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家退款不退货违法吗

2020/11/04 00:27
买家退款不退货违法吗 听到这话,楚阳才放心。

之后,景三叔为楚阳讲解了气海品阶之分。

楚阳紧着的眉头,都是松了下来。

“不过,我怎么就突然开元了呢?”楚阳还是有些疑虑。

就好比楚阳辛苦努力的修炼,突然有一天睡了一觉,发现自己变成高手了。

虽然现在的楚阳离高手还有十万八千里。

“算了,不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 楚阳放下了心思,开始研究令一个玉瓶。

就在楚阳放出一丝灵气的时候,那玉瓶散发出了朦胧的光,在楚阳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段文字,这些文字,竟然和“太初起源录”上的文字,一模一样。

“玄前三法” 楚阳读出了前面的几个字。

可是还没等楚阳继续往下读,楚阳便是感觉到一股极度恐怖的气息笼罩了自己。

此时,景三叔亦是蓦然的望向楚阳这边。

“糟了!”在暗处望着楚阳的道云突然说道。

还没等道云有动作,旁边的蟾蜍吐了一口清气,直奔楚阳而去。

楚阳疯狂的调动周身灵力,想要防御,可是楚阳知道,这气息极度恐怖,恐怕自己有十条命,都得死在这。

突然,一阵微风拂过楚阳。

楚阳便是感觉到那股恐怖的气息消失了。

而此时天空之上,一道数千丈的巨雷,凭空炸裂。

在这巨雷炸裂之后,楚阳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压,嘴角溢血,脑海嗡的一下便是昏了过去。

“没有想到,只是凝字的时候留下的些许气息,竟会引下天罚之雷。

还好你反应及时,只是落下了些许雷压,没有酿成大祸。

”道云面色阴沉的说道。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

”那蟾蜍讥讽道。

“切,时间紧迫,一时疏忽罢了。

” “你不觉得你还有疏忽的地方吗?” “什么地方?”道云有些不解。

“你为何留下两个玉瓶?” “因为混沌源气乃是先天之物,不能与万物接触,否则会影响灵性。

” “而我观小师弟,先天灵识有失,所以在另一个瓶子内,凝刻了玄前三法,放了魂果。

当然,也准备了一点小惊喜。

” “这个你虽谨慎了些,但也没问题。

” “你说混沌源气有问题?不可能,我当年亲自采集的,不会有任何问题。

” “源气没问题,是你有问题。

你不觉得,你的禁制有些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我还体贴在瓶身写了化气用。

我可是专门去问询了当世的境界。

” 蟾蜍白了一眼道云,继续道:“先不说你这行为有多弱智,你在瓶身写上化气用,你小师弟就会信?会在化气时服用?” “而且那禁制的强度,你确定你小师弟能破开?” “怎么破不开?化气之后,就能破开。

