会不舒服一般:“好了三弟,只怕瑶儿以后再也不敢去湖边玩了。

” 莫轩:“还好有大皇子在。

” 莫瑶皱着眉毛,拉着被角:“哈?明明是他……那……是谁救的我。

”恍然间,唇角又回想起了那个温度,不会是大皇子吧。

莫渊刮了一下莫瑶的鼻子:“好了,快好生歇息,夫子那里,我们会告知。

” 闵沉:“呵,闹出这么大动静,御医都来了,夫子怎么会不知道。

” 莫瑶:“哼,姑奶奶我福大命大,御医也治得。

” 莫轩拉着闵沉:“好了,让小妹休息吧。

” 众人走后,莫瑶闭眼,虽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想起还是不禁打寒战,轻抚摸自己的粉唇:“难不成是幻觉吗……” 忽然门口一个黑影闪过…… 莫瑶一惊:“谁!” 门外微风拂过,鸦鹊无声。

不一会几个宫女走了进来,端着好些糕点美食。

莫瑶惊讶不已,自己一个小小官宦女儿,怎么会有此奢待。

一个宫女,也就十四五岁般的年纪:“姑娘,您有什么吩咐便与我们说即可。

” 莫瑶缓缓起身:“你们……额,是谁叫你们来的。

” 小宫女紧张不已,以为莫瑶要问罪,清澈的眼左右无错的看着:“姑娘……是不是我们哪里做的不好……” 莫瑶眉头一勾:“不不,不是的,你别怕,我就是问问而已。

” 身边的另一个宫女开口:“姑娘赎罪,我们做差事,是不允许提起主子的。

” 看着几个都低着头,十分谦卑的样子,莫瑶心里不舒服:“哦,好,你们做的很好,额,我要休息了,你们想干嘛就干嘛吧。

” 几个宫女对视几眼,便懵然的走了出去。

莫瑶深吸一口气,皇室当真无情,母亲总说皇室是没有感情的,只有利益,就像我们这样生在官宦家的子女,甚至一草一木,皆是属于皇家的。

宫女的年纪好似比我还要小,啧,真是可怜。

吃完,浑浑噩噩,疲惫的睫羽还是闭上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日落半山。

走出门外,微风温柔的拂面,莫瑶伸着懒腰:“哈……舒服,这可比习课舒服多了!” 这时,其他姑娘回来了。

“莫瑶!!”“熏儿!嘿嘿。

” “莫瑶,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 熏儿的身边走来一个女子,一身青色的云端袍裙,脚下踩着云锦段面的鞋子,模样是个美人。

“莫姑娘好福气啊。

” 看她言语里有着别样滋味,莫瑶不爽快。

“那这个福气给你,你也落水去。

” 女子名叫陈芸芸,当朝宰相之女。

听到莫瑶这般说,不禁握紧了拳头。

“哈哈哈……嘻嘻嘻”熏儿与莫瑶嬉笑不已。

陈芸芸只是怒瞪了一眼,便走了进去。

毕竟与一个还不一定是对手的人置气,只会叫人传出自己跋扈之名。

熏儿拉着莫瑶的手,摇摆道:“哼,叫她嫉妒!” 莫瑶明亮的看着熏儿:“嫉妒?” 熏儿四下小心看了一眼,把莫瑶拉到一边:“你怎么什么也不知,你难道以为我们来此真的是学习吗?” 莫瑶耳朵一个机灵的抖动,怎么与闵沉的话如出一辙……“那……是做什么。

” 熏儿小声道:“你我皆是臣子之女,日后自然要与皇室联姻,若是合适便嫁与皇子,成为皇妃,若是不合适,便嫁给普通臣子。

-一分钟的极速赛车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