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彩票网

2020/11/06 00:39
500彩票网 齐齐掩嘴一笑后,便各自散去了。 至于司马元正在洞府内巡视这座洞府,直到进去后方才明白什么叫‘望山跑死马’,在禁阵边缘时看那座峻峰不过百亩,可真当他进去后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小的洞府。 而是一个小秘境! 司马元整个人都懵了,莫非修为越高,手笔与魄力便越大,出手也越发阔绰? 这种小秘境足以跟凡间的小型洞天媲美了。 而且领地越大,其内容纳的仙灵之气便越多,足够供养的仙人境也就越多。 按照司马元的推测,一般的仙家洞府也就供养一位,顶多两位,而自家这座足可供养四五人。 这可真正是大手笔啊。 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这处秘境所耗费的仙灵石便足达上亿枚,至于那条埋藏于地下的仙灵脉几乎将星空中一个小型宗门倾家荡产,这哪是宠爱啊,这分明就是炫富啊。 他不禁感叹道:“难怪那些人追求物质享受的男男女女,不是想嫁个有钱富家翁,便是想娶个多金大姐姐啊。” 司马元觉得他可以出一本书了,这本书的名字就唤作《论仙灵石的极致效用》(别称:《有钱人的生活》),甚至这一冲动还超过他对仙道长生的追求,不过他很快便将这一念头打消了。 他不禁打了激灵,忍不住抽了自己好几个巴掌,觉得还是实力最重要,若是没有仙人境,他司马元或许连孔雀族都进不了,孰轻孰重司马元还是分得清的。 待司马元勘破这一迷障之后,心中似乎一片通透,法力修为越发浑厚圆润,犹如通天大道,一片坦途。 司马元默默感受了少许后,很快察知自家修为、境界并非增长,只是突破了某个小关隘而已。 不过他也深知,正是这种小关隘无形之中制约着他的修道步伐,唯有以推枯拉朽的姿态将这些小关隘、小坎坷悉数碾碎踏平后,方才真正的走出一条通天大道,直至仙路尽头。 他纵身一跃,直接落在那高峰之巅,目光垂下,灵泉瀑布,胸中一览众山小的俯瞰姿态悠然而出,念动之间,不自觉地轻吟道: “浮华笼顶迷心关,轻力踏破天都山。 不畏魔云遮望眼,只缘仙道不足攀。” 吟声刚罢,一阵咔咔声响起,他当即愕然,旋即释然。 趁着玄关踏碎,境界骤升之际,他长长一吸,如同龙鲨鲸吞般瞬间吸走半座洞府的仙灵之气。 一股充盈感觉涌上心头,司马元自觉准备已然充分,倾力御使法力朝着仙人境中期关隘猛然一撞。 轰隆!! 如同开天辟地的隆然钟吕声响起,司马元嘴角溢血,浑身一颤,关隘并未被撞破,但也被撼动了。 他眼神一亮,不怕你撞,就怕你没感觉。 俄而,他呼喝一声,“再来!” 旋即法力如同滚滚浪潮,霎那间再次盈贯而去。 砰地一下,司马元身形摇晃。 咔嚓一声。 一道微不可查的声响几乎被这道巨响掩盖。 但落在司马元耳中却犹如晴天霹雳,他如获大喜,振奋地咧嘴一笑:“都留缝儿了,岂能容你溜走!” 随即他直接御使余力再次一冲,咔咔咔,足足三道缝隙出现。 他再组织法力,深吸口气,再缓缓平息;再深呼吸,平息。 最后,他目光猛然一瞪,足足憋了半刻钟的劲儿后,方才驾驭那道磅礴法力,朝着那道玻璃纹路玄关赫然一撞。 嘭!!! 哗啦啦一声。 形似琉璃碎片般,玄关当即被撞碎。 如同潮水的法力直接长驱直入,一泻千里,顷刻间扫荡了四方。 司马元顿感虚弱,有些气力不济。 不过这时突有一道充沛浑厚的仙元之力涌入,令他精神为之一振,他察觉这股熟悉的气息,似乎正是源自孔雀族。 他猜到,或许是族中某个前辈探查到洞府仙灵之气消耗剧烈,获悉他正在突破,方才渡入这股法力。 暂时不管这些,司马元大口鲸吞,一边导引淬炼新境界,一边炼化这股新力。 如此持续了半日之后,司马元方才长舒口气。 仙人三境,其中初期重力,中期重悟,后期重道。 他以‘贪欲’入定,察知人欲,突破心障,并为‘大道之路’寻求到了旗帜,算是明晰了自家行走的方向。 正如他成仙了道之时所誓,他这一生所求的并非冷冰冰的无情天道,而是饱含人间大意有情道,领悟七情六欲、感受人性至理,对于自己悟道自然颇有裨益。 如此方才联动中期关隘,并借助这座洞府的充沛仙灵之力,一举踏平关隘,臻至中期‘天仙境’。 