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七星彩论坛

2020/11/06 02:18
特区七星彩论坛 戴了张新面皮的辛治平嘿嘿一笑,“放心,就以殷权跪了公主又跪唐九生,那副贪生怕死的德行,他要是派高手守着那个符咒大阵,王府中就必然空虚,难道他不怕有人刺杀他吗?他才不会为了除掉唐九生就搭上自己的性命呢!” 一旁的苏秋曼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辛大侠,此去西南道烈焰山,也带我一同前往吧,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 以为然的道:“小姑娘,我们没有多余的坐骑给你,我骑马,宇龙行空步行,我们是去动手打架,可不是去游山玩水,你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家,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苏秋曼笑着摇摇手,不慌不忙的说道:“不碍事,辛大侠你自己骑着独角马就好,我和宇龙行空两个人步行就可以了!” 辛治平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瞪起眼睛瞧着苏秋曼,“啥?你和宇龙行空两个人步行?你知道宇龙行空奔跑起来的速度吗?什么叫疾逾奔马,那就是宇龙行空的速度。就是我骑着独角马,也未必能追上宇龙行空。” 宇龙行空拍了拍辛治平的肩膀,介绍道:“辛大哥,这是我未婚妻苏秋曼,她和我的轻功在伯仲之间,一同去了也好,没准真能帮个忙啥的。”辛治平瞪圆了一双大眼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既然宇龙行空都说话了,那去就去吧!既然这姑娘有异能,那没准还真有用。 辛治平骑上独角马,带着宇龙行空和苏秋曼上了官道,直奔西南道烈焰山而去。 西南道恒江郡曲雄县,有一座烈焰山,山高千丈,极其险峻,烈焰山上都是红土和红色岩石,植被稀少,远远望去如同火焰一般,因此得名烈焰山。 前几天,山上来了两名道士,一个年轻些,另一位看起来老成稳重,颇有些道骨仙风,还背着一柄松纹古剑。两名道士还带着七七四十九名黑衣大汉和数百名军士。为首的道士命两百名军士在山脚下封锁了上山的道路,随后带着其余的三四百名军士上山,在西南方取了一些红土筑了一座法坛。 很快,法坛筑好,此坛方圆有二十四丈,共有三层,每层四尺三分三寸,共计一丈有余。四百名军士在此坛四周镇守。 最下面一层,按东南西北,每一方都插了七面黑色大旗,大旗上画着凶恶的骷髅头。第二层,按六十四卦的卦 象,插了六十四面黑色小旗,小旗上画着白色的鬼脸。最上面一层只在中心搭了一个三角尖尖的黑色帐篷,帐篷外有四十九名黑衣大汉,分七人一组,布成北斗七星的阵形。 帐篷内,只有一张八仙桌,一把椅子,一只香炉,一捆香,黄纸,镇纸,一碗黑墨水,一支新毛笔,一些黑砂,一把黑色的槐木剑,一个黑火盆,以及一个黑色盖着盖子的瓶子,瓶口用红布包着,瓶中不知盛有何物。 两个道士站在桌前,看起来道骨仙风的那位老道士,正对年轻的小道士说道:“徒儿,这座噬魂坛吸魂之法,乃是你师祖所传,有吸魂镇魂之能,凡被诅咒之人,七日后必死无疑,威力十分之大。徒儿,待会儿你可要看好了!”年轻的小道士答应一声,站在一旁,看老道士如何施法。 只见那背着松纹古剑的老道士,用黑色火盆将一把香点燃,插在香炉之中,又从桌上拿起一张黄纸,用黑墨水在黄纸上画咒,都是些骷髅鬼怪的形象,看着就让人胆战心惊。 