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十大专家杀号

2020/11/04 00:42
3D十大专家杀号 “此山为青,有妖在,可是这溶洞内,可以回荡我的声音,嘿嘿..”他先走到了那洞穴旁,趴着脑袋,用两个手掌张开贴近嘴巴,轻轻呼道:“游山...” 溶洞内回荡,“游山,游山...游山..” 他又呼叫道:“在下游山散人,想见一见洛妖的洞穴,若是有缘的话,可不可以取一点垂液一用?你若不回答,就是答应了。

说定了哦!” 回声不断,李水山苦笑着,游山散人竟然还有如此童趣一面,随同走进洞穴,水滴啪嗒啪嗒,一个个尖锐的钟乳石,还有诸多白银色的草茎散发朦胧的雾气,地表圆滑冰冷,游山散人赤脚不惧,笑呵呵的走了进去,仿佛又一些东西在触动他的脚底板,发出瘙痒。

嗒嗒嗒。

一块黄白石头滴水落在圆滑的地上,凿出一个大坑,里面还有清澈的水影,慢慢的滑落湿润的石块,三四百步后,见到一面石壁,上面湖水冲刷后留下的无规律石画格外具有美感。

李水山轻声惊道:“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李水山点点头,收起眼光随同他一起走入黑暗之处。

一缕缕光色被俩人带入。

此地软石纷纷碎裂,遇人仿佛羞愧一般。

一只软体触须小兽,两眼窄小,四蹄子踏地,扭头歪脖,周围有树枝白木衬托,水中泛起微波,乱石激扬十分劲道,其后数尺,又有一双迷人诡眼,邪意如一只夜色鬼物,贪婪似与寒风中大汉一般,吃温酒喝茶,难以忍耐,翘鼻小嘴,后推还有一位鹤人白颜,手中握住一个碎石圆拐杖,歪歪扭扭的坐地喘气,似乎十分焦灼... 还有数十个人影图石雕在石壁上眼神,按照水流的动向,必定收尾落在此出,李水山停下脚步,才发现脚底下踩着一张兽脸,那是一个白狐一般的嘴角,似笑非笑的对着他,轻退几步。

“是否神奇?”游山散人笑嘻嘻的问道,他对此地了如指掌,就算是干枯后的溶洞内,那些稍微有些变化的壁石,都会记牢在心中,他也少见如此奇妙的情景,若是一略而过,那后续再想这段经历的时候,揉着脑袋感叹太过于遗憾了。

李水山后背的桃木剑微动,被他轻轻一拍飞落手中,剑面浮现若流动的水波,引起周空的躁动,哗啦啦的流水声四起,游山散人嗯的一声,似乎察觉有些不对,拍着李水山肩膀道:“不对,此地有些蹊跷,似乎有些变化,还要见洛妖吗?” 李水山仔细看了一圈,要木剑扩大一臂长,蒙上一层浅显的鱼纹,似乎有什么威胁,但其上水纹荡漾,仿佛还有些它渴望的东西,开口道:“小心点,你说那洛妖不会醒,应该没事。

” 当他们俩的脚步踏入石壁前端区域,一个弯曲的人脸嘿嘿一笑扭动了身躯,从下方抽出自己纤细的手臂,拍了拍眼前的小兽,扯动触须,如鬼魅一般扭动,石壁上的画活现,诡异的眼睛瞧着她俩,颇有意味的舔了舔舌头,随即飞奔而来。

李水山手中的桃木剑嗡的一声窜出,对着魅力的人影刺穿,吱呀一声,那影子跳回石壁,一脸震惊的看着这把剑,小兽睁开小眼跳出,对着两人袭来,还未到便被桃木剑狠狠一斩,吓得张开大嘴,呕一声吞了进去。

游山散人面色一怔,拍袖起势,手指掐诀,从袖中抓出一柄短刀,上面布满符文,散发着金光,咬牙喝道:“妖物,真是猖狂,看我不斩了你。

” 小兽面色扭曲,痛苦不堪,嘭一声炸来。

桃木剑飞回,俩人又看到石壁上有几个影子扭动,露出贪婪的神色。

青山依旧吹 妖影残躯,张嘴吞息,当那一位童颜鹤人,白脸邪意一笑,手中握住的碎石圆拐杖碎开浅层的石斑,踏步而出。

身后诸多的妖影睁眼,布满淋漓冷水的独眼龙影,百淬的小鬼,一个个扭曲不完整的白鱼,全部还未一团影子落在黑暗之处,它们的眼中只有贪婪,淡淡的吐出人语,“外界的生鲜气味,好久没尝到了。

