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计算公式99 正确

2020/11/06 00:14
3d计算公式99 正确 宁因面上又挂上了温柔的笑意,她缓缓伸手,张开手心,半滴紫金色的血滴悬浮在她的手心。 “还记得这个吗?” 辞月华见到这一幕,眸子一缩,皱紧了眉头,面色凝重。 青姿没有看出来什么,但看到辞月华的面色变化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冷声道:“这是什么?” “我的精血。”辞月华淡声道。 即便是不知道被宁因动了什么手脚但是那是自己血脉中分割出去的东西,他也能感觉到那上面源源不断传来的亲切感。 当初他便不懂水苡仁为什么要他的精血,却原来他们是一早就在这里等着他! 青姿闻言身子一僵,眸中厉光划过。 她死死盯着宁因道:“你对师尊做了什么?!” “我说过了,师尊是我的人,我要做的自然是让师尊回到我的身边了。” 青姿紧抿唇瓣,“什么意思?” 青姿拳头握的死紧,没想到又是她害了师尊! “没关系,师尊,我带你回去,让御药长老为你解毒!”如今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玉凉了。 “呵,我的毒哪有那么好解,这毒可是我在四年前就下在了师尊的身上,已经此毒已经与他浑身的血液融合到了一起,哪怕是你能为他换血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青姿闻言冷冷地瞪着她,“不管是什么毒,只要能制得出来,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宁因勾唇,如同看着一个失败者一般看着青姿,“你觉得他如今还会跟你一起走吗?” 青姿心里一凛,看了辞月华一眼,此刻他身体仿佛十分虚弱,除此之外看不出其它的。“师尊,我带你回家,你的毒我会帮你想办法解掉的。” 还不待辞月华说话,就见宁因朝着他道:“师尊你放心,这东西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的,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就什么事都没有,你是我的未婚夫啊,你我合该在一起,这个低贱的鬼族根本就配不上你,来我这边吧,好吗?” 辞月华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指挥着长泣直直朝着宁因刺过去。“痴人说梦!” 宁因眼疾手快的躲过,一张绝美的脸蛋扭曲了起来,“你宁愿忍受痛苦也不过来我这边吗?” 然而青姿却并不想此刻再跟她继续斡旋,而是扶着辞月华劝着他:“师尊,我们先不管她了,我们先回去吧。” 方才的情况太过诡异,她不敢再继续在这里待着了,或者说在解毒之前,她都不愿意在让辞月华碰到宁因了。 辞月华刚想答应,就听到宁因哈哈笑出声。 “想走?你们以为有那么容易吗?”说着她看向辞月华,“师尊,我本来是想好言相劝让你留下的,可是你却偏偏不愿意接受弟子的一片真心苦情。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弟子不顾情谊了!” “你想干什么?!”青姿心下警惕了起来,在看到辞月华突然又痛苦下去的面色时,心猛地沉了下去。 看着宁因挑衅的目光,青姿心里恨得牙痒痒,她想去扶住辞月华,但就在此时,她看到宁因竟然准备将那半滴精血喂进自己的口中。 青姿下意识地便冲过去阻止,然而却还是没有她的动作快。 也就在此时,辞月华突然就一脸痛苦地站直了身子。 青姿立马被吸引过去了目光,忙走过去想要靠近辞月华。 青姿心中一慌,着急地质问宁因:“你对他做了什么?” 宁因笑了,“既然他不愿意听我的话,那我就只好强制性的让他听话了。” 青姿没想到她竟心狠如斯,对自己狠,对师尊同样也狠。“好歹他也曾经是你的师尊,为你传道解惑,你就是这么对他的么?” 宁因冷哼一声,“可是他现在心里只有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不过至于你么……”说着她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地笑来。 青姿觉得此刻的宁因已经完全疯了,看着辞月华丝毫无法动弹的样子,青姿心里着急,既然说不动宁因,那她只好以武力逼迫。 青姿眼底冷光乍现,直接召出慕青剑朝着宁因刺了过去。 “师尊,救我!”宁因叫的十分娇憨,如同被人从小捧在掌心里呵护的一般。 眼看着自己的剑就要刺中他,青姿连忙一个避闪,将剑强行收了回来。 她愕然地看向师尊,对方依旧是木然的表情,如同守护公主的骑士,坚定地保护着宁因。 “你竟然控制了他!”青姿咬牙切齿地看着宁因,眼中杀机毕露。 这对师尊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宁因竟敢,竟敢如此羞辱他! 宁因也一脸恨意地看着她,“以往师尊舍不得杀你,那么现在呢?你们不是很相爱么,我就看看你们如何自相残杀!哈哈哈……” 青姿心里的杀意已经控制不住,直接召唤出了渡尘,而宁因也对辞月华发出了指令:“杀了她!” 下一刻就见辞月华提着剑便朝着青姿袭了过去。 青姿心里恨得牙痒痒,可是面对师尊的时候,她压根就无法下重手,打起来束手束脚。 青姿每每在自己要伤到辞月华的时候就会收手,而辞月华的修为比她还要略高一筹,加之没有顾忌,不时便在青姿身上留下伤口,伤的她好不狼狈。 