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毁一生真实案例

2020/11/06 02:56
网赌毁一生真实案例 “这太不可思议了,观衍前辈。”姜望说:“您的强大,超出了我的想象。”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夸张。” 观衍说:“我能够联系到你,最主要的原因,是你焚烧僧衣后,我锁定了现世位置。其次,是因为你在星月原。这里是现世距离星河最近的地方之一。” 但姜望仍然难以理解:“可是星月原是平原,如果要论距离远近,临淄观星楼,或者悬空寺的塔尖,都要近得多吧?” “我说的距离,不存在于空间上。但也无法跟你解释清楚,因为你的修行没有到那一步。” 好吧。姜望点点头。他很明白,有些事情,不站到那个位置上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修行如此,生活亦如此。 但至少知道了一点,星月原果然特殊。 “那您在悬空寺留下的声音……” “那件僧衣是家师为我准备的,与我有很深的因果联系。是长久以来,我与现世唯一的羁绊。我提前做了许多准备,才能够完成道别。现在让我再去寺里留下声音,我也是做不到的。” 话毕,观衍又补充道:“在星月原就可以。” 观衍极具耐心,基本上有问必答。 “那么。”姜望问道:“您什么时候跟小烦婆婆成亲?” 玉衡星力传递来的意念有短暂停滞。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告别悬空寺之后,才算正式“还俗”。姜望的这个问题,的确有些让人措手不及。 “前辈?” 即使隔着星力,即使仅仅是意念,姜望仿佛也感受到了观衍前辈淡淡的‘羞涩’。 “我现在还未能显化自身……” 显化自身,是凝聚肉身的意思吗? 姜望在心中揣摩,转而问道:“那您这次找我是?” “其实我只是想看看故乡,但只有星月原接纳了我。在星月原遇到了你,于是我又想,和故乡的人说说话。”观衍回道。 他一点真灵游弋在森海源界的世界夹缝里五百年,那种孤独能够逼疯所有人。 只有真正清楚他的经历,才能够懂得他这种看似无聊的行为。 费尽千辛万苦后,也只是想看看故乡而已。 “我不是很会找话题。”姜望灵机一动:“不如我们聊一下修行?” “我行的路,已经与你不同……” “没关系,可以聊聊以前。就当是回忆过去、缅怀曾经了。” 观衍在弃佛之前,已经是神临境修士。指点姜望是绰绰有余。 当然现在不能说指点,得说“交流”,哪怕只是单方面的。毕竟这场对话,名义上是陪思念故乡之人聊天。 姜望发现自己被苦觉缠磨得久了,好像不自觉的也学到了一招两式。 反正观衍没有再拒绝。 就这样,两人“聊”了一整夜。 其实主要是姜望提问,观衍回答。 难得遇到一位好说话的前辈强者,一股脑把自己修行中遇到的问题都丢了出来,问得那叫一个细腻。 孤独了五百年的观衍,大概可以再孤独五百年下去。 总之已经不怎么想说话了,天才蒙蒙亮,玉衡星的影响仍在,就已经着急忙慌的表示今天先到这里,改日有空再聊。 与观衍难以掩饰的疲惫相比,姜望精神抖擞。 自觉整个修行体系都得到了一番梳理,精益极多。 观衍可是被止恶禅师评价为他所见诸佛子悟性第一的人物,从止字辈到现在的净字辈,悬空寺一共出了多少弟子?这评价太高。姜望虽然并不知道止恶禅师对观衍有这番评价,但也不妨碍他与观衍交流之后茅塞顿开,天空海阔。 依依不舍的“送别”了观衍,姜望决定以后要多来星月原,多与他交流。 “唉。”姜望懊恼地拍了拍额头:“忘了问前辈,还有哪些地方跟星月原一样,距离星空毕竟近。这样就算以后不方便来星月原,也可以去其他地方联系前辈啊。” 天亮之后的星月原,四野空阔,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影。 一只分辨不出品种的鸟儿,叼了一枚硬壳果子,落在地上。用鸟喙不停地啄击果壳,想要吃到里面的果肉。 正辛苦间,一只圆滚滚的松鼠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把抓过那枚果子,抱在怀里,整个身体人立而起,小短腿蹦得飞快。 远远看过去,像是一个毛茸茸肉团在地上滚,很快就滚远了…… 真正的冬天马上就要开始,这个还算温暖的初冬时节,已是最后的储粮时间。 海上纪事 身形高大的海宗明从远处走来,像一座山缓缓迫近。 当然,给人带来压力的,并非是他的体格,而是他的身份。 竹碧琼规规矩矩地让到路边,以示对宗门长老的尊重。 “竹碧琼?”海宗明的脚步,却在她身边停了下来:“是叫竹碧琼吧?