嘿嘿..” 当它们聚影后奔向俩人之时,游山散人神色沉重,右手捏住符文短刀,绽放金光,“今日有些奇异,石壁画中得以妖物善以来人的模样作为模板,刻印出另一幅面孔作为引诱,等待食物上门。

但洛妖不允许他们如此做,如今忍耐不住心中的贪婪,想要吞噬人血?” 游山散人一把拽过李水山踏步而去,身前金光的符文一个个排列紧密,风情山,白衣山,落雁山..所有字体上下转动,他便抬手对着来临的童颜鹤人一把抓去,抬着它的影子插在刀上,刺啦一声,冒出腐朽的气息,那童颜鹤人咬牙眯眼,痛不欲堪。

“在下是人,何曾用杀妖之法对待?不信便用杀人之法试试。

” 游山散人可不信这鬼话,身后的诸多黑影浮现在微光中,李水山手中桃木剑轻闪动,一道道鱼纹游动,他不知如何杀妖,但受着剑的指引挥手一斩,无任何效果,细细一想,左手捏出一个灵蛇吐出芯子,攀爬到了剑面上,桃木剑发鸣,对着远处再一斩,爆出数寸的微芒。

李水山再次捏出一些灵蛇放在手臂上,顺着衣袍攀爬,落在剑面上,鱼纹有量,各个有拇指大小,桃木剑双臂长,爆发的威能有限,不过对于这些影子极为克制,在远处观看不敢前来。

游山散人与李水山眼神一怔。

白衣男子手中并无刀剑,双目在黑洞中发出白光,踏出的步伐急促,似乎极为渴望,但当他有几颗尖锐凌厉的牙齿微露,五官瞬间扭曲,身后聚集的影子化为一个惊天的石影子,化为一把长剑,剑中有灵,气势磅礴,沙哑的嘶吼道:“杀!” 李水山面色平静,后退几步,游山散人咬破自己的食指指肚在短刀划过,血腥之气充斥,怒目而视。

“在下寻妖,你等早已被封印神志,怎么?想要违背洛妖的意思吗?你们贪婪的本心看似坚不可破,但只是蛮横。

你若不停,我便替洛妖杀影。

” 白衣男子一脸邪恶的飞奔而来,五官调换,十分丑陋,微光下嘶吼一声,一道光明展现,他捂住自己的面颊,手中的长剑破碎,影子分散逃离,远处石壁一动,一股 冰冷的气息爆发,对着白衣男子冲去,其内仿佛有一双眼眸对着他望去,砰的一声,化为碎渣,接着蜂拥的影子爬去石壁,也依旧被一双眼眸穿过,化为灰尘。

沉寂过后,一道生硬的声音传来,“最后一次,下次必杀。

客人继续前行,我在深处等待。

” 李水山收回桃木剑,游山散人呼出一口大气,运气收刀,对视一眼慢慢走去。

溶洞深处阔然开朗,有一面完整的小青山,如似那白城内的山中山,不过青葱多绿,盘在山上的一个庞大的蛟龙身躯睁开星辰般的双眼,但他的头颅不似龙头,如似石头雕刻的木桩,发散的十分随意,嘴边须为白,青丝白发阔长百丈,鼻子空洞喘气如海风。

