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体彩网

2020/11/06 02:38
浙江体彩网 上仙,寿元近两百年。 叶澜重重点头,低声道:“我会努力的....我不在澜云峰,你要回极道门吗?” “嗯。”云洪点头笑道:“我留下,本来就是为陪你,如今你既要进北辰秘地,我自然是要回宗门.....等你从北辰秘地出来,给我一封信,我再来看你。” “好。”叶澜嫣然一笑。 云洪抱着叶澜,静静站在山崖上,很久很久。 三天转眼即可。 叶澜前往北辰峰后,云洪前往天青峰和叶清上仙交谈了一会后,便御剑离开了北辰宗。 “该回极道门了。”云洪回望了一眼北辰宗,旋即脚下飞虹剑一动,化为青色流光迅速离去。 就在云洪返回极道门时。 扬州以东的海域,名为东海,这是天下间仅次于南海的广阔海域,深幽难测,生活着无数水族妖兽。 距离扬州海岸线约莫千里的海域上。 忽然电闪雷霆、狂风大作,一股无形波动以这片海域为中心,迅速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轰~光线一暗,空间扭曲,隐隐有一道裂缝出现。 一道满身鲜血身影从裂缝中落出,重重砸在了海水中,激起大片浪花,上方的空间迅速恢复正常。 两三息之后。 一道白袍身影一跃冲出海面。 “哈哈哈。”白袍身影的眸子明亮无比:“真没想到,我范墨安,竟然真能活着逃出了葬龙界,运气!真是运气!” “仅仅五分之一活下来的概率,竟然被我抓住了,还拿到了第二层最重要的一件宝物。” 范墨安一翻掌,掌心中浮现了一枚青色圆球,圆球散发着奇异光芒。 ‘飞羽王’正式开始。 范墨安之谋 范墨安高速飞行,望着掌心中的青色圆球,感受体内丹田元海和它的特殊联系,心中痛快无比。 “有了它。” “加上在第一层的收获,这次拼命,真的值了。”范墨安眸子中有着无尽野望:“这次,是我修仙路上的转折点。” 修仙路 想要崛起,关键时刻,就必须要抓住机会。 对范墨来说,这次葬龙界之行,便是他修炼数十年,抓住的最大的一次机缘。 “只要给我足够时间,我定能踏入真仙境,甚至有希望成为灵识境大修士。”范墨安暗道。 他有这个信心。 “只不过。” 范墨安回头,望向那片逐渐远处的那片海域,心中凛然:“不到灵识境,这一生都不能再踏入葬龙界。” 一回想起在葬龙界中遭遇的危险。 他的心神都不由一寒,太凶险了,数年时间,数十次生死危机,硬是被他闯过了。 没足够实力,他也不敢再闯。 “刚才传送阵法打开,天地灵气波动,肯定会引起这片海域妖王的注意,赶紧走。”范墨安不敢大意,飞行在数千丈高空,迅速离去。 他离开最初那片海域,约莫四十息时间。 一头体长达到二十丈的蛟龙浮出水面,巨大的龙头抬起,眸子扫视着四周,心中充满着疑惑:“刚才剧烈的天地灵气波动,很明显是某件宝物出世,我的感应不会出错,就在这里啊。” “难道,被其他妖王捷足先登了?”蛟龙的心中充满疑惑,它又搜寻了片刻。 “看样子,宝物和我无缘。” 蛟龙庞大的身躯沉入水底,这片海域迅速恢复了平静。 扬州,旭安郡郡城。 “老板。”笼罩于黑袍中的男子沙哑着声音:“把最近一年的《九州仙魔》以及最近两期的《天下》都给我一份。” “最近一年?”胖乎乎掌柜望着这个看不清面容的黑袍男子,眸子中闪过一丝惊异。 但他的惊异神色一闪而过。 旋即,胖乎乎掌柜笑容满面:“客官,您可算是来对了地方,放在下方的县肯定是找不到齐的,不过我们这都会准备过往三年的《九州仙魔》。” “不过,放在二楼的,我去拿,客官稍等。”胖乎乎掌柜笑道。 “掌柜,别欺负我不懂。”黑袍男子沙哑声音:“这些书刊,万象楼规矩,就是放在一楼的,我时间紧,先给我,你若想去通知监天楼楼主,等我走了之后再去通知。” “敢问大人何人?”