” “那么问题来了,源气需要化气时用,你小师弟化气之后才能破开禁制。

你小师弟怎么拿源气呢?” “这个....”道云一时语塞。

当时只是因为幻境快破,若是产生直接联系,会对楚阳不利,倒是没想这么多。

“现在的世界,玄前三境,最多不过一百五十年寿命,你小师弟还没化气,早就变成一捧黄土了。

” “我...”道云竟是真的不知该如何了。

之前他太过激动了,现在都是有些后悔。

原来以为还是在仙界,想着即便花些时间便是解决,没成想算漏了寿元的问题。

“我说,要不你以沉睡十万年为代价,接引你小师弟重新轮回。

然后我替你教导你小师弟。

” “我去你么,死蛤蟆原来你想这心思,不可能!”道云怒道。

说到这里,道云也是明白了,这家伙就是想越俎代庖,代自己教导小师弟。

“像你这般不靠谱,你小师弟可是遭殃了。

” “你小师弟先是差点被雷劈死,然后逃过一劫之后发现,无法化气,你说多惨。

” “你么的,你这死蛤蟆,满口仁义道德,假仁假义,却打我小师弟的主意,我告诉你,我交给谁,都不会交给你这个丑蛤蟆的!” “第一,我是真善,不是伪善。

第二,我现在是蟾蜍,是瑞兽。

第三,只要心中有道,外形并不重要。

” “你...”那道云被气得语塞。

“我告诉你,小师弟是我兄长看中之人,一定会克服艰险,逢凶化吉。

” “你兄长也没想到你这个亲弟弟出来坑他啊。

” “哼,”道云被气得没有话说,直接拂袖而去。

走之后还说道:“我相信小师弟,一定可以的!” 不就是玄前三境爆发出化玄威能吗,有什么难的? 虽然我当初没做到,但小师弟未必不行啊。

想着,道云的心里,也是犯起了嘀咕 应该可以吧... 回朝 在楚阳醒来之后,便是发现紫烟和景风兄妹四人都是回归,而且都在看着自己。

楚阳也是朝自己的身上看了看,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呀。

“你们在看什么,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景繁花笑了笑说:“我们在看你的紫色气海啊。

” “紫色气海?”楚阳有些懵,紫色气海很珍贵吗? 见到楚阳面露疑惑,景三叔对楚阳传音道。

楚阳听完之后也是明白了,看样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开元了,但结果是好的。

之后,景三叔检查一下楚阳,发现没有什么大碍。

便是拿出了银色叶子。

灵力流转之下,众人出现在了之前的树林之中。

“你们还有进去之后的记忆吗?”楚阳问道。

景繁花等人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

景三叔说道:“根据你父王,母后多次送人进来的经验,都是会忘记经历,但是得到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

” “我们进入那秘境的时候,直接就出现在了那屋子里。

然后不久之后就发现你出现在了蒲团之上。

”景虚补充道。

“这个秘境,是你父王母后到达龙岩王朝后不久发现的。

还没有被完全开发,但可以确定的是,应该是无害的。

” “据你父王推测,应该是某个远古宗派选拔弟子所用,所以即便落选了,也是不会危及生命。

” “嗯,那其他人都有什么收获。

”楚阳问道。

“紫烟凝结了青色气海,得到了一部功法。

景繁花凝结了有些斑驳的玄黄气海,其他人都是有所收获。

不过,都是比不上你。

”景三叔笑了笑回道。

其实,收获最大的是景繁花。

本来,以景繁花的资质和心性,在景家内可以算是混吃等死的一批人。

但是此次机缘,可以直接将她列入家族的种子级培养对象。

可以说,哪怕景繁花是头猪,家族也会在她身上花费海量的资源。

景风见到楚阳三人的收获,也是叹了口气,进去之前,除了楚阳自己可谓是最亮眼的一个。

现在紫烟凝聚了纯色气海,景繁花也凝聚了玄黄气海,虽然有些斑驳。

而自己呢,只是气血之力有了些许增强。

凝练气海之时,也未必有这二人的等级。

见到景风有些低落,景三叔似乎对景风传音说了些许话语。

让景风的眼神中重新燃起了斗志。

由于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午了,众人仅仅行进了三个时辰,就停下来休息了。

停下休息之后,楚阳数次想要探索那玉瓶,不过经过上次之后,有点心里发虚。

“呼,”楚阳长舒了一口气,反正虽然气息恐怖,不就是昏一下吧,谁怕谁啊。

然后楚阳便是将灵气弥漫到那玉瓶之上,此时楚阳周身灵气涌动,戒备这那股不知来自哪里的威胁。

“玄前三法。

”楚阳再次读到了这相同的文字。

可是这次,一切如常,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难道只是偶然? 楚阳一边戒备着,一边往下看着。

凝血之法:以异兽之血,冲击周身血窍,可提血质。

除此之外,还记载了一种特殊的经络走向,这走向内似乎有着数个穴窍,似乎要用异兽的血,冲击这些血窍,然后会获得好处。

“血质是什么意思?”楚阳想了半天,没想明白。

不过既然有方法,自己不妨试一试。

楚阳接着向下看去,第二法是御气之法。

御气之法讲述了一种法诀,可以御使灵气。

楚阳默默的记下了这法诀,接着往下看去。

到了下面,发现第三法自己无法看着真切,上面有着白色的雾霭笼罩着。

此时,楚阳也是退了出来。

凝血之法自己尚且无法一试,御气之法,倒是可以试试。

想着楚阳便是默念那法诀,精神集中之处,灵气疯狂涌动。

“啊?谁?”景繁花望着自己旁边的灵气呼啸,连忙逃远了些。

不过却还是晚了,衣服被撕扯了不少,整个左腿都是裸露了出来。

其他地方也是破破烂烂,里面的肌肤是若隐若现。

听到这话,心中一惊。

连忙转移了御气的位置,不过这一下,却又是引起了一声惊呼。

只见景雪的全身都是被撕扯开来。

修长的双腿完全裸露在外,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双峰隐隐可见,甚至背部都完全露了出来。