洛妖淡淡开口:“你们找我何事?我原本吸水沉睡感受到一些蹊跷,那壁画之物有些异常,难免会杀戮你们人类。

” 游山散人半倾身,尊敬道:“我们并无他意,原本误以为您熟睡,想一睹你的容貌,看看洞穴的玄妙,谁知遇到此等事情。

” 洛妖深处脑袋,距离他们数丈的距离,嗅了嗅。

它一根毛发的大小足以撑起李水山的身形,脑袋可以撑起一座小岛。

李水山害羞说道:“在下正是诸峰弟子,且拜在老疯子门下。

至于你说的道叩,我只见过一面,并无过多的牵扯。

” 洛妖扭过脑袋,笑声道:“原来是冤家的徒儿,难怪那些石壁影舞鬼苏醒。

你师尊杀了不少妖物,你以后可要小心。

不过你胆子较大,竟然敢独自离开城池出游...” “还有你身上的气运之力很容易吸引妖邪,就算沾染了一点剑尖之力,也算是不凡,在此地可以荡然游走,但危险重重。

” 李水山点点头,轻声说道:“明了。

” 洛妖转眼看到他手心的龟儿,啧啧两声,道:“那净水仙子的一柄书签,还不快快跟我问好?如今胆子大了,敢摊上疯子的弟子,不怕他发现了折断你的柳根?” 龟儿弹出脑袋,嬉笑说道:“什么事都逃不过洛妖王的眼睛啊!嘿嘿,你可不要乱说,自从主人离去后,我待得十分难受憋屈,遇到一位愿意带我出来的少年,我求之不得啊!对吧,藏生?” 李水山一脸平静的望着洛妖,一言不语。

龟儿用细爪攥着他的衣袍似在求情,双眼噙着晶莹泪珠,迎来他沉默的点头。

洛妖吐出一口气息,化为一潭小溪流,顺流而下,开口说道:“你们若是想见我,怕是想要我的垂液吧?” 游山散人厚脸的笑了笑,点点头,就见洛妖从嘴巴中吐出一口白水,粘稠芳香,似灯油,不过落在眼前的时候,却如软胶,游山散人手袖一会,全部收回,尊敬说道:“多谢洛妖王,我这段时间都会居住在青山,有什么事,可以吩咐。

” 洛妖睁眼碧蓝的眼睛,一眨眼换为黄彩,有气无力的道:“不用。

我再虚弱也不会连一位人族凝敝境,一位还未寻山的散修都不如,你怕是贪恋我青山吧?你要是有能耐,就尽管坐山,我不插手阻止。

” 游山散人大喜,半鞠躬谢过。

李水山也尊敬的抱拳拜道,洛妖眼神一闪,出手道:“疯子的徒儿,看看你诸峰以前道人的威风。

” 它化为一片虚影,周围一个个盘膝的人影浮现,有几个白胡子道人手臂粗扩,对着眼前的一块石壁点杀,只见烟雾弥漫,破碎岩壁,爬出的几个妖鬼眼神怪异似要吞人,猛地来到他的身前,砰的压缩之声乍起,后面无数的白衣人碎裂,几位女子化为烟丝,双目流血,后方无数的鬼木张牙咧嘴,符文斑驳,金光冲击,泛起海风冲击这石壁。

随着石壁的涨大,一座青山的影子爆出,后方悬系一巨大的植株,张开血盆大嘴,吼叫一声,吞下半海,随着人影的不断掉落,那几位白胡子道人捏法遁地,承接天空一片烟云降临,周围金龙,雷龙,云龙,木龙等嘶吼厮杀,最后一片狼藉,在这时,一个小眼睛从海底冒出,狠狠的压推几步。

李水山十分愧疚,不知说些什么。

等待许久,洛妖消失,李水山随同笑意满面的游山散人离去,到了先前到的喝茶地,他用短刀切碎一半垂液递给了李水山,“我用不了那么多,好东西一分为二。

” 李水山微笑收进袖子中。

游山散人又泡了一壶茶,在里面丢了一些碎叶,叹息道:“我跟那先前的老者一样,都喜欢青山,这里灵气清喉,心态坦然,舒适迷人,是我见过上品的灵山。

我几日内,沉心闭关,你可以离去,也可以留下陪我一起。

” 李水山思考一会,道:“不知你闭关多久?是不是融入山中?” 游山散人沉吟道:“有可能是几天,也有可能是几月,也有可能是几年...我闭关便是入山,感受山中魂,凝练心神送入山中,接受它的认可。