青姿有苦难言,又无法制得住辞月华,便一边抵抗辞月华的攻势,一边着急地与他说话,试图将他的神智唤回来。 “师尊,你清醒清醒,我是青姿啊!” “师尊,你不能被宁因控制住神智,你快清醒过来!”然而回应她的依旧是辞月华毫不留手的攻击。 见辞月华没有反应,青姿气喘吁吁地抵挡着他丝毫不减弱的攻击,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因为宁因的指令,他既没有留手,下手的地方还都是要害。 青姿最开始还能躲避的轻松,可是到了后面则已经有些吃力,只能尽力避开,避不开的也只能尽量让自己受伤轻一些。 青姿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要将辞月华的神智唤回来,否则,就他这样不知疲惫的攻击,自己压根就扛不住。 于是她声音变得虚弱软绵了一些,“师尊,你醒过来好不好,我好累,你伤的我好痛!” 然而,终归是收效甚微,但是青姿却也看到了辞月华眼中隐隐出现的挣扎波动。 也因此,没有留意到辞月华的攻击,直中她的心肺。 青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人也重重的摔出老远。 她的脑袋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结结实实的拍了一掌。 她既是幽怨又是委屈地瞅着辞月华,一双眼睛此刻也已经是泪汪汪的了。 不仅仅是做戏,也是真的难过。 不论前世,只论这一世,自从他们两人关系修复好了之后,辞月华别说没有队自己动手,即便是一句重话也没有对自己说过,现在却是直接拍了自己一掌,还是心肺这种要害处。 她又庆幸与辞月华消耗的够久,起码没有让他这一掌要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委屈和难过几乎要将她给淹没。 “哈哈哈哈……总算让我看到了,你不是很得意吗?如今要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手上,开心吗?”宁因终于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取悦了。 青姿目光瞬间冰冷的转向宁因,也没有去看辞月华愈发复杂的目光。 就是这个女人,若不是她,师尊也不会这样! 青姿伸手揉了揉胸口,是真的很痛,估摸着胸腔肋骨得断了个两三根了。也所幸师尊的力气也被自己消耗了大半,否则,此刻自己只怕已经挺尸了。 她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缓缓起身,也就在这时辞月华突然动了。 青姿注意到那道人影冲自己飞快的冲过来,心一下子提起来,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自己今日真的要丧命与师尊的手中吗?若是她醒了的话,青姿甩了甩脑袋,不敢想若是师尊醒来发现自己死在了他的手中会是怎样的一副修罗场面。 她正想准备侧身用自己的一条手臂来勉强保住自己姓名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搂进了怀中,动作轻柔无比,生怕碰碎了怀中的陶瓷娃娃。 青姿愣了愣,这才抬头看去,就见辞月华此刻双目通红地看着自己,眼中既是悔恨就是担忧。 他赶紧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取出疗伤药给青姿服下。 青姿高兴地一把搂住她,连自己的伤口也不顾了,声音中带着惊喜地呼声:“师尊,你终于清醒过来了,你要在不醒过来,我这条小命就真的要交代在你的手上了。” 辞月华还一脸的后怕,见她一副没有当回事的样子,心中又气又怒还担忧地不行,不由出声呵斥:“你为什么不躲开,为什么不反击?!” 青姿无辜地看着他,“我已经在很努力地躲开了,我是清醒的,如何对你下得去手?” 闻言,辞月华又将青姿搂紧了怀中,身体还在止不住的颤抖。从始至终他都有意识的,他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次次对青姿动手,每一招都想置青姿于死地。 “不要管我!”辞月华的眉间又是一番挣扎,那种将他的意识关禁起来的感觉又来了。他声音愈发急切,“不要管我,若是我伤害了你,你就只管动手,即便是我死,我也不要你因我而受伤。若是你死了,我会疯的!” 辞月华眼中闪过暴虐的冷意,他放开青姿,动作艰难地站起来看向宁因,“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他如同机械般一步一步挪向宁因。 那种被控制的感觉几乎要将他淹没,此刻辞月华正凭借着莫大的毅力在抵抗那股控制力。 辞月华还是在执拗地朝着宁因走去,虽然动作越来越慢,可是眼中的杀意却越来越浓。 “师尊!”青姿在后面叫了他一声,也在慢慢朝着他走去。 而宁因眼中则闪过一丝冷意,方才能控制住辞月华,是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可是现在,这么半晌都没有控制住他,这让她心里很不高兴,异常烦乱。 于是下一刻,辞月华又感觉到了那股疼痛的感觉,直直朝着地面倒去。 自爆精血 “师尊!”青姿惊呼一声,眼疾手快地将他接住。 此刻辞月华眼中光影明灭,挣扎不止,额头上也不停滑落豆大的冷汗。 青姿心中油然而起一股滔天怒火,暴怒的目光陡然射向宁因,“你找死!” 