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赌徒的必赢秘诀

2020/11/06 00:19
一个赌徒的必赢秘诀 磕头声叮咣乱响,那床上的祝子蓝总算是被声音吵醒了。她茫然地坐起来,看着地上祝子青不知为何一直在磕头,然后祝子蓝才发现有鲜血在地上! “妹妹你怎么了?”祝子蓝连忙起身想要拦住祝子青不要这么磕下去,“快起来啊!这样会死人的!” “你醒了啊!”陈风麟看着祝子蓝,温和地笑了笑。 祝子蓝并不认识这个男人,她只是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根本就拉不起来,明明自己妹妹这么瘦小的...... 陈风麟轻轻挥手,将不明白发生什么的祝子蓝给打晕了过去,然后用灵力将她提了起来。 “临死了,何不一直这么睡下去呢?干嘛要醒过来呢?”陈风麟摇了摇头,“知道徒儿你心软,这些事情,还是为师来帮你做吧!” 陈风麟二话不说,再一挥手,那山洞中央的丹炉顶盖瞬间飞起,然后他再将昏迷的祝子蓝扔了进去!然后下一刻,丹炉下紫蓝色的火焰瞬间升 起,将丹炉烧旺! 祝子青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姐姐被陈风麟关进了丹炉里。 “姐姐!”祝子青撕心裂肺地叫喊了一声,不顾那旺盛的火焰就向丹炉扑了过去。 陈风麟怎能让她如愿,一道灵力打在了她血流不止的额头上,祝子青直接被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子青啊子青,我可是为你好啊!有了这把灵剑,你以后未来可期啊!”陈风麟摇头安慰了两句。 “这火你可要好好看着,不要让它熄了。为师我呢,这就出去找找有什么上好的铁石材料,好为你打造这把剑!” 陈风麟转身便要离去,祝子青突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铃铛声。 叮当~ 那个声音,源头正在陈风麟的身上! 祝子青怎能不明白那是什么声音,好歹她自己也用了这么久。 黑金铃,哪里丢了啊! 祝子青说不得话,她整个人都快要奔溃了。 果然你什么都知道,你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你一直在双笙村附近看着发生的一切! 祝子青一动不动,她的面前正是那烧得旺盛的丹炉! 那丹炉里面,自己的姐姐昏迷不醒,或者说,永远都醒不来了...... 祝子青心已经死了,她费劲千辛万苦,让自己狠下心肠无视双笙村所有人的性命,这其中包括自己的家人,爷爷!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姐姐真正复活!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陈风麟,你不得好死! 祝子青脸上的血泪交织在一起流了下来,她绝望地闭上眼睛,不想去看那丹炉。 可再怎么不去看那丹炉,在祝子青的脑海里,她幻想场景中的丹炉烧得比现实中的还要旺盛! 火焰从丹炉底烧进了她的心底,烧得她整个人的心都没了...... :返回宗门 王良离了双笙村后,自然也不会知道祝家姐妹的遭遇。他先是在双笙村附近逗留了几天,将这附近游走的狼群给全部杀光,然后才准备启程回宗门。 值得一提的是,王良还杀狼的过程中还真遇见了那些劫匪。那些人这些日子通过打劫行路之人,让自己好生地放纵了一把,等王良见到他们时,一个个肥头大耳,膘肥体壮的,可想而知,他们的生活过得是有滋润! 那些劫匪遇见王良,好日子这才算到头了,他们见王良一个小孩行走在外,但身后却背着一把看起来颇为不凡的宝剑,这就起了歹心,然后成功地送出了一波大人头。 王良对付不了祝子青,如果还对付不了这几个凡人那不是得笑死! 三下五除二地将这些劫匪放倒,然后困了个结实,扔在了一处官道旁边,然后通知了最近的县城衙门,让他们来抓人,自己则拍拍屁股开始返回承元剑派。 王良一路紧走慢走,回时只不过花了几天时间便到了那承元剑派之外,然后他又一鼓作气地登上第五峰的行外堂,找到了赵毅的身影。 “师兄!!” 刚一见到赵毅,王良便一脸幽怨地叫了一声,让赵毅吓了一跳,他差点以为是自己负了的哪个凡间女子找上门来了! “王良师弟,你回来了!” 赵毅看王良的脸色有些不正常,自觉应该是任务出了点问题,连忙问道:“看你脸色不对,任务是不是出了差错?” “差错?师兄你就没说对过!” 王良一五一十地将双笙村的事情说出,要知道,他之前还以为自己回不来了! “原来如此!这任务其中居然还有如此隐秘!也不知道那些游走弟子是干什么吃的,调查都不调查清楚就往宗门发消息!”这任务是赵毅给王良找的,却差点把王良给坑了,这会儿也是自知理亏。 “王良师弟莫要生气嘛,这样子,这次任务的积分师兄做主给你翻一番!” “积分?”王良气恼地看了看赵毅,但他也明白事情都这样了,他也不可能打赵毅一顿,关键是根本打不过。 如果有实际的东西来补偿自己,那也不算白跑了。 “这积分到底如何使的?” “师弟你连这都不知道?”赵毅颇为意外,“这积分在宗门的作用和凡间银钱相似,对我们宗门弟子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你师父连这都没说过?” 这些东西她还真没提过啊...... 王良默然,他之前还看莫沧玉教他修炼的时候还挺尽心尽责的。可现在再来看,莫沧玉除了教他修炼外,其他事情就没说过,甚至连提都不提,真不知道她是懒得说,还是不上心,或许两者都有...... 看着王良的表情,赵毅心中仿佛明白了什么。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拿了一块玉简让王良跟他去了行外堂的最里面。 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玉简。这些玉简一边墙上的出口吐出来,然后被一个人扔进了另外一边墙上的口子。 “这位师弟完成了一个黄字任务,你可否给他做一个身份玉简?”赵毅见到那人开口便问。 那人不耐烦地摆摆手说道:“没看见我在忙吗?外面有法器,你自己不会弄啊?” 赵毅见那人态度恶劣,也不生气,只是带着王良出了那屋子,绕到了旁边一块石柱边上。 “那人是行外堂的管事之一,日常做的事情就是回收玉简,抹除其中的内容再重新使用。想来也是这些日子完成的任务量有点大,让他忙个不停,平时他脾气也还是可以的! 这附灵石是一件法器,我便用这法器给你做一块身份玉简,然后在将你任务积分存入其中,你日后便可自行使用。这些操作一般都是由屋内那管事负责的,不过现在他太忙,我就亲自给你说说!” 赵毅将一块空白玉简放在那石柱上,然后运转灵力注入石柱中。 那石柱受到灵力的影响,竟投射了一块光幕出来。 赵毅运转灵力在光幕上开始书写,那光幕上的文字竟慢慢浮现出来:王良,承元剑派莫沧玉亲传弟子,此玉简由行外堂管事赵毅所制! 待文字写完,赵毅又拿出那块双笙村的任务玉简出来,然后用灵力点在了玉简上,再在那块身份玉简一抹,只见那文字下面顿时出现了一个积分五十的字样! 做完这些之后,赵毅才将两块玉简收了起来,那块身份玉简拿给了王良。 “好了!这就是你日后在宗门内的身份证明了,你切记收好,莫要掉了。这里面有五十积分,一般的黄字任务完成也只不过二十,额外的三十算是我赔给你的!” “多谢师兄!”王良收好玉简,但他还是心中有疑惑。 “这积分到底是有何用处?” “那可是大用的!你日后若要去第二峰的藏书阁选取功法,都得需要用积分去换取。除此之外,铸剑堂、药堂这些个地方都是只认积分不认灵石的! 你日后想要换一把上好的剑器或是要补给一些丹药,都得用积分去换。虽然在外面,灵石是大通货,但在咱们剑修宗门,灵石都是稀缺货,想要用作流通货币倒是有些不现实,所以才会有积分来充当货币之用。 天地玄黄四种任务,黄字不过二十积分,玄字五十,地字一百,天字二百。现在任务还有那么多,你日后慢慢赚就是了!” 连功法都要用积分换? 王良合计着当时那藏书阁的看门人直接就把烈金遁给了他,也没说要用什么积分啊? 算了,白捡的不要白不要,这积分自己也可以拿来换其他需要的东西。 王良谢过赵毅后,拿了身份玉简准备先回莫沧玉那里。 赵毅见他离开,他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太岁出,那定有一处凡俗生灵涂炭!