成功就可以跨入摄心境初期。

下一步是死息,我会随着神魂游荡。

当我苏醒就是摄心境中期。

若是想跨入后期,便守山,山中有山神的话,便斩杀,无则把自己化为山神。

他日入道化境,收山起身叱咤风云。

” 李水山惊奇的点头道:“原来如此,山神竟然也是修士。

” 游山散人纠错道:“不全是,修士入山带山走,那便是自己的根。

可以变大变小,可以吸收储存灵气,增加自身的魄力。

修士若是成为山神,便不可能为修士了,是魂。

” 李水山有些迷糊,似乎听不太明白。

只是觉得青山很青,风很温和,养人。

入牢 青山天色分辨不明,唯独看着远处如乌云的海面,才知晓黑夜临近。

水波粼粼,一弯月迎空。

李水山惊讶的站起,向远处望去,只见一位盘膝的道人手捏术法,幻化一顶弯月,眼神低视,似在蔑视远处的妖影。

随着他身影的缩放,后方拖拽的月影拉出长尾,照亮了他近处的海面,嘴中唤语:“魂来,魂来,我带诸峰修士回家...魂来,带你们看望日与月...魂来哦...” 原本暗淡的远海,从水面漂浮出各类人形黑影,增加些许沉重的气息。

它们在李水山的眼眸中凄惨至极,有的消掉了半个脑袋,有的断臂残腿,有的身形扭曲,似乎被一脚踩成碎肉,有的双目垂落,吊在眼眶前...他们双眼中泛着迷茫与悲凉,随着呼唤声远去。

去寻找那个回家的声音。

回家,回家... 回家了。

一个布帽子身影落在他的身边,哀声坐下,眨着一双小眼,悲伤道:“我虽然在这里停留不久,但我也曾听闻过诸峰修士团结有爱,坚守探索山海内的秘密。

有时候,我也在想,那些死去的人族,不缺乏一个个面容稚嫩的青年,他们正直人生华发,死在这里十分可惜。

” “他们也是父母所生,血肉所铸,但修行本就逆天,顺则亡,一步一个脚印,一不小心就消散于天地间。

可悲,可悲。

” 他眼神中充满对于此等修士钦佩,李水山抱拳对于他们消失的魂影一拜,这简单的礼仪包含了他对于生命价值的敬意,还有不负诸峰使命的赞赏。

游山散人呼出一口冷气,青山青,略有暗淡,按照剑外的标准,现在算是半夜十分,但俩人毫无睡意,颌首言谈,开始对诗。

游山散人望着青山,拍拍花草,摇头道:“青山云,青山漂,青山两人对诗来。

” 李水山双目平视,轻声道:“黑夜弱,黑夜白,黑白二者不分才。

” 游山散人又道:“还魂兮,唤魂兮,缓昏兮,幻溷(混沌)兮。

兮兮奈若何?日升烟,月生水。

烟中有魂,魂归故乡,水中有月,月回日出。

请对。

” 李水山苦恼一会,沉吟少许,道:“心灵兮,拜月兮,吹山兮,颌首兮。

兮兮奈若何?心通心,念为念。

心中有家,家为湖,湖中有山,山上有湖。

回对。

”,接着憨憨一笑,“在下不会对诗,胡乱拼凑、” 游山散人思索少会,拍手叫好,“心通月,月为山,双人颌首。

你想念家乡,想念那里的山山水水,你家的山下有湖,湖上有山,山悬空百丈?” 李水山瞪大眼睛问道:“怎么猜的?” 游山散人哀道:“硬着头皮猜的啊,山中有湖的话,通常百丈多余,有云鸟飞舞,且山上少有湖,湖必定在山涧...” 李水山眨着眼睛,坐在地上,眯眼静思,几个时辰,两人详谈甚欢,忘记了时间,睡在草地上,等到第二日醒来,有几个触角小虫压在他的鼻孔上,吐出 黏丝,似乎当成了洞穴,一话不说抓起扔到了山下。

游山散人醒来之后,神色怪异,脸色狰狞,嘴中念叨:“青山青,青山,我的归属?青山到底唤起我哪部分的记忆?” 李水山退后几步,只见他双目布满血丝,开口说道:“藏生道友,在下对于昨日的言谈极为开朗,受到你的启发,我懂得了些许关于入山的理解。

我概括为一字,破。

破开的是自己的心神,泯灭自己的心性,让自己能够沉寂下来,冥冥之中,自己就是山,山就是自己。

” 他闭上眼睛,吐息急促,转而平缓,半个时辰后睁开眼眸,笑道:“藏生道友随意说的言语就可以让我懂得什么是青山,什么是破,真是奇妙!若是有机会,我必定与你共同吟诗几夜...” -3D十大专家杀号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