老道士抓起桌上的黑色槐木剑,将符纸在黑色火盆中化了,口中念念有词,“贫道纯元子,是火魔教第十七代弟子,今日以无上魔君的名义起誓,要以魔君在人间弟子的魔力,除掉唐九生……人鬼殊途,吸魂镇魄,起!”只见那黑色瓶子不借任何之力就飘浮在半空之中,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原来这老道正是化骨道人的师兄纯元子,这次奉血影堂影主程济嘉之命,来筑魔法坛,要以魔君的魔力杀死唐九生。那黑色瓶中,盛有中毒而死的妇人之黑色血液,黑血中泡着一个槐木小人,上面是唐九生的生辰八字,槐木小人的头上插着一支黑钉,前心后心,四肢脚下都插着黑色钉子。 纯元子抓起一把黑砂,丢在半空中,喝一声,“去!”那把黑砂围着黑色瓶子转了转,消失不见了。纯元子脚下踩着倒罡步,在帐篷内走来走去,十分得意。 ,三大世家 江东道严州郡有三大世家,城区北部有鲁国公邱家,家主邱杰。城西南有轻车侯尉迟家,家主尉迟敬业,至于三大世家中的最后一家,姓楚,家主楚子烈,官拜承平伯。按说一个伯爵,是无法和鲁国公以及轻车侯相提并论的,可是楚子烈不同于一般的伯爵,他有个女儿叫楚凤英,是当朝皇后。 严州郡城东三十里有一座浮云山,巍峨耸立,高约一千两百丈,山上古木参天,各种奇花异草,峰顶之上,常常被浮云遮蔽,故而得名浮云山。浮云山脚下,有一座占地上百亩的大庄园,庄园的主人就是当朝国丈楚子烈。楚家庄园,是典型的江南庄园风格,婉约灵秀,也难怪会养育出皇后楚凤英那样的美人。 随着这几年楚凤英做了皇后,国丈大人楚子烈却一改往日的嚣张跋扈,变得温良恭俭让起来,见了谁都笑眯眯的,以往熟悉楚子烈的人都啧啧称奇,脾气暴烈的楚豹子竟然变成了楚大善人。这两年,楚子烈越来越爱静,闲来无事就躲在楚家庄园的听涛阁中修身养性。 这天上午,姿颜雄伟美须髯的承平伯楚子烈穿着一身便服,正在听涛阁旁的望月桥上观鱼。 望月桥,桥有二十七孔,横在园中的太平湖上,望月桥的栏杆石柱之上雕有数百个大小狮子,形态各异,或坐或立或卧,或沉思或立目或嬉戏,绝无重样。先皇徽宗在世时,曾巡视江东道,就是楚家负责接待的。先帝徽宗住在楚家时,极爱此桥,为此桥亲笔题写了“偃月凌波”四字。 也正是在那时,先帝和楚子烈有了亲家之约,本已芳心暗许江东士子凌化龙的楚凤英,难违父命和皇命,无奈嫁入东宫做了有名无实的太子妃。凌化龙是楚子烈老友凌天雨的遗孤,自幼养在楚家。 后来登基做了皇帝的殷广,默许痴情的凌化龙以楚家第三子楚泽臣的名义每月入宫一次幽会老情人楚凤英,当然两人见面也只是说说话,也只能说说话。 这件事情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到位,除了三个当事人以及楚子烈夫妻和两个儿子楚泽山、楚泽水之外,无人能知。楚子烈最开始还担心龙颜大怒祸及全家,后来听说是皇帝亲自恩准的,这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默认这一既成事实,皇帝都默许的事情,轮不到自己操心。 楚子烈听到尉迟大良的名字,不由皱 了下眉头,脸上浮现厌恶的神情,“你就对他说我正忙着打坐参禅,不见!”说完,提着装鱼食的灰布口袋举步离开望月桥。 楚子烈走了没有五步远,远处就有人哈哈大笑道:“楚老叔,何必拒小侄于千里之外?久闻老叔是位老饕,小侄今早特地到怒龙河中钓了几尾河鲤,诚心诚意提来和老叔共享美味,难道老叔真的没有兴趣吗?” 楚子烈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只见桥对面一前一后来了两个人,前边的这个人,年纪三旬左右,身材中等,面貌不俗,书生打扮,紫衣唐巾,手中摇着折扇,摇摇晃晃走来,身后跟着一个小厮,用一条扁担挑着两个木桶,木桶中正挑着几条活蹦乱跳的怒龙河河鲤。