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双色球6个号秘诀

2020/11/04 02:18
计算双色球6个号秘诀 “笑够了吗?”萧千夜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她面前,他的眼睛静如死水,一把就将她拎了起来,“笑够了就跟我回去了,你的话稍微有点多了,我得想个办法让你少说几句……” 话音未落,明溪太子目光一沉,“动手!” 萧奕白没有任何犹豫,他快如鬼魅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蓝歆身侧,一翻手,三把小巧精致的银色小刀抵在了她腰上,蓝歆惊出一身冷汗,腰间一阵刺痛,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瞬间就钻入了身体里。

似乎是很少使用这样的武学,萧奕白的动作并不连贯,又从袖中落下一把银色小刀,毫不犹豫的刺穿了蓝歆的喉咙,他像厌恶极了一般冷冷的松手,阴沉着脸回到了明溪太子身边。

最后一把匕首割断了气管,血液在一个瞬间喷出,他迅速的后退,避开了鲜血。

“唔……呵……”蓝歆捂着爆裂的血管,却发出了惊悚的笑声,“他们联手了……你们……没一个好东西!早晚……要得到报应!” “你!”萧千夜快速按住蓝歆脖子上的伤口,然而那一刀竟是割断了颈椎,一刀致命! “谁让你杀她的!我只要割了她的声带就行,你为什么要杀她?”他顿时就被激怒,一把拉住了大哥的衣领,“上面的命令是活抓!谁让你杀她的!” “她不死你就得死!我不能留下隐患。

”萧奕白厉声呵斥,“她知道的太多了,谁能保证她会像以前那样守口如瓶?一旦她说出风魔的事情,这里的所有人都得死!” 明溪太子用力闭着眼睛,眼睑颤的厉害——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对手只是父皇一人而已,万万没想到父皇竟已经和上天界夜王联手了! 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联手的?父皇想救的那个人究竟又是谁—— 赫然,太子的眼睛惊讶的瞪大——父皇一生想救的人无疑只有一个,那就是十八年前在他面前自尽的母后! 母后……难道还活着吗?在蓝歆所言的那个术法中……只要飞垣能回到天空,母后……就能活过来吗? 如果在真的是这样,那他此刻所做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明溪,那个人怎么办?”萧奕白摇了摇太子,指向床榻上昏迷不醒的人,“他情绪不稳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失控。

” 明溪太子平静下来,发现自己的手还在微微颤抖,叹道:“这个人原本就神志不清,多半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让军阁主带回去复命吧,总归还是要给父皇一个交待的。

” “那我倒是要多谢太子殿下了。

”萧千夜拎起地上的尸体,又走到窗边,天征鸟一直在外面等候,见到主人露面,连忙凑了过来,他用力将尸体扔到鸟背上,道,“带回去,让征帆找个东西包起来。

” “哦?”明溪太子眼光一闪,低道:“只带这一具尸体回去?” “太子必能保住我,否则大家都没好下场。

”萧千夜的眼睛带着异样的光泽,一瞬间让太子感觉眼前站着的是个陌生人,“灵音族化蛟之后,活不过一个月,这个人身上还有试药留下的剧毒,没有安魂丸压制,迟早也得死,倒不如让我做个顺水人情,还给他算了。

” 众人同时往窗外望去,远处的那一只潜蛟在数百青鸟的围攻下已经尽显疲态,可它仍在一点点的靠近小秦楼。

“那便随你吧。

”明溪太子也识相的松口,萧千夜拎起床榻上那个人,却不知作何感想——这是多么畸形的一个人,成年人的身体,孩童的脸,师兄啊,你要是看见这么个东西,会后悔自己现在做出的牺牲吗? “哼……”不知为何,他发出一声嘲讽,为什么遭遇了灭族还不能明白呢?飞垣根本不容不下弱小,不去反抗,不去抗争,就算逃到了别处,又能如何? “萧千夜,从今往后,你就是风魔的人了。

”明溪太子郑重的重复了一遍,“这一次,你应该是心甘情愿的答应我了吧?” “心甘情愿吗?倒也无所谓,我现在不答应你,多半回了帝都也活不了,我又不是个傻子,没必要和你对着干。

”萧千夜伸出手,却不是君臣之礼,“殿下不是说了吗,只要能吃饱穿暖过的好,没人在意皇位上坐着的究竟是谁……殿下真正想要的,是军权吧?” “呵。

”明溪太子目光严厉,没有否认。

三军之中,海军元帅已是三朝元老,禁军总督又直属父皇,只有军阁,名义上还隶属双极会,他虽然很早以前就坐上了墨阁阁主的位置,可以协助管理天下政务,但最为重要的军权,却是丝毫无法触及。