青姿正要调动自己体内的妖力时,宁因突然开口:“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一个失手,你的师尊可就得没命!” 青姿的动作一顿,“你到底想要怎样?!” 宁因冷冷地看着她道:“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要你死!” “呵,你是不是想得太好了。”青姿冷笑一声,直接嘲讽道。 “那你就看着师尊如此痛苦下去吧,不过任他再能强撑又如何?等到他的意志力弱了下去,依旧会为我做事,只是到时候想来就永远也清醒不了了吧,而你,依旧逃不过死在他手中的命运!”宁因语气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在谈论天气一般。 青姿藏在身后的拳头捏紧,正在她思考到底该如何做时,辞月华握住了她的手,强撑着身体的颤抖对她道:“你别听她的话,你先离开,去找救兵。” 青姿果断拒绝,她知道宁因没有说谎,此刻辞月华还在强撑,可是却根本成不了多长的时间,也根本就撑不到她去找来救兵,到时候,她才是真的永远失去了他! “师尊,我不能走,我不能拿你做赌!” 辞月华轻叹一声,他本来是想要将青姿支开,怎知她压根就不上当。 他感觉自己支撑的力气已经快到极限,他怕自己会再次伤了她! 就在这时,辞月华的眼神一时空洞一时复杂,他强撑着将青姿往外一推,大喊道:“快走!” 青姿面色一变,“师尊!” 辞月华此刻没有看她,而是目光暴虐地看向宁因,问她:“你是什么时候给我下的药!” 宁因眸光一闪,也不想辞月华误会自己一开始对他便目的不纯,便道:“师尊,我给过你机会的,若是当初你与我在一起,我又何必这么做呢?你拒绝我拒绝的那么果断,甚至那么直白的承认你对青姿的感情。我也有心啊,你有想过我的心里有多痛苦吗?” 说着她又梗着脖子道:“既然你不给我机会,那我就只能自己创造机会了,所以我回去取了你的精血,将我好不容易研制出来的情丝扣下在了那滴精血里。说来也要感谢你,若不是你将我带在身边,我又如何能找到机会给你下药呢?” “你以为就凭借这滴精血就能控制住我吗?”辞月华听了她的话便也明白是哪里出了差错了,既然不是早些时候下的,那就只能是在追查灵珠下落的时候,除了那次受伤,也没有别的时候了。 宁因很自信的点了下头,“精血是你一身修为与气血的精华所在,分散在你体内的每一个角落里,如今它们都被我控制住了,即便你如今还在负隅顽抗,也撑不了多少时间的。” 说完,宁因又将目光转向青姿,继续下着指令:“师尊,杀了她,杀了她我就不会再让你这么痛苦了。若不是她,我们现在一定很幸福的在一起,只要你杀了她,一切都会变好的,听话。” 宁因的声音犹如致幻的魔音不停地回荡在辞月华的脑海中,一直在搅乱他的神智,令他一时间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自己真实的想法。 此刻他毫无意识地朝着青姿走去,眼中光华流转,一会儿空洞无神,一会儿嗜血暴虐,一会儿忧心忡忡,一会儿死命挣扎。 可是他的脚步却一刻不停。 此刻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心中既愤怒又担忧,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青姿,他声音发颤:“快走,青姿!” 青姿摇摇头,她道:“师尊,你撑住,我去解决了她!” 说完她躲开辞月华,朝着宁因攻击过去。 这一次她直接用上了自己的妖力,此刻不论如何,她都必须将宁因先拿下,否则他们便一直处于被动地位。 宁因面色一变,大声呵斥:“师尊,你还在犹豫什么,给我杀了她!” 就在青姿的攻击到了宁因的面前时,突然辞月华出现在了她的身前直接将她的攻击化解。 青姿心神一震,离立即看向辞月华的眼睛,就见此刻他的目光一片漠然。 “师尊?”青姿的声音发颤,然而,辞月华的目光已经没有了任何变化。 青姿的手指在轻微的发颤,她又轻声地唤了两声,然而依旧没有任何起色。 宁因则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师尊,这个女人要杀我,你帮我杀了她。” 下一刻,就见那毫无反应的人如同被启动了开关,眼睛顿时定在了青姿身上。 青姿心沉了下去,也不敢再拖下去,径直朝着宁因冲过去。 不出意外的,辞月华又将她拦住了,而青姿的耳边也传来了一道声音,令她眼睛一亮,却是抿紧了唇,这一次费力将辞月华推了出去。 她必须拿下宁因! “给我拦住她!”宁因厉呵。 辞月华也照做,只是面上隐隐浮现痛苦之色,嘴唇也一直在嚅动,速度也越来越快。 而青姿却没有在看他的嘴唇,目光紧盯着宁因,誓要将她拿下。 此刻宁因也发现出来了不对,辞月华只拦住青姿,却并不与她对手,“师尊,你没听到我的话吗?杀了青姿,杀了她!”她的声音意淫有些破音,其中的恼怒也很清晰地表达了出来。 而青姿也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不能再拖下去,方才她听到师尊在她的耳边艰难地告诉她让她杀了他! 她不可能这么做,但也知道此刻师尊还不是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神智,只不过是在努力的拖延时间。 既然如此,她也必须得想办法将宁因拿下,那样,没有宁因催动师尊体内的毒,师尊也就不会再被那毒素折磨。 -3d计算公式99 正确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