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近1000期

2020/11/06 02:11
双色球近1000期 他怕见到厌恶,恶心,鄙夷,他怕对方会如同看阴沟里的老鼠一般的眼光看他,他怕他们的师徒之情就此破裂,而后再也回不到最初! “师尊,师尊你怎么了?”辞月华那一瞬间的反应有些吓到青姿了,特别是此刻他久久无言,一脸恐慌,不由得令青姿心里咯噔一声。 她只听到了师姐的道歉以及关于生辰宴席的事,可是师尊并不知道她到底听到了什么,方才自己只说自己听到了,他成了现在这样的反应,如此看来,他们之前定然谈过一件她不知道的事,而这件事也是师尊最不愿意被人知道的事,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青姿很想问清楚,但是看着此刻辞月华仿佛想要找个地洞将自己埋进去的样子,她又不忍心借机逼问或是欺骗她,只好赶紧上前将他扶住。 “师,师尊,你……还好吗?” 辞月华不敢去看青姿,颓然地转过身去,声音低沉沙哑道:“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那个……其实……” “不要说!”辞月华好像被抽去了全部的力气,不敢去听青姿的宣判。 然而青姿看着此刻情况越来越不对的师尊,也知道自己不能再拖沓下去,否则,还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就赶紧开口道:“其实我只听到师姐说给你设了宴,没想到你不答话,又听她声音很难过,便出来替你答应了。” 辞月华闻言一怔,转身不相信地看着她道:“你说真的?” 青姿肯定地点点头道:“弟子何曾欺骗过你呢?” 辞月华用目光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除了隐隐的担忧之外便是一派坦然,想来确实没有撒谎,不由得心下一松。 这下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的反应有多激烈多丢人,面上浮出一丝尴尬,“方才……” 辞月华轻咳一声道:“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那弟子就先告辞了,师尊也回去休息吧!”说完青姿便转身就走,刚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一事,忙转身道:“对了,还有一事忘了询问师尊了。” 辞月华念头一转,立即明白了道:“你是说灵珠?” “不知师尊可寻到什么线索?”说到这里,青姿心里又微微一提。 辞月华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灵珠,依旧是透明的,不再是拍卖场上的那种黑色。“不知道那灵珠是不是设了什么禁制,我一将里面的魂体抽出,便立即魂飞魄散了,根本就无法审问。” 闻言青姿垂下了眸子,遮住了眼底一闪而逝的心虚。 想想自己净瓶里封住的有悲,一时间不敢直视辞月华的目光,她干咳一声道:“没事,等这次事情完了之后,我们再去好好查查,总能查到些线索的。” 又是两相无言,最后青姿便直接开口道:“那个……我明日就回山门了,丹药炼制完成需要半个月,到时候我来寻你吧!” 听了青姿的话,辞月华沉默了一下,想要开口问一声“你不同我们一起去观赛么?” 不过想到了之前的事,最终还是将这句话咽了下去,只道:“路上小心!” 植物灵力 回到房间的时候,宁因还没有睡,看那样子好像是在等她。 青姿敛下眸中的思绪,打了声招呼:“师姐,怎么还没睡?” 宁因笑着回了一句:“还睡不着,你回来了,跟师尊相处的如何?” 青姿听到她这么问,不由得抬眸看了她一阵,笑道:“师姐这话问的这么奇怪,我与师尊相处不就是那样么?” 宁因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变得有些勉强,“是,是啊,看我今天都忙糊涂了。” 今日虽说只是订了酒楼给师尊庆祝生辰,但她全程忙的最欢,甚至还去厨房亲手做了一碗长寿面。 要说忙,也确实挺忙,至少比青姿时朗他们要忙得多。 青姿进去之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朝着床榻过去,直接往上面一倒。 宁因见此眼神闪了几闪,而后又才仿佛想起什么来似的,看着青姿欲言又止。 青姿此刻也正看着她,见她这样,也知道她是有话想说,不过她也不主动去问,很有耐心的等着她先开口。 宁因也自然明白了,也就不再演,面上挂着一抹小心翼翼的笑容问道:“阿青是什么时候到的这里啊?” 