胖乎乎掌柜肃然道,即使是大宗师,也极少有人对万象楼内部了解这么深。 一枚紫色令牌落在黑袍人掌心中。 “一级巡天令?上仙?”胖乎乎掌柜顿时一惊,连忙低沉道:“大人稍等。” 掌柜就将厚厚一叠书籍拿了出来,黑袍男子留下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拿起一大摞书籍迅速离去。 待黑袍男子离去。 数十米外的茶馆中,看似一直在喝茶的一位不起眼青袍男子,慢悠悠起身跟上。 不久之后,他就回来了,溜进了万象楼一道侧门。 “掌柜,人跟掉了,不过人像画出来了。”青袍男子恭敬递上一张纸,上面,赫然是黑袍男子的画像,脸部虽有些模糊,但仍能看清楚。 “嗯好,继续换个地方呆着。” 掌柜满意点头,迅速带着画像上楼。 距离万象楼仅仅百丈远的一座客栈,二楼,一身白袍,面容俊朗的范墨安带着一大摞书籍进入了房间。 关门。 “先看看《天下》。”范墨安暗道,他进入葬龙界一年多的时间,并不着急回星衍宫。 第一件事,就是要了解这段时间天下发生了什么大事。 范墨安快速翻阅起来,以他的神魂之强大,记忆力和阅读速度都无比惊人,超越普通人数十倍。 一本接着一本。 半个时辰不到,范墨安就将十四本书籍尽皆读完。 范墨安闭上眼,默默思索着。 房间内一片安静。 “真没想到,两年不到的时间,天下间竟发生了如此多的大事。”范墨安坐在椅子上,面容平静,喃喃自语:“极道门崛起?” 范墨安看完十四本书籍,上面虽然讲述了诸多人物传记,天下间的诸多大事件,繁多浩杂。 范墨安轻易就从抓住了最主要的一条线——极道门崛起。 “真没想到,东方武竟然真的要突破了,一旦突破,肯定会取代天虚祖师。”范墨安微微皱眉,微微皱眉:“而且,这个云洪,黑冥殿刺杀未成功,短短两年,竟能掀起这么大风浪。” 作为天下间这两年崛起的风云人物,《九州仙魔》对其生平事迹进行了重点讲述。 范墨安稍一对比,就知道云洪和自己离去前要杀的那个少年是同一个人。 他离去时,云洪在他眼中,不过是个小家伙。 两年不到的时间。 “人生际遇,真是玄奇。”范墨安眸子冰冷到极点:“当初随手能按死的一个家伙,一转眼就快和我并列了。” 论实力,如今的云洪虽不及他范墨安,可差距已经没那么大了。 范墨安根本不是个吃亏的主,妹妹和外甥在他心中极为重要,他当初就像杀死云洪。 如今归来,志得意满,心比天高,仍然想杀云洪。 “这样的绝世天才,杀掉肯定很痛快,可惜杀不掉啊。”范墨安眸子中冰冷尽皆收敛,露出一丝灿烂笑容。 对范墨安来说,杀死云洪最好,可前提是,绝对安全。 自己去刺杀?埋伏?或是正面敌对? 太愚蠢了。 “杀云洪,正面强杀肯定不行,必须要设计计谋....所以,首先和这位绝世天才做个朋友吧,最好成为至交好友。”范墨安淡淡一笑。 在范墨安心中,即使最终找不到机会杀死云洪,那也要减少云洪往后危害自己的可能。 它的外甥刘然可还没死,若将来,云洪真的崛起踏入灵识境,说不定,就会想起刘然来,再来秋后算账。 “这云洪....练的是剑法?”范墨安微微思索,走出房门。 范墨安就买来了厚厚一叠白纸和笔,书写起来,一张张白纸上迅速出现了大量的字迹和图画。 足足一个时辰,范墨安才完成。 又将白纸装订好,宛若一本厚厚书籍。 “不急着回宗门,先去见我这位未来的生死好友。”范墨安将白纸装订的书籍拿着,直接离开了楼阁,朝城外而去。 离城足足数十里之后,范墨安才选定方向,一跃冲天而起,消失在云雾之中。 极道门赤炎峰,飞羽宫。 宫殿外的一处山崖。 云洪正盘膝静坐在山崖上的一块巨大平滑石块上,他的身前,悬浮着两柄青色飞剑。 百丈之外,两名黑袍宗师正守在门主,敬佩望着坐在远处的宫主云洪。 “宫主回来一个月时间,好像一直坐在山崖上吧。”长满络腮胡的黑袍宗师低声道。 “嗯。”瘦高宗师点头:“从北辰宗回来,宫主除了去见了峰主一会,基本都呆在山崖边修炼。” 他们二人,技艺都已达到入微境巅峰,眼界远超普通人,云洪就坐在那里,就能让他们感觉到很完美。 “天赋高绝,修炼刻苦,难怪能有如此成就。”络腮胡宗师摇头感慨道:“我看啊,宗门下一任门主,恐怕非宫主莫属。” “慎言。”瘦高宗师皱眉道:“这等大事,不是我们能够议论的,不过,宫主将来成为真仙,可能性极大。” 刚来飞羽宫,他们两位还不清楚云洪底细,但愈是了解,他们愈是佩服这位宫主,修炼之刻苦,让他们二人汗颜。 修炼。 孤独寂寞,很苦很累,需要有大恒心大毅力才能有所成就。 但是,人生苦短。 许多修炼者,早年时修炼刻苦,但是,达到一定层次掌握大量权势,地位跃升,便会慢慢去追求享受,止步不前。 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道心一旦不纯,修炼进步速度,就会迅速衰减。 “嗯?”络腮胡宗师忽然一惊,这才察觉到一位满头白发的紫袍老已来到他们身旁。 “峰主。” “峰主。”两位宗师连忙行礼。 “起来吧。”阳辰玉微微一笑,指着远处的云洪,轻声道:“你们宫主,一直这样修炼吗?” “对,宫主自从回宫,一直在山崖潜修,未见松懈。”瘦高宗师连忙道。 “嗯。”阳辰玉满意点头。 对于云洪,他当真是满意到极点,在他的记忆中,他再未曾见过比云洪还努力的弟子。 阳辰玉迈步,迅速走向百丈外的山崖。 距离山崖尚有三十丈远时。 “什么人?”盘膝而坐的云洪猛然转身,一跃起身,旋即露出笑容:“师祖,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 阳辰玉望着云洪,感受到云洪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气息,整个人就仿佛一柄冲天神剑一般,心中亦是惊讶。 这是云洪刚刚悟剑,气息尚未收敛的缘故。 “有件事要和你说。”阳辰玉表情变得肃然:“我刚刚得到消息,你的师尊阳楼,失踪了。” 正人君子 “真的失踪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寻到吗?”云洪眸子中闪过一丝焦急。 云洪回极道门,已经半个月了。 回宗门途中,路过宁阳郡时想起师尊阳楼,便顺道想去探望,结果没有寻到。 云洪以为师尊是有事去办理了,也就直接离开了,并未多想,只是让院长方涂以及宁阳郡分支注意下,若是阳楼回来,传讯给他。 云洪没想到,半个月之后,师祖阳辰玉来告诉自己,师尊阳楼失踪了。 “师祖,到底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消息?”云洪低声道。 “你半月之前吩咐了宁阳郡分支,五天之前,他们回禀消息,说仍没有阳楼踪迹。”阳辰玉轻声道:“所以,我迅速下令,让监天楼调查,最后,根据夜泉港的情报,查到了阳楼的踪迹。” “夜泉港?”云洪一怔:“师尊去那里干什么?” “出海。”阳辰玉郑重道。 扬州东面,是东海。 扬州南面,便是南海,南海浩瀚无边,妖兽成群,亦有无数岛屿,号称南海万岛,最大的一座岛屿甚至有一州之地那么大。 海路来往极危险,因为,大海是妖族的天下,即使南海万岛,近半仍处于妖族统治中。 可以说,出海的人,都是拿命博。 “我不清楚。”阳辰玉轻叹道:“根基监天楼的调查,三天之前,阳楼坐上一艘出海的船后,便再无踪迹。” -浙江体彩网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