可为何游走弟子根本没发现这样的事?! 也不知道现在的游走弟子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大的事情也能看错!看样子,还需禀报行外堂的主事长老,好好整顿整顿这帮混日子的东西!” 不提赵毅如何动怒,以王良现在的修为,一路小跑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便能跑回第一峰去。 他本来想试试连接各峰的铁索栈道,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先回去给师父报了平安,日后再去试试吧。 回了第一峰的住处后,王良看着大门紧闭的山洞,知道师父应该就在里面。 自己这师父除了教导修炼一事,其他时间王良就没见她出过山洞,也不知道莫沧玉是在里面干嘛。 王良站在洞门前行礼,随后大声喊道:“弟子王良下山归来,还请师父一见!” “我没聋,别叫那么大声!” 洞中,莫沧玉的声音慢悠悠地传来出来。 “回来之事我已知晓,你自行去修炼即可。今后每三个月你便下山领一次任务,莫要怠慢。” “是!”王良答应了下来,随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师父,此次任务,我见到了一个女孩,她似乎对师父的玲珑剑诀极为熟悉,弟子怀疑她身后似有一个人教导,那人可能......” 王良的话没说完,但他的意思不言而喻。 山洞内的莫沧玉好半天没有回话,让王良也不知道这师父是怎么想的。 “我曾经树敌无数,有人知道我剑诀实属正常,你莫要多想!” 过了好一会儿,莫沧玉才回话想打消王良的念头,但那态度怎能让王良不多想。 您半天不说话,这让我怎么不多想! 王良心中嘀咕了一下,没有说出来,不过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指的是曾经那个背叛过莫沧玉的人! 他其实也知道,曾经的那件事一直都是师父的痛,当初莫沧玉给他说过那件往事,王良现在也琢磨出来一些东西。 那个曾经背叛师父的那个同门弟子,似乎和师父的感情不一般,可能这山洞外的木屋曾经便是那个人的住所,要不然这怎么解释放在屋子里的衣服和其他东西。 但不管是哪一种,那人因为背叛,让莫沧玉伤透了心。 王良不再多说什么,行了一礼之后,离开了。 山洞内,莫沧玉衣衫不整地躺在石床上,她的头发凌乱得仿佛数年没有打理一般。 “风麟,你果然是还没死啊......” 莫沧玉的表情说不出来的悲痛,她仰起头将酒瓶的酒一饮而尽。 “也对,你这么聪明,这么诡计多端,怎么可能轻易被我杀死呢! 王良说的那个人会是你吗...... 不过没关系,就算不是你,以后我也会找到你,然后杀了你!” :五年成果 寒来暑往,不知岁月。 王良修行苦闷,不作赘述,只知花开花落又是五载,现在王良的身体宛如抽枝发芽一般长大了许多,已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不过这个少年郎还是苦于年纪的问题,每三个月领任务下山还是会因为过度年轻的外表招惹来不少旁人的眼光,甚至连妖怪都要看低他一眼。 一处偏远县城的偏远房屋角落,两个黑影藏在黑暗中窃窃私语。 “老大,咱们为何不把那个小东西给吃了?看他整天都在找寻我们的踪迹,兄弟们又听你命令不好动手杀他,要不然就他一个小娃娃怎么够我们几个分!” “你懂什么!” 一个声音略带威严地训斥道:“就算他是一个小孩子,实力低微,可他毕竟是承元剑派的人!若是杀了他,承元剑派对咱们上了心,派出好手来。咱们到时候跑都跑不了! 也就这小娃娃实力低,好对付!咱们先溜溜他,再抽空多吃些人肉提升一下实力,到时候就算再有修真者前来,咱们也不虚!” “老大说得有道理!”另外个声音说道,“我这就去召集弟兄,让他们在多个地方弄出点动静让这小娃娃去查,好给我们留出时间!” “就这么办!” -一个赌徒的必赢秘诀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