要对抗父皇,他就必须拿下最为重要的军阁,他比谁都清楚,禁军总督高成川早就有意培养自己的人入主军阁,野心之大路人皆知,所以萧千夜回来不到半年,他就排除众议,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将军阁主的位置送给了他! 萧千夜必然也是明白的,无论是他的兄长,他的同门,还是他自己,都必须倚仗“太子”的背景,才能在飞垣生活。

明溪太子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握住他伸过来的手——从今往后,风魔必将改写飞垣! “那人我就带走了,趁着还没人发现你们,赶紧走吧。

”萧千夜环视了一周,忽然蹙眉,“少一个人……那家伙,不会死在海市蜃楼了吧?” “咳咳,你说公孙晏啊……”明溪太子也才反应过来那个贵族公子还没回来,赶忙道,“萧奕白,你快出去找找!” “他死不了的。

”萧奕白不耐烦的摆摆手,公孙晏的本事他是知道的,江行泽一个人带着两个逃犯回到小秦楼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定是公孙晏出手拦住了青鸟军团。

“啧……快去!”明溪太子责备了一声,对方脸上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顺从的点点头,走出了小秦楼。

“他这么听你的……”萧千夜有些意外,以他这么多年对大哥的了解,他绝对不是如此听话的人,随后,萧千夜的眼睛一点点严厉起来,大哥甘愿分出一魂一魄守护太子殿下,这两人之间必然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事情。

:分别 北岸城的废墟上,片体鳞伤的潜蛟体力不支摔入洪水中,青鸟几只分队分散开,青鸟背上的箭筒所剩不多,他们必须尽快牵制住这只潜蛟,否则就可能被他逃脱。

“该死的!这什么玩意这么强?”四队长已然到达体能的极限,他的身体被潜蛟的利爪抓伤,又被海中的污秽脏物冲刷了几遍,伤口开始一层层翻烂,然而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处理那些伤。

“队长,套住蛟尾了!”队员在高空大声喊了一句,四队长重新振作起来,与此同时,六队从潜蛟身下急速掠过,射出绳索绑住了蛟爪。

“七队,音贝铳还剩几只?” “二十一只!”不知道是哪里的队员在远远的回话,四名队长在四个不同的位置,同时拿出了火铳,对着天空发射了一枚蓝色雾弹。

紧接着,风力引起的爆炸震耳欲聋,废墟上残破建筑再度被吹的飞起,潜蛟被炸的血肉模糊,逐渐落回人形。

“是个人?”隐约看见水雾里那个模糊的身影,几个队长同时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一个异族人,竟然能拖住四百只青鸟的围攻? 七队长警惕的上去查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这不就是刚才在碧落海上,拦住少阁主的那个灵音族人! “抓到了吗?”五队紧跟着落了下来,擦去脸上的血污,骂了一句,“奶奶的,这是个什么东西,比那只巨鳌都难缠!” “别过去!”七队长连忙把人拉回来,只见潜蛟化成的人跪在水面上,他的手上紧握着一把碧色长剑,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小秦楼。

就这么近在咫尺的距离啊……阿释就在自己不过百米的地方,为什么自己拼尽全力仍然无法靠近他! 他陡然想起师弟的那句话——军阁没有弱者。

“是剑灵!”五队长惊呼出口,指着他手上那柄锃亮的长剑,“是和少阁主一样的那种剑灵!难怪一只潜蛟能单抗四百只青鸟,七队,这人我们抓还是不抓啊……” 七队长一下子也有些为难,这个人很明显是灵音族余孽,但是他手持剑灵,或许还是少阁主的同门!这是抓也不好不抓也不好! “都退下吧。

”就在他犹豫之际,萧千夜拎着个人落到两人面前,他将手上昏迷的天释扔到天澈面前,忽然道,“逃犯已经全部落网,现在四五六七队收队,去未祭川协助一二三队,但凡进了城里的海兽,一个不留。

” “是!”眼见着阁主终于到来,几个队长也松了口气,青鸟军团迅速调转了方向,一会就消失在视线里。

“阿释……”天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竟然忘记了此时的处境,他哆哆出手抚摸着那张沉静睡去的脸,眼里却写满了震惊和疑惑,十八年了啊,弟弟的脸庞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他印象中那张稚气孩童的模样,可是他的身体却早已经成年。

他瘦骨嶙峋,皮肤上还留着巨大的伤痕,应该这些年是受尽了无数非人的折磨,可此时此刻,他却宛如一个疲惫的孩子,在自己怀里沉沉睡去。

全然没有察觉自己的眼睛也已经被染上了浓郁的血色,天澈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你们……究竟要把我们逼到什么地步?你们、你们夺走了海岸,夺走了城市,他做错了什么?被你们、被你们改造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可恶……可恶的人类!该死的人类!” 灵音一族并非善哉的种族,书中记载的这一族,大多生性温和,待人和善,只可惜……飞垣容不下弱者,无权无势,没有力量保护自己的种族,最终只会灭亡。