青姿也跟着露出一抹笑容道:“师姐你猜?” 宁因没好气地嗔了她一眼道:“你让我猜,我又怎么知道啊?” 青姿依旧保持着笑容却也没有在继续说下去,因为她觉得对方一定不仅仅只是问时间这么简单,怕是后面要说的才是重点。 果不其然,见青姿没有接话,宁因也没有闭嘴的意思,反而打量了青姿一番道:“阿青上午来的时候没有听到我与师尊说什么吧?” “不知师姐说的是哪一方面?” 宁因闻言定定的看了她半晌而后复又一笑道:“你不知道就好,我还担心你知道了会乱想不说,还会影响你与师尊的感情。” 宁因垂眸,眼里划过一抹厉色,她自然是不会告诉对方。 宁因调笑着说了一句:“这我可不敢说,省得师尊回头找我算账。” 青姿若有所思地看了宁因一眼,不由暗叹,怀疑真的是最锋利的不见血的剑,即便只是一颗种子,也能改变人的某些主观意识。 就比如现在,若是曾经的她,哪里会多想,只会觉得对方是真的在关心她。 可现在么,怎么听,她都觉得对方是话里有话,故意欲言又止,想要在她心里先落下一粒怀疑师尊的种子。 突然青姿一个侧身,用手支着下巴慵懒的看着宁因,满眼的兴味,道:“不提这个了,不过我到今天才知道师姐的身世呢,没想到师姐小时候竟然有那么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 宁因听到她说的这句话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心里不知道是酸还是怒,“你,你怎么知道,是……师尊告诉你的?” 青姿勾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接着道:“能在那样的修罗场活着出来,师姐很厉害!” 而后她便发现宁因的目光有些许的闪躲,也不看自己了。 “只是运气好,得师尊相救罢了!” 青姿则表现得十分好奇,道:“能在那么小的年纪在那样的环境里活下来便已经很厉害了。不过我倒是对鬼族屠村这件事很感兴趣,不知道师姐可不可以给我讲讲?”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已经记不太清,而且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便也不愿意再回忆起来,阿青,不好意思了。” 青姿连忙挥挥手道:“哪里,是阿青莽撞,还要师姐莫要生我的气才是。” 话虽这么说,但青姿心里却愈发疑惑。 方才她说的话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无礼了,若是经历那件事的人是自己,在鬼族屠村中失去了自己的双亲,被人那般无足轻重似趣事一般提起,定然会大怒。 可是宁因却并不是这个反应,说是不愿意回忆,可是在她的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出来悲伤。 她说感兴趣,这样说其实是很欠揍的说法,可是对方也丝毫没有动怒,仿佛那件事在她的心里也是那种丝毫掀不起波澜的存在。 要知道,在那场灾难中,她可是失去了自己的双亲,可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对方的难过与悲伤,亦或者哀悼与思念。 就好像在那场灾难中被夺去性命的人对她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存在一般。 这个情况着实诡异! “想必师姐也很久没有回去望神村看看了吧,不知道师姐何时回山门,到时候我陪你回去看看吧!” 宁因摆了摆手道:“我在这里还要逗留一段时间,怕是与阿青不同路。” “哦?”青姿好奇地看着她道:“师姐是还有事要处理吗?需不需要我陪你一起?” 宁因拒绝了,“不必了,我准备去祭拜一下舅舅,只是你也知道寄人篱下的苦楚,舅母还在,我也不好请你前去。” 青姿却担忧道:“那你自己一人没事么,她会不会难为你?” 宁因摇头道:“倒不至于,左不过说两句话,反正也听习惯了,随她说两句便罢。” 青姿没有再勉强,回道:“那你到时候小心点。” 之后两人一夜无话,只是各自的心里想了些身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再回到山门,青姿又直奔着御药殿去了,虽然离约定的日子还有几天,不过她还是想要去看看才能放心的下。 今天山门里冷清了很多,那些因为过年回去省亲的弟子还没有回来,所以几乎看不到人影。