景虚在后面,看了一眼,便是连忙转过了头去。

而景繁花则是看了好几眼,然后看了看景虚和景风看自己和看景雪的反应,默默地叹了口气。

果然,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无是处。

楚阳此时连忙停止了御气之法,抬头看天。

景虚则是将目光避开景月,四处查看,似乎在找寻凶手。

而景三叔则是狐疑的看了看楚阳,然后将目光转到了别处。

景月和景繁花,看到楚阳抬头看天,也是没有怀疑什么,以为楚阳避免尴尬,自我目光隔离呢。

而楚阳的内心则是慌的不行,千万别发现,千万别发现。

自己如果说自己是在修炼法诀,这些人会信吗? 楚阳想了想,八成会以为自己借着修炼法诀之名调戏她们两吧。

大概一炷香之后,景繁花和景月都是换好了衣服。

这两件衣服都是景三叔,显得有些臃肿,不过却也能穿。

“那灵气波动只是维持了十几息的时间,切割了空间,应该是小型的空间乱流。

是意外的可能性比较大。

”景三叔对众人解释道。

空间乱流很常见,最为常见的就是陨铁破碎之后,会留下些许尘埃,有些尘埃会悬浮在空中。

这些尘埃一旦将周围的灵气吸收干净,便会直接碎裂,形成空间乱流。

但这种乱流并不致命,哪怕直接命中,都只是受些皮肉之苦而已。

听到景三叔的结论,楚阳的内心,也是松了一口气。

太尴尬了,自己只是想试试这法诀灵不灵,结果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不过,这法诀虽说有奇效,却也消耗巨大。

刚刚那十几息的时间,足足耗费了自己三分之二的灵力。

回去以后再琢磨吧。

免得回头再发生这样的事。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景繁花和景雪都是小心戒备着。

不过一直到回到龙岩王朝,都是没有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两人也是放下了心,认为真的只是意外而已。

回到龙岩王朝之后,景三叔和楚王,景颜交代了两句,便是急匆匆的回了景家,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风花雪月四人和景虚在王都里逗留了几天,也是离去了。

离去的时候,景虚给了楚阳一张灵卡,只是说金额多余五千上品灵石,具体的让楚阳自己去查。

而景繁花则是恋恋不舍的看着楚阳,让楚阳千万别忘记自己。

听着楚阳心中直发毛,别是惦记上自己了吧。

虽然我救了你两次,但你也不用以身相许啊。

楚阳虽然心中无奈,却也没有驳了景繁花的面,一直微笑以对。

楚阳认为,微笑就是最好的拒绝。

而景繁花则认为,没有拒绝那就是最好的答应。

在回族的路上,景繁花内心默默道:哼,紫烟,你不就是腿比我长,身材比我好,天赋也比我好吗?我景繁花是不会认输的! 景繁花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自我劝慰道:“没事,我只是年纪比较小,等我长大了,身材未必会比紫烟差。

而且我凝结的气海也不差,我好好努力,将来一定要把楚阳哥哥夺回来。

” 本来景繁花已经绝望了,因为紫烟无论身材,天赋都比自己强。

自己也就颜值和紫烟差不多。

可是这次凝结了玄黄气海,却是给了景繁花一丝希望。

楚阳救了景繁花两次,给景繁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为这是第一次有男人,会不顾生死的救她。