这既是司马元一路走来顺其自然的缘法,也是他修道多年的心路历程的有力见证。 连他成仙时,都有天道为之佐证,还有谁会质疑他的有情道呢? 故而他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 不过司马元却不怎么看,他喃喃自语地道:“我行走在幽冥,徜徉于大道,沉醉于人间。” “我,在追寻有情道。” 狡兔三窟 司马元突破了,整个孔雀族都高兴不已。 除了某一个人。 不,或者说,某一个小母孔雀。 孔雀一族,母多公少,典型的母系社会。 故而当这只忧郁的小孔雀唉声叹气时,没有哪只雄孔雀敢上前。 她阴沉的眸子看着自家姨娘们、姑姑们接二连三地朝着明月阁掠去道贺,她就一阵嘀咕不已。 若是凑进去听,便会听到不少忍俊不禁之事,譬如:“二姨你也去了?哼哼,你家三伢子可是犯到我手里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幺姨你居然也去了,好哇,原来你们都喜欢这个该死的人族,哼,也罢,那我就把你豢养十三个面首的事情公之于众,让姨娘们都来瞧瞧你这个洁身自好的‘玉女’究竟在背后干了什么事儿?” “什么!大姑,你怎么也去了,我的苍天啊,大地啊,你可是堂堂天帝之女啊,你怎么也去巴结那个该死的人族呢?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天庭神女么?你不是最讨厌人族那件贼坯子么?大姑,你真是太让烟儿失望了!” 有些雄孔雀族听到只言片语后,当即吓得魂飞魄散,我的亲娘咧,这些天机可不是咱们所能入耳的啊。 渐渐的雄孔雀越发稀少,但聚集在司徒烟背后的人影却越发的多了。 而令那些雄孔雀胆战心惊的是,似乎小主还丝毫未曾察觉! 我的天呐,我的小主啊,你睁开眼看看四周吧,你说话之前,至少先找个安全的地儿啊。 有位钟爱司徒烟的雄孔雀故意咳嗽一声,似要引起小主的注意,不料他绝望了,司徒烟不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似乎在埋怨她为何要打扰她思考‘雀生哲理’。 这下,没人敢救这位了。 他们齐齐用一种‘自求多福’的怜悯眼神看了看司徒烟,小主,不是我们不帮你,实在是有些,强人锁男呐! 司徒烟絮絮叨叨地半刻钟后,终于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唔,似乎有些过于压抑了。 背对着诸位姨娘与姑姑的她杏眼蓦然瞪大,娇躯直挺挺一僵,想要转过头却不敢,但她毕竟是久经风浪之妖,自言自语地道:“那位司马哥哥突破中期,大喜之日委实不适合见血,唔,算了,今儿还是不找弟弟妹妹们玩儿了,先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补个滋补身心的美容觉再说!” “唔,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说着便要起身,自顾自地朝前飞去。 不料噗通一声,尚未起飞,便跌落下来,她呆呆看着诸位姨娘,一副茫然无辜的神情,以往遇到这种情况,都能蒙混过关。 不过今儿怕是无法善了了。 因为,他在诸位姨娘的背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可不正是司马元么。 身前阴影缓缓靠近,她当即打了个寒颤,千钧一发之际,她福临心智,居然高呼道:“姐夫,救我!” 这时,早已被愤怒充斥整个心神的诸位姨娘、姑姑们咆哮着扑了过来。 “司!徒!烟!” 如同雷鸣般怒吼声,当即响彻整个孔雀族。 人人抬头一看,继而对视之后,便是会心一笑。 看来小主‘三年一小打,十年一大打’的惯例又到了。 “啊!!二姨饶命,三姨我再也不敢了!七姑,轻点,疼,疼啊!” “大娘,不,大娘你别过来,烟儿真的错了!” 随即便是一阵鬼哭狼嚎声,而另一边则是一群五彩斑斓的小小孔雀们拍手叫好。 他们左盼右盼,终于又盼到了‘大型盛典’开幕了。 没错,二姐挨打就是他们三年一度的盛典宴会。 拍着拍着,他们居然还跳起舞、唱起歌,呼啦啦高歌嘹亮,兴奋不已。 “哇哈哈哈,那祸害又要被关小黑屋了。” 