素瑶的妹妹?” “是我。”竹碧琼咬了咬唇,回答道。 “素瑶真是个好孩子,有天赋、有心性,我们这些做长老的,都很看好她。当然,你也是个好孩子。” 海宗明说着,叹息了一声。 被海上阳光晒得有些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愧色:“我教徒无方,养出胡少孟这个狼心狗肺之辈,真是对不住你们。” 竹碧琼不知怎么回应才好,只能摇头,表示不关海长老的事。 “胡少孟的死,是罪有应得。”海宗明先是肯定了一句,宽抚竹碧琼的情绪,然后道:“对了,他的尸体埋在哪里?你之前回宗门说起这事的时候,我急怒攻心,没想理会。但现在想想,人已经死了,恩怨皆消。他再怎么也是钓海楼弟子,我这个曾经做师父的,至少也该给他收殓尸身才是。” “烧了,连房子一起……”竹碧琼有些紧张。 这事她虽然占理,自家师父也支持她,但海宗明毕竟也是宗门长老,若真要在弟子的尸身上找麻烦,她也很难讨得了好。 “烧了?”海宗明并未见怒色,只是叹道:“烧了好。烧了干净。” 他就在路边停下来,缓声与竹碧琼说话,态度和蔼。 像一个内心慈悲的长者,关怀着门中晚辈。 “胡少孟的实力我知道,他虽然道德败坏,但战斗才情还有几分。我应该亲自清理门户才是。” 海宗明叹息着,把失去弟子的哀痛、与发现弟子人面兽心的愤怒,很好的糅合在一起。 “真是难为你一个小姑娘了,你杀他肯定不容易吧?受伤了没有?我这里有一些上好的疗伤药……” “不用不用。”竹碧琼连连摇头:“我没有受伤呢。是我一个朋友帮忙杀的他。” “朋友?”海宗明恰到好处的表露出疑问。从朋友这个称呼,他唯一能得到的线索,就是杀死胡少孟的那个人,并不是钓海楼门人。不然竹碧琼就会称之为师兄或者师姐了。 竹碧琼点点头:“嗯,朋友!” 这显然不是海宗明要的答案。但他这种老狐狸,也不会表现得太露骨。 “你这位朋友帮我清理门户,我应该亲自感谢他才是。”海宗明故意做出思量的表情:“你的朋友会喜欢什么?道元石?秘术?法器?” “事情已经过去了,长老您真的不用再破费。胡少孟作恶,又不是您的错。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姐姐当初也不知道他是这种人……” 话题扯远了…… 海宗明不动声色地又拉回来:“话是这么说,但该有的礼数不能少,我钓海楼修士不好让人说闲话的。” 他很有些矜傲地说道:“咱们钓海楼在海上的地位,你也是知道的。” 竹碧琼少经世事,虽然有过在青羊镇锻炼的经历,但在海宗明面前,还是道行太浅。 想要拒绝,但又不知道怎么拒绝。 只能想到一句是一句:“我朋友不在近海群岛,而且他做事情只秉赤心,并不是为了回报而行。” “唉,碧琼,你这么推崇你这位朋友,不会是有爱慕之心吧?” 海宗明故意皱眉,表现得像竹碧琼的长辈一样亲切:“我近海群岛的好姑娘,怎么好便宜了外人?赶明儿我给你介绍几个好少年,保准不比他差!” “不是那样的。”竹碧琼臊红了脸:“我们就只是朋友。” “我不信。”海宗明瞪着眼睛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物,还能把我近海群岛的青年俊彦都比下去了?难道比季少卿、徐元他们都要好?你可不能因为胡少孟这一颗老鼠屎,就对海上男儿失望啊。” 季少卿、徐元都是竹碧琼这一辈的钓海楼弟子,近海群岛年轻一辈的风云人物。 “长老您别再开这种玩笑了,怪难为情的。”竹碧琼无奈道:“我那个朋友叫姜望,我们真真只是朋友。” 麻烦了。海宗明心想。 钓海楼怎么会不关注齐国的情况? 而最近这段时间,若说齐国什么事情最有名,无非就是姜望约战雷氏天骄雷占乾,越一个小境界,轻松取胜! 这样的大齐天骄,哪怕他海宗明是钓海楼的实权长老,位高权重,也不是说动就能轻动的。 他如果贸然在齐境对姜望出手,几乎等同于把自己的老骨头交代在齐国。 没人会放过他! 而且,以钓海楼和齐国最近这段时间的紧张关系,他作为钓海楼长老,进入齐国也是一桩难事…… 此事须得从长计议。 海宗明有些懊恼道:“是齐国有名的天骄啊,是不比季少卿他们差,难怪把你的魂都勾走了。” “海长老……”竹碧琼脸皮薄,实在不太能守得住这种调侃。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海宗明表现得非常慈和。 笑呵呵道:“既然你执意拒绝,那也只好算了。但不管怎样,胡少孟的事情,是老夫对不住你们姐妹,素瑶不在了,以后你如果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老夫。