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走势图

2020/11/06 00:32
6+1走势图 王夷吾此时的拳势,远不是他应有的战力。 那一股子天下无敌的信念,已经不复坚定。 而姜望这张扬狂妄的一剑,却是尽情挥洒、毫不保留。 破势,斩隙。 剑刃横向脖颈,轻易地便要将这颗头颅割去。 如陷泥淖! 空气仿佛变得粘稠起来,每一寸空间都在“抗拒”长相思的前进。 在王夷吾的头顶上空,一道虎符虚影一闪而逝。 姜望感到一种极大的威严出现,压迫着他。仿佛在呵斥,在命令——“退下!” 于是他就真的“退下”。 连人带剑被震飞。 倘若他还能记得天府秘境里的事情,他就能体会张咏当时的感受。 这是军神姜梦熊亲手为关门弟子凝聚的保命虎符,当时的张咏动用杀手锏,以隐藏的瞳术攻击王夷吾,却被保命虎符反震受伤。 彼时那枚已经消耗,这又是新的一枚。 即使以姜梦熊之能,凝聚这等保命虎符,也需消耗意志。这一枚接一枚不间断的庇护,他对王夷吾的爱护,可见一斑。 而有此一拦,王夷吾亦从那一败再败后,难以避免的挫败感中挣脱出来。 他终究是王夷吾,“一蹶不振”不存在于他的字典中。 他迅速将负面的情绪抹去,将“颓然”轰碎,察看自身,洗练拳意,寻回那个无敌的自我。 神通初得,短时间内难以第二次使用,但他的内府轰隆隆运转起来,他的通天宫里道元激荡。 在这一瞬间他调动起全部力量,握住了他的拳! 所有的血气、兵煞、道元,全都被这一拳所把握。这一拳,贯彻意、力、势,总结过去的一切,轰向现在的对手。 这是真真正正,完完全全属于内府境王夷吾的巅峰一拳。 抛开神通,此为最强! 这一拳打出,仿佛空间也在震颤,光线都有刹那的扭曲。 而姜望身如飘萍,在这一拳之前显得颓然无力。 在无可奈何的逃避中,在身不由己的退缩中,长相思却在往前,刺出了一剑。 此乃身不由己之剑。 最强势与最困顿。 轻飘飘的剑尖与如钢似铁的拳头相触,相持于半空。 这一记平分秋色。 王夷吾的拳头,忽然抖了一下。 他的手掌早在之前就已经被姜望一剑贯穿,只是凭借可怕的意志才坚持战斗到此时。 就这一“抖”。 那完美糅合的意、力、势随之动荡。 长相思破势而入,将王夷吾的拳头斩破,露出森森指骨,甚至斩进指骨半截! 若不是他收手得快,这只手便要不保。 王夷吾急速收拳,在收回右拳的同时,左拳毫无保留的轰出,以攻为守,避免姜望的穷追猛打。 而姜望竟然不闪不避,手中长剑一送。 在这样的局势下,他准确把握距离,笃定生死,以莫大的勇气和自信,不退反进! 在王夷吾这一拳轰到之前,剑尖已先一步“撞”至他的心口。 之所说“撞”,而不是直接贯穿,那是因为剑尖受到了阻碍。 王夷吾的心口处,一只护心镜就此裂开,但也挡住了必杀的一击。王夷吾身上,竟然还有保命的宝物! 姜望判断错误。 代价便是被王夷吾一拳轰飞,吐血不已。 姜望清晰把握了自身的伤势,五脏移位,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但并不至死。 王夷吾的左拳当然也强大,但与惯用的右拳相比仍有差距。这也是他宁可拖着伤势使用右拳的原因。而且刚才那一拳并未能尽力,那只护心镜虽然挡住了致命一剑,但王夷吾却不可能完全摆脱这一剑的影响。 姜望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看着王夷吾的眼神,却依然自信洒然。 “让我来看看,军神为你准备了多少保命的好东西!” 他忍着伤势,于是再次前冲,极度张扬,一剑贯杀! 但变化再一次发生。 在那只护心镜破碎的时候,在某个神秘之地,一个身穿宽松武服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在姜望贯剑而来的时候。 从那只护心镜诸多碎片之中折射出来的光,忽然耀起,在空中凝结成一个高大的人像虚影。 在王夷吾头顶腾空而立。 “是谁,敢杀我姜梦熊之徒?” 这声音很平淡,并没有什么愤怒或者威严,有的只是疑惑。因为声音的主人的确想不到,在齐国,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然而此声一出。 