有只肥肥小孔雀瘫坐在地上,两只小细爪根本就无法支撑其他那‘壮硕’的身躯,他正摇头晃脑地道:“你们要记住,在二姐正挨打时,我们不能笑,我们要装作很悲伤、很难过,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这样二姐出来后就不会再欺负我们了!” 看他一副很聪明的样子,旁侧有位高颈孔雀问道:“难道我们就不能笑了么?” 只见小胖孔雀眼睁睁地看着二姐被抓紧小黑屋,一脸悲伤难过,竟突然大声哀嚎一声:“二姐,我的好二姐,你,你,你死的好惨呐!” “胖胖真的好难过啊,二姐你放心,你藏在洞府左面墙根下三尺的那两箱零食我会帮你吃掉的,不会浪费的!” “还有,二姐,你床上那些玩具我就帮你保管了,呜呜,二姐,胖胖好难过啊。” 这般哀嚎声一边传出,那胖孔雀一溜烟的起身,脸上做出伤心难过表情,眼泪却从嘴里流了出来。 待胖孔雀身形消失后,剩下那些小孔雀们似乎尚未反应过来。 忽地,有位小孔雀身子一颤,大吼一声后,“三胖,等等我!” “快快快,别让胖子把东西全占了!快拦住他!” 这一切正被司马元收入眼中,他失声一笑,摇头道:“人才啊”。 不对,是妖才啊! 至于那小姨子直接被司马元忽略了。 唔,毕竟还没长大,肉不好吃。 司马元回了洞府,一番凝练便是数个周天,如此一来居然半年过去了。 他不禁感慨道:“山中无日月,闲坐一甲子啊。” 但很可惜,这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日子毕竟是在少数,生活的主旋律还是修道。 有的人在功名利禄中迷失了双眼,有的人在七情六欲中丧失了斗志,也有人在功法宝贝中红了双眼,失去了本真,也有人在攀爬上境追求长生的路途中遗失了踪迹。 他们都是人世间最为真实的景象,也是人世间最为丑陋的弱点,当然也是让无数人趋之若鹜的前进动力。 司马元俯瞰人间上千年,虽称不上看尽浮世沉沦与沧海桑田,但也算聊有心得。 而他正是凭借着这些,一步步地走到了今天。 过去的他,为了攀得仙缘,不惜灭杀同乡、同门、同族;为了获悉真相,不惜得罪权贵,不惜失去一切;为了晋升上境,不惜辣手摧花、屠戮无数。 他自嘲一笑,五十步笑百步,他非圣贤,岂能免俗? 又真的能免俗么? 谁人会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告诉给别人呢? 能告诉别人的,就一定是最真实的么? 若真是如此,那个人不是傻便是蠢了。 司马元坐顶观天,一手承天,一手托地。 再入‘坐定’之境。 这一幕,终于惊动了老祖宗与猴族老族长。 不是都说人族修道天赋极差的么,怎么传言不符啊? 她们聚集在老祖宗内殿,似乎想要请教老祖宗,不过她也不知详情如何,只能将目光投向猴族老族长。 只见对方稍加沉吟后,缓缓言道:“倘若小主不是那种数万年难遇的绝世天才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老妪似乎想到了,有些释然地眉头一挑,倒是诸位姨娘们被唤起了兴致,纷纷询问缘由。 老族长复杂目光投向明月阁,苦笑道:“还能因为什么,厚积薄发呗。” 厚积薄发? 老族长赞叹道:“原先还道小主为何早不突破晚不突破,偏偏在你们孔雀族来了,便突破了,此时方才突破机缘除了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外,便需要真正的天道气运了。” 红姨眉头一颦:“前辈你不是说厚积薄发么,怎么又扯到气运上来了?” 老族长笑道:“所谓自助者天助之。小主这次之所以接二连三的感悟,除了自己以往累计之外,恐怕还有天道馈赠。” 老祖宗有些释然,颔首道:“老身听闻他初次现身便是在奎东星域的鼠族部落区域,因人族遭遇不公而发下大誓愿,欲救天下人族于危难,脱其于苦海。如此获天道钟爱。” 她不禁抬头看了看天,轻声道:“咱们头上这片天虽说专属于妖族,可元儿因自家半身妖族血脉身份,也获得其认可与垂青,殊为不易啊。” 老族长轻轻颔首,其实这也是他们猴族愿意举族迁徙的缘由之一。 试问,连天道都信任他,那还有何不可信? -500彩票网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