正是轻车侯府少侯爷尉迟大良。 楚子烈立刻换了一张笑脸,将盛鱼食的口袋递给管家楚太忠,打了个哈哈,“贤侄说的哪里话?老叔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适,想回房中休息片刻,既然贤侄已经带着鲤鱼来了,哪有不吃的道理?来来来,快随老叔到花厅中坐坐,让厨房把这几条鲤鱼给红烧了,好让你我叔侄二人大快朵颐!” 说着话,楚子烈在前领路,穿廊过院,带着尉迟大良来到府中待客的花厅,分宾主落座,彼此说了些无关痛痒的闲话。这时,厨房已经把鱼做好,又配了几个精致小菜,有肉有虾有青菜,还烫了一壶上好的岭南杜春酒,楚子烈刚举箸说了声“请!”,尉迟大良就伸出筷子甩开腮帮子开吃,完全是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 楚子烈见尉迟大良吃起饭来没有任何形象,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很是不悦。轻车侯尉迟敬业老来得子,将这孩子宠溺的无法无天,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因此尉迟大良养成极其跋扈嚣张的性格,在这严州郡里,那是凶名昭著的一霸,因此楚子烈才不想见他,没想到这货厚着脸皮带人闯了进来,又不好赶他出去。 尉迟大良吃的好不快活,一边吃一边说道:“老叔,久闻你府上的厨师燕云山厨艺高超,小侄一直想来蹭吃一顿,不得其门,今天终于得偿所愿,这河鲤虽然味道鲜美,但也要厨师的功夫过硬才能做的好吃,燕大厨师的做菜功夫确实是超一流的,真是好吃!比城中黄鹤居厨师柳成兴的手段还要高明!” 满心不快的楚子烈起身给尉迟大良斟了一杯酒,假心假意的笑道:“既然贤侄喜欢,那以后欢迎常来作客,倒是你爹这个老家伙,每天窝在侯府,也不肯出来玩,一年也见不到他一回,你回去替老叔向他说,今天老叔骂他了,都是老兄老弟的,叫他不要总躲在家里,有空常来我这里做做客!” 尉迟大良举杯喝了一口杜春,大笑道:“老叔,你呀,你还说我爹呢!你还不 是躲在庄里不肯见人?今天要不是我脸皮厚,带着人闯进来,也就吃了闭门羹了!你这是天天在庄里躲着参禅打坐,想是要成佛成仙了?” 楚子烈闻言微笑不语。 尉迟大良靠在椅背上,大大咧咧问道:“老叔,你对平西王殷权有什么看法没有?” 一直都小心翼翼说话的楚子烈闻言一怔,很不自然的说道:“贤侄,你这话我不能理解,我能有什么看法?平西王是一国的藩王,皇上的堂兄,以郡王之尊赐穿亲王服饰,列土封疆镇守一方,我一个小小的承平伯有什么资格对他说三道四?” 城里最大的纨绔尉迟大良哈哈笑道:“老叔,你就不要瞒我了!以你老叔的实力,难道就甘心在严州郡做一个承平伯?这小小的严州郡,鲁国公,轻车侯,承平伯,从爵位上来看,老叔你最低,可是实力上却是你最强大,你真的不想再进一步?” 楚子烈摇头道:“老叔又不像你爹,当年有过在万军从中救驾的功劳,得以赐封世袭轻车侯。老叔只不过是靠着生了个好女儿,做了国丈,能获封一个承平伯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还能有什么奢望?” 尉迟大良讥笑道:“老叔,你说这话就显得矫情了!你也知道那无能的皇帝,在宫内斗不过太监权臣,在宫外斗不过藩王,就算你女儿贵为皇后,又有多少人真正发生内心的尊敬你?现今藩王里,平西王殷权实力最为强大,良臣择主而仕,老叔真就不考虑考虑吗?” 一番对话下来,感觉到头疼的尉迟大良苦笑了一下,“老叔,算了,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好了!” 