而且没有责怪她,还送给她灵石。

现在的楚阳,在景繁花的眼里,简直就是光芒万丈。

外派 在景虚走了之后,楚阳去了一趟天云商会。

发现卡里面有七千五百三十上品灵石,想来应该卖了一万五千多。

一头一阶妖兽,价值这么多上品灵石,可真是暴利。

不过又是想了想,黑云山脉那么大,遇到一阶妖兽的几率很低。

要是运气不好,可能几个月都遇不见一头。

而且即便遇见了,也得化气中期顶峰的修士才能击杀。

这样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啊。

在回到东宫之后,紫烟传来了消息,楚王要自己去一趟神武殿,似乎很急。

楚阳只是喝了两口茶,便是去了神武殿。

一进神武殿,便是看见楚王笑咪咪的看着自己,似乎别有所图一般。

“父王?”楚阳试探性的问道。

“阳儿,我听三叔说,你开元了,凝结了紫色气海,还击杀了一头一阶妖兽,为父很是欣慰啊。

” 楚阳沉默以对,但是却把怀中的灵卡,捂紧了一点。

“把你的令牌拿来,为父给你点奖励。

”楚阳有些怀疑,但还是把令牌交了出去。

“好了,从今天开始,就是你自立自强的起点。

”楚王说道。

“什么?”楚阳有些诧异。

“我已经将你的权限封了,从今往后,你再也不能用这令牌从皇宫内拿走任何物品。

”楚王笑着回道。

“这算奖励?”楚阳一脸黑线,这算哪门子奖励,摆明了坑我啊。

其实,楚王给楚阳令牌,是为了让他过的开心一点。

哪怕不能开灵,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哪知道楚阳开灵以后,也毫不委屈自己。

今天刚好景颜出宫了,自己刚好把权限取消了。

等景颜回来也不能说什么,谁让楚阳自己交出的令牌呢? “我辈修士,岂能白白让你吃亏。

为了补偿你,父王还为你准备了一万灵石。

” 楚阳心道:一万上品灵石,自己倒似乎也不是很亏。

“父王,这是我的卡号,您记一下,到时候把灵石打过去就行。

”楚阳掏出了自己卡,开始准备读上面的数字。

每一个天云商会的灵卡,都有一串专属的数字。

有些时候,存放灵石,只要报上卡号就行。

但是拿灵石的时候,不仅需要卡,还需要信物对接。

不然是拿不走灵石的。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直接带走。

”楚王脸色一变,但很快恢复正常,对楚阳说道。

“好,”楚阳一口答应了。

之后,楚阳便是看见侍卫们抬出了十个大箱子,每个箱子足有一丈宽,半丈高。

楚阳打开了当中的一个箱子,惊讶道:“这是?” 然后楚阳打开了所有箱子,我靠,不是吧? “这些都是下品灵石?”楚阳问道。

“是啊,沧州路途偏远,你带些钱财过去,路上方便。

”楚王回道。

“沧州?”楚阳问道。

“好,那就开始说正事。

”楚王正色道。

楚阳内心无语,是谁一直不正经啊? 不过即便如此,楚阳也是没有怪楚王。

可以看的出来,父王比以前压力小了很多,以前总是皱着眉头苦着脸,现在都可以和自己开玩笑了。

“既然你已经开元,那么便知道,每一个开元的皇子,都会去分任一方。

” “这次,你要去沧州执行任务。

沧州侯周云最近在沧州附近的黑云山脉内失踪了,你去追查他的踪迹。

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无论发现什么,都立即回来。

” “可是父王,那沧州侯可是化气后期的高手,我即便发现了,万一...”楚阳欲言又止。

“只是让你去追查行踪,不需要正面接触。

”楚王回道。

见到楚王如此,楚阳也是应了下来。

“对了,走之前给你两个东西。

”说着楚王便是拿出了两个盒子。

楚王打开当中的一个说道:“这个白色的球,是一件空间宝物。

你可以在当中存放东西,差不多六个箱子那么大的空间。

虽然开元境也能用,不过以你目前的修为,恐怕一天只能使用两次,不然身体会无法承受。

” “这个黑色的石块,是传讯符。

哪怕你在沧州,一旦使用,一息之内,我就可以知道你的消息。

” “不过,这个有使用次数的限制。

这一枚只能使用三十次左右,要谨慎使用。

” ”这黑石除了有传讯的功能,还是信物,代表你是王朝的使者。

一旦展示,沧州境内的所有城郡,宗派都会听从你的命令。

” “这两个东西不仅你有,紫烟也有。

你回去和紫烟说,那白球,是他景虚哥哥送的。

”楚王说出这话,也是无奈的笑了笑。

景虚这人也是奇葩,送东西非得说他自己送的。

你说你送就送吧,还不给钱。

这空间白球,也价值数千上品灵石,说赖竟然也赖掉了。

“好,父王,还有其他事情了吗?”楚阳问道。

“三天之内,一定要出发。

其他就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楚王回道。

-买家退款不退货违法吗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