在近海群岛这一亩三分地上,我海某人还是说得上话的。” “我知道的……”竹碧琼老老实实地点头,目送海宗明高大的身影远去。 海长老也没有传言中那么凶嘛,至少能够明辨是非,不一味护短。她默默的想。 还想在街上继续逛一下,一个额头奇高的儒服男子,急匆匆从她旁边跑过。 嘴里大喊:“师姐,师姐,等等我!” 整座弦月岛都归属于钓海楼,当然大部分地方都住着普通岛民。 把钓海楼比作一个国家的话,这些岛民就是海楼的普通国民。 此时竹碧琼所在的地方,已经是超凡修者群聚的地方,理所当然的禁止飞行。 空中只有宗门执法者可以随意来去。 所以这个高额头男子虽然明显也是超凡修士,却只能靠双脚在地上跑。 他的叫声太高昂,太热烈,像一头嗷嗷待哺的小猪,引得不少路人注目。 竹碧琼也不例外,顺着声音就看了过去,想知道叫声里的师姐是谁,什么模样。 我与姜望平分秋色 在长街的那一头,有一个窈窕的背影。秀发如瀑垂下,盖住了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发尾轻轻搭在挺翘的圆臀上。 这实在是一个动人心魄的背影。 看着这背影,人们立刻就理解了那高额男子叫喊声里的热切。 在几乎是万众瞩目之中,那女子回过身来。 一声叹息。 竹碧琼听到自己发出了一声叹息。 即使她是一个女儿家,也不免在此时感到了遗憾。 实在是这女人的正脸有些太普通,倒不能说难看,但也五官平平,没什么特色。实在是……实在是有些配不上她的身段。 只要看看街上其他人失落的表情,便知有这种遗憾的非独是她。 那女子表情有些不耐烦,看着追上来的高额男子道:“许象乾,请你不要再跟着我。” 许象乾毫无被拒绝的失落,笑容灿烂得紧:“大路朝天,师姐,我怎是跟着你呢?” 这人可真无赖。竹碧琼心想。 只听那女子恼道:“既然是大路朝天,你却喊我做什么呢?” “我喊你你就停下了。”许象乾面带感动:“师姐你心里果然有我。” “你要是再说些不着四六的话,我就撕烂你的嘴。”那女子脸色沉了下来:“我照无颜说到做到。” 许象乾一脸受伤的表情,声音也变得很低落:“同为书院弟子,师姐你为何如此生分?” 照无颜沉默了一阵:“我记得我们并不是一个书院。” “天下书院本是一家,我儒门弟子同气连枝,何分你我?”许象乾义正言辞:“师姐,大家这样有缘、师门关系又这样亲近,你怎可拒我于千里之外啊?” “吵架才说明关系亲近啊!”许象乾振振有词:“你看你们跟勤苦书院吵架吗?吵不起来对不对?人家瞧不起你们,你们也瞧不起人家,互相瞧不上,有什么好吵的?” 勤苦书院里都是一些潜心经籍的学士,常以书虫自谓,可以捧着一本书看到死的那种。他们跟任何人都很难吵起来。但是到了许象乾嘴里,就变成了“瞧不上”。 “至于我这次来近海群岛,师姐你可真是误会我了。我正在游学天下,刚刚结束了齐国的游学,齐国虽大,风景我已看遍。这不正好往东来海上看看吗?然后就遇到了师姐!” 许象乾说着说着,拍了一下大腿:“这不叫缘分,什么叫缘分呢?” 这时,照无颜旁边一位穿着白色儒服的女子出声嚷道:“这叫臭不要脸!” “我看你也是个读书人,怎可凭空污人清白?”许象乾一脸惊怒:“我许象乾乃是有名的端方君子,怎会三心二意?我喜欢照师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感情!” 他在齐国的时候,是向李凤尧表白过。但是后来在李凤尧的“耐心劝解”下,他已经改了回来。这么短暂的经历,在许象乾看来,完全可以忽略。他这只是恍了一下神而已,谁还没有个发呆走神的时候呢?并不叫三心二意! 瞧着表情悲愤的许象乾,照无颜实在无法理解他如此充沛的情感从何而来。 作为龙门书院的天才儒修,追求她的人当然不少,但像许象乾这么死缠烂打的,的确少见。 照无颜很是头疼:“我们上次见面应该还是在陈先生与墨先生辩经的时候,距今满打满算不到一年。许象乾,你上哪儿去喜欢我这么久?” 许象乾神情真切,目光炯炯道:“以前的时候,虽未相见,但心向往之。等一见之后,终身已负。” “嘶。”有酒窝的儒服女子倒吸一口冷气:“这也太恶心了!” 许象乾不满地看着她:“虽然我很迷人。但是你也不要总是找机会跟我说话。我这个人忠贞不二,是不可能移情别恋的。” 酒窝女子气得上前一步,真想要动手打他:“我又不瞎!” “诶~”许象乾这一声转了好几个调,退开一步:“这位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请你不要靠这么近。我的心在师姐那里,你没有机会的。” -网赌毁一生真实案例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