一直小心翼翼的楚子烈站起身,负着手走到花厅的窗前,望着窗外怡人的景色沉声道:“各方势力都盯着我,无非就是因为我手头有八千精兵,我两个儿子都在外边做带兵的将军而已。可是这些兵,都是大商的兵,是属于朝廷的,是属于皇上的,你父子二人要投靠平西王我管不着,我只能管好楚家!” 话不投机半句多,酒宴很快不欢而散,尉迟大良起身离开,楚子烈并没有送出去,只是冷冷盯着尉迟大良渐渐远去的背影,半晌后,狠狠的啐了一口,骂了一句,“乱臣贼子!” 酒意上涌醉醺醺的尉迟大良一边跌跌撞撞的向庄外走,一边轻笑道:“老家伙,你还真以为你能管好楚家?你能管好个屁!” 题外话: ,抢先逃走 只有大商国才出产的赤焰石,是一种赤红色的宝石,晶莹剔透,凡有光芒照射赤焰石,那石头就如同火焰在跳动,极其美丽,因此而得名。赤焰石具有辟邪、安魂、滋养五脏的作用。 大商国出产的赤焰石闻名宇内,但是公认西南道烈焰山出产的赤焰石质量最好。可是最近几天,两百多名据称来自平西王府的兵卒占住了赤焰山的几个路口,想上山的老百姓都被那些军爷给赶走了,转眼间,烈焰山已经封山到了第八天。 曲雄县当地开采赤焰石矿的矿主和矿工们都敢怒不敢言,生计被这些军爷阻住,无非就是损失些钱财,但是谁要是敢因此和这些平西王府来的军爷发生冲突,那绝对会搭上小命。两权相害取其轻也,所以这些平民百姓除了忍也就只有忍。 烈焰山中,那座方圆二十四丈,上下分三层的法坛,四周共有四百名军士镇守,最下面一层,插了二十八面画着骷髅头的黑色大旗。第二层,插了六十四面画着白色鬼脸的黑色小旗。最上面一层有一个三角尖尖的黑色帐篷,帐篷外有四十九名黑衣大汉,分成七组,布成北斗七星的阵形。 帐篷内,一个比普通酒瓶大些的黑色瓶子漂浮在半空之中,一张八仙桌前,妖道纯元子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旁边站立的小道士有些焦急,“师父,这都已经是第八天了,怎么这瓶子还没有动静?您不是说,师祖所传的噬魂坛吸魂之法威力无穷,凡被诅咒的人,过了七天都必死无疑吗?” 正打瞌睡的纯元子睁开疲倦的眼睛,冷笑一声,“玉清徒儿,为师已经知道啦!不是这吸魂之法不灵,而是有人同样施用了咒术,将这唐九生的性命又给延长了三天,可是这有什么用?三天后,这唐九生不是该死还得死吗?这种延命之法,治标不治本,不用慌,根本就是雕虫小技!” 说着话,纯元子站起身,从桌上拿起黑色的槐木剑,在地上踩着倒罡步,口中念念有词,又施了一遍咒术,这才微笑道:“不管他,只要我们再坚持两天,唐九生就一命呜呼了,就凭这种粗浅的咒术就想和贫道斗法?他还嫩了点!” 纯元子站在八仙桌前把咒术再次 讲解给小道士玉清,又向他介绍了基本的要诀,把倒罡步的注意事项讲解了一番,这才说道:“徒儿,现在为师就把这法坛交给你,由你来施法,这个黑色瓶子就是阵眼,一定要保证它的安全。现在师父休息一下,徒儿切记,只要再熬上两天就大功告成了,切不可心急!” 小道士玉清答应一声,“师父放心,这个阵法的奥义,弟子已经明白大略了,师父既然累了,就只管去休息,由弟子在这里主持阵法即可,万一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弟子自会去请教师父的!” 纯元子满意的点点头,背着松纹古剑,飘然下了法坛,来到坛下的大帐篷之中休息。法坛,踩着倒罡步,拿着槐木黑剑比划了一番,念着咒,用魔君之力加持阵眼,又化了两张符纸,撒了一把黑砂,这才安然坐在椅子上,等待两天后咒术成功。 -特区七星彩论坛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