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运气不好,这次去御药殿的时候又是赶上了对方心情不好,老远就感觉到玉凉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沉气息,就连空气都显得有些压抑。 青姿撇了撇嘴,看他如同一个怨夫的样子,想来又是在秋吟长老那里受挫了,此刻正在生着闷气吧。 见此青姿就没在打算上去打扰他了,还是识趣点,下回再来吧,这么想着就转身离开。 “既然来了,不来看看就走?” 青姿摸了摸鼻子,轻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道:“弟子以为,长老现在并不愿意被打扰。” “哼,既然已经打扰了,又谈何愿不愿意?别的没学到什么,倒是将你师父那股子虚伪劲儿学了个十成十!”快眼看书 原本青姿还表现得挺恭敬的,奈何他说到了师尊,这下青姿可再没法给他好脸,直接怼了回去:“长老情场失意心情郁闷弟子可以理解,但这人身攻击还是免了吧。” 玉凉嗤了一声道:“怎么,说了一句你师父你就心疼了?” 青姿微微一笑,“长老与其猜我,倒不如猜猜旁人?” 这话虽然问的隐晦,但是玉凉是何人?再者,青姿也将两人之间的矛盾纠结看得清清楚楚,因此,对方说的“旁人”压根不需要他去猜便能知道是何人。 玉凉一张俊脸瞬间黑如锅底,直接一掌朝着青姿扇了过去。 “说话就说话嘛2,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呢?虽常挂嘴边的是‘尊老,尊老’,但长老可莫忘了还有两个字叫‘爱幼’啊!” 玉凉怒而收手,整个人却依旧处在愤怒之中,他生平最恨别人将辞月华与苏沐秋绑在一起。 曾经苏沐秋主动追求辞月华,他只能默默安慰自己,压抑自己内心的情感,但依旧对辞月华又羡慕又嫉妒。 现在,好不容易对方对辞月华有死心的倾向,结果还要将这两人捆绑在一起,他如何能不怒? 即便是对方只是用着借口来激怒自己,他也同样不能忍受! “你好大的胆子,你师父的药还在我手中,你就不怕我一个不小心往里面多加了些东西?” 担心?自然是不需要的,不说他的身份不允许,他也不敢赌啊! “长老有胆识,弟子佩服!” 玉凉:“……”没法与她交流,哪痛刺哪,简直分毫不让! 玉凉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内心的怒气,“既然你来了,是不是该解释解释?” 青姿道:“长老一定要知道?” 玉凉理直气壮道:“当然,若是你真习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术法,我定然会将此事告知尊主,你可别想本长老替你隐瞒半分!” 青姿“啧”了一声,无奈道:“御药长老何苦如此以己度人呢?弟子好歹是个正派修士,修的自然是正派功法,不会如同长老一般老师炼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玉凉狠狠地瞪着青姿,心里一阵阵火起,但避免再与她争论不休,愣是忍着没再出口回怼。 “说吧,这菩提子的菩提心是不是你复活的?” 青姿点点头道:“长老明鉴!” 青姿轻笑一声道:“这事说来也是巧合,长老可知上次那场拍卖会上出现了一只妖?” 玉凉眼睛一亮,问道:“九尾狐妖?” 虽然他没有去,但是以那场拍卖会的盛况,早就传得人尽皆知了。 青姿点头道:“正是!” 玉凉看了她一眼道:“它跟着菩提心有什么关系?” “长老听说了九尾狐妖,那想必也知道万阳宗拍下它后却半道被人劫走了吧?” 玉凉点头,“这是自然,万阳宗主的亲传弟子不就是因为看护不力,正四处追寻那狐妖的踪迹么?” 说完他又才反应过来道:“你的意思是你见过那只狐妖?” 青姿微微一笑,没有反驳。 “可这九尾狐怕是也无法将菩提心复活吧!” 青姿挑了挑眉道:“长老何出此言?” 玉凉轻笑一声道:“若它能有这本事,也不至于被人擒住。” 玉凉嫌弃地瞥了青姿一眼,道:“本长老可记得最开始看到菩提心的时候,才那么一点点绿色,你可别说这只狐妖一直跟在你身边,天天帮你修复。” 青姿无语地摸了摸鼻子,她倒是想这么说,关键也得有人信啊。 她道:“长老也知道不可能,便别取笑弟子了。” 玉凉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跟我好好说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就那天回来途中遇到了那只狐妖呼救,我便出了把手,而后它便给了我一个珠子,说是报答,是我需要的东西。 -双色球近1000期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