姜望的剑就此迟滞,不得寸进。 这高大人像虚影刚刚一出现,重玄胜身上的那个“斩”字便已消失,“无声斩首令”直接被撑破! 整个临淄都震动了。 各大世家,各方强者,无数高官,都悚然动容。 是谁惊动了大齐军神姜梦熊?! 那巨大的人像虚影,是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面容并不能算英俊,但有一种时光赋予的魅力。长发簪起,留有短须。 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虚影凝聚,阻止了有可能的攻击,然后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像天空,给人以无尽辽阔的感觉。 他在高空俯瞰下来,看到姜望,微微拧了一下眉,似乎没有想到,将王夷吾逼入绝路的,竟然只是这样一个少年,竟然只是内府境。 强大如他,自然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王夷吾的伤势。那只被他寄予厚望的拳头,已经从正面被斩开,可见森森白骨,甚至指骨都切开了一半,手背处还有一道清晰剑创。保命虎符……也已经用掉了。 王夷吾是真的差点就死了! 即使是他这样的存在,也不由得,心生怒意。 区区一个内府境,于他而言是蝼蚁般的存在,竟敢将他的弟子伤成这样! 这尊高大虚影,五指合握,捏成了拳头。 于是整个临淄的上空,狂风动,层云涌! 天地都要为军神之怒而变色。 姜望在这样的存在面前,只感觉到自己无限的渺小。 但他握着他的剑,直视这尊高大虚影,没有动摇。 “大元帅!” 就在此时,一个凶狂暴怒的声音响起。 重玄褚良的声音! 他不知何时赶到了这里,看着那尊高大虚影,脸上被一种愤怒的情绪所充斥,眼中凶光暴射! “我需要一个解释!!” 他对着大齐军神这样吼道。 姜梦熊隔空降临临淄城,惊动的强者很多。 凶屠重玄褚良当然是其中之一。 地狱无门的刺杀事件就在不久之前发生。 作为大齐定远侯,面对临淄城里引动军神亲自出马的大事,他责无旁贷。因而第一时间就往东街口赶。 然后他就发现了,在地上形同半废的重玄胜! 名门底气 重玄褚良何等人物,他如何察觉不到现场“无声斩首令”的残留痕迹。 一切已经非常清楚,他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二哥重玄浮图已经死了,死了很久。他决不允许任何人威胁重玄胜的生命安全,哪怕对方是姜梦熊! 解释…… 姜梦熊很久没有被人要过解释,但出声的人是重玄褚良,为齐国出生入死,立下无数大功的重玄褚良。曾经破夏,今又破阳,以功封侯!甚至于,早在当年破夏那一战,其人就可以封侯了! 即使他姜梦熊亲掌天覆,总领九卒,为军中第一人,也不能够无视这位“凶屠”。 解释……要怎么才能说得过去这件事?凶屠又愿意为了浮图之子做到什么地步? 姜梦熊想了想,正要说话。 一个声音先一步响起。 “王夷吾丧心病狂,在闹市之中,意图困杀重玄家嫡子!” 说话的人,是那个身受重伤的胖少年,他身上的伤势,很明显是无我杀拳所造成。 “甚至动用军中重器‘无声斩首令’,拿对付敌将的法器对付我!我重玄家世代忠良,为齐国开疆拓土,历代先皇恩荣有加,允我重玄氏与国同荣!我重玄胜乃重玄氏嫡脉嫡子,我为齐国受过伤流过血,斩将夺旗!我在齐阳战场舍生忘死,陛下赐我紫衣!谁给他的权利杀我!谁给他的权利在临淄公然行凶!” 他勉强着站起来,声音极大,几乎是在咆哮:“镇国大元帅!您是王夷吾一人的镇国大元帅,还是我大齐的镇国大元帅?!王夷吾丧心病狂,蔑视王法。事实如此,天地共鉴!您要弃重玄胜这样的大齐军民于不顾,一心维护此逆吗??!” 重玄胜虽然情绪激烈,但一番话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不仅仅是让姜梦熊听得清楚,而且是让赶到现场的所有人,全部听清楚了事情经过。 比如一言不发的北衙都尉郑世。当然他仍只好沉默,负责临淄治安事的北衙都尉,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插手事态的能力。 