“他什么也没做错。

”萧千夜冷冷看着这个哭泣的人,同门十载,他从未见过师兄流泪。

“他身上有药毒,需要丹真宫特制的安魂丸才能压制,否则四十九天后必死无疑。

”萧千夜走过去,一字一顿的道:“你可以使用御剑术带他走,剑灵飞的很高,不会被青鸟发现,出了碧落海,我就没有继续追捕的权限。

” “呵……”天澈厌厌的看着那他,“现在逃走,四十九天之后阿释还是会死……而我,我甚至等不到四十九天了,你是算好了吧,否则又怎么会那么好心把他还给我。

” “……”萧千夜闭上眼睛,提醒,“青丘真人或许有办法解毒,你总得去试一试,不然呢?直接死在这里好了,我也正好拿他去交差。

” “啊……”赫然间想起了昆仑山自己的师叔青丘真人,天澈灰暗的眼眸猛然跳动,不可置信的望向他,“你、你竟然会帮我?” “帮了你……又怎么样?”萧千夜低语着,紧握着剑灵,语气里又多了一分愤恨,“师兄,你又错了,我帮不了你,蓝歆死了,她才是陛下的主要目的,我回去要受罚的,倒是没必要再拖上你们垫背。

” “蓝歆死了……”他喉间一酸,那个他从未见过的首领,就这样死了吗?灵音族再也不可能会有新的首领出现了,对这一族而言,今天便是全灭! 见他还是呆站着不动,萧千夜焦急的催促:“你快点走吧,等这一波海兽收拾干净,青鸟还会回来巡逻,到时候海军也会一起,甚至外头的禁军也会来,你要是继续磨蹭下去,我可救不了你第二次。

” 天澈镇定下来,小心的把弟弟放在碧魂剑上,忽然望了他一眼,问道:“你回去会怎么样?” “你还有时间关心我?”他觉得有些好笑,一个自己都快要死的人,竟还有闲心关心他人?但是他很快又沉默下去,静静的道,“不知道,如果太子殿下不保我,多半军阁是要变天了。

” “太子和你谈了什么条件?”天澈敏锐的追问,“他不可能莫名其妙来到北岸城,是不是一早就对你有什么想法了?” “我成了……风魔的人。

”萧千夜笑了笑,那样云淡风轻的态度仿佛在诉说着别人的事情,“风魔是军阁追捕多年的通缉犯,我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变成通缉犯,被自己的人追捕……” “他想要军权?”天澈深吸了一口气,立马就明白了其中的猫腻。

“蓝歆死了天释逃了,北岸城还付出了死伤超过十万人的巨大代价,我若是现在拒绝他,回帝都就是死路一条,他有心夺权……我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他嘴里念念叨叨的,全然不知道自己说出了何等大逆不道的话,“天权帝暴戾多年,不仅仅是异族人对此积怨已久,朝中的几股势力也早就蠢蠢欲动,我这个位置,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依附太子,未必是坏事。

” “这倒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天澈暗暗心惊,这些年关于军阁的传闻他都知道,萧千夜无疑是个合格的军阁主,军阁是皇室最为重要的筹码,下属士兵将领分布飞垣全境,一旦军阁有了异心,那无疑会是釜底抽薪最为致命的一击! 明溪太子筹谋已久,是否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等着他失败,然后抛出援手。

但是,天权帝是否也在等着这一个契机,等他失败,好彻底的打压住……天澈咬紧了嘴唇,不敢继续设想。

“你在想什么?”萧千夜赫然打断他的思绪,脸上是帝都高官才有的阴狠,“与其担心我,倒不如关心一下自己,化蛟之后……还有办法恢复吗?” “没有……”天澈的声音略有嘶哑,低下头去,“即便我化了蛟也没办法自己靠近阿释,飞垣上大多数的异族都如灵音族这般弱小吧,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是很蠢,蠢得让人想笑。

”萧千夜点点头,忽然露出了一丝羡慕的眼光,“但是我好羡慕这个人,他都这样了,连个人都算不上了,你还为了他不顾生死,我真的很羡慕他,如果有一天我也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会不会有人这么来救我呢?我也有个哥哥……他会不会像你一样呢?” 他按住脑门,一瞬间眼睛就变成了冰蓝色。

“他不害死我就不错了吧……”萧千夜默默接了一句,他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大哥,那个人仿佛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

“快走吧,云潇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你赶紧走,现在不走,一会我会反悔的,到时候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下一刻,他又赫然恢复了那副冷漠的样子,天澈心下一沉,赶紧跳上了剑灵,他知道这个师弟反复无常的性格,他若说会反悔,就是真的会反悔。

碧魂剑高高的飞起来,天澈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的人,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

那是谁? -计算双色球6个号秘诀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