比如一名身披猩红长袍,双手拢在袖子中的宦官。 比如那些人未至,但已经投射至此的目光…… 而且他直接给事情定性,表明态度,不容含糊,几可算得上逼宫了。 敢面对姜梦熊如此发声,说一声有胆有识,并不为过。 姜梦熊当然能够判断重玄胜话里的真假,战斗的痕迹根本骗不了人。 他也为王夷吾的鲁莽而不悦,有心给个教训,但又不可能真放下此事不管。 此时他一旦撒手,几欲发狂的凶屠,把王夷吾剁成肉馅都有可能。 沉默了一会,他看向重玄褚良道:“褚良,此事我们之后再谈。” 重玄胜没有说话。他一向很有分寸,他不能替重玄褚良表态,无论重玄褚良有多疼爱他。 而姜梦熊,也只需要在乎凶屠的想法罢了。重玄胜这样的后辈,哪怕是顶级名门嫡子,在他面前也没有分量可言。 “大元帅。”重玄褚良在平日看起来只是一个温和的微胖老者,但此时只是面容一肃,便叫人知何为“凶屠”。 他直视着姜梦熊道:“我二哥怎么死的,您很清楚。他把唯一的骨血交给我,我也捶着胸膛答应了他。” “今天!就在临淄!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有人要杀他!什么狗屁凶屠,我的名声好像是个笑话。” 他咧嘴笑,笑声里杀气森森。 “怎么谈?” 他不谈! 就在大齐都城临淄,凶屠重玄褚良硬顶大齐军神姜梦熊! 姜梦熊的身影缓缓飘落,落在王夷吾身前,既是防止重玄褚良发狂,也让自己不再显得那么高高在上,避免进一步的刺激。 他缓和了语气,说:“褚良。夷吾是我的关门弟子,我说过此生不再收徒。” 这话里已经有些求缓示弱,有让重玄褚良体谅的意思。 但重玄褚良只道:“王夷吾死了,还有陈泽青,大元帅弟子很多。重玄胜死了,我二哥就断了香火。关了门未必不可以再开门,可我二哥……还能活过来再生一个吗?” 被一再顶撞,姜梦熊的语气也开始有些不愉快:“不用总提你二哥。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小辈冲动,你也冲动?冷静下来商量出一个解决办法才是正道理。你是军中名将,朝廷大员,应知大局,难道一定要把事情闹大,让别国看笑话吗?” 好一顶大帽子! 他维护徒弟,就叫理所应当。重玄褚良为侄子讨说法,就叫不顾大局。 但就算明知性质如此,重玄褚良也不可能直接拿这话来顶他。 只因为他是镇国大元帅!他是大齐军神!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怎么,人死了,就算死得不光彩,提也不能提了吗?他的名字不配出现?” 在场众人纷纷侧目,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疾飞而来,正怒视姜梦熊。 重玄家的老爷子,当代博望侯重玄云波! 他只是外楼巅峰的修为,但依靠重玄家秘密传承,仍然拥有神临境战力。 当然,若以实力而论,这种神临战力对姜梦熊来说也不算什么。 但重玄云波征伐一生,辈分摆在那里。他早年领军作战的时候,姜梦熊还在他麾下征战过。 即使今天的姜梦熊已经是军中第一人,面对重玄云波,也不得不出声解释,表明态度:“老爷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重玄云波却并不理他,而是转头看向那位如石雕木塑般缄默的红袍宦官:“韩公公!” 临淄城里发生如此大事,齐帝当然不可能不知情。 可他此时,却不能直接现身。 军神姜梦熊只是隔空降临,齐帝若亲自现身,岂不是尊卑异位。所以过来的,是他的“眼睛”。这名“韩公公”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的就是齐帝本人。 他也的确只带了一双眼睛过来,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没有任何动作。 但重玄云波主动跟他说话,他也没法子装听不见。 -6+1走势图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