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头尾

2020/11/04 00:04
七星彩头尾 其魂的阴气纯净化作了斑杂,露出如在鬼府所见的跪地新魂不同的姿色。

她不再迷茫,有了独自在世生存的机会,反而如其他人躯一样,泛着丰富的情感转换,最后透出一个渴望,又极为无奈的神色。

小云身后老榆树树枝细长,有几片淡紫色纹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也看的见其妖异,随着她身躯的移动,变得柔软。

榆树条慢慢的伸出落在她的脚前,伸出尖头探索着地上的石块,压着而过。

她穿着青布丝边布鞋,头上扎着一个轻松的背肩宽发,红润的嘴唇,两个脸颊涂抹一点胭脂,身上的衣裳新柔,依旧能看出她青涩的面容,带着稍微淡雅,为人所知的魅惑站在了树下。

她似乎在告诉李水山她在等他,宛若枯黄的树叶凝聚成了一片片细绿小脆,地上的滴水可以凝结而上,让记忆的瞬间可以回顾,她伸出手掌呼唤着李水山。

李水山摆脱了她的魅惑之力,神情有些难堪,喃喃道:“我上次答应的事情,我一定要完成。

这也是先生(说书人)对我还不是很失望的一件事,若是以后相见,遇到的第一件事都没有完成,是否能对得起自己未圆满的小道心。

” 他双眼露出回忆,心中念想到说书人离开时的平静,无奈。

小云细微的变化,还有她眼中的思往,那一股被印记在其上无法抹去的回忆,看见了那一抹不变的感觉。

李水山临近了,看到了她哭诉的眼睛,流落泪珠,似在咒骂,这也是他除了姜云第二个接触的女子。

虽然她只是一个魂魄,在木屋中的执着,以及哀求,让李水山不忍放下。

当葬下自她的父母,跟随俩人一起上路,前往清水城;在清水城她跪在地上慢慢的摸索告诉凶手的所在,一次次的震动,踏出画中都带有一丝诱惑,李水山没有任何反应,可能是因为他不懂。

在他到了青枝榆树旁,这里变化了一个地界,一个灰蒙的石台出现了。

小云扭曲着面容哭喊着陷入其中,李水山一闪之下睁开了眼睛,她眼前正是一个中年男子,低着头,仔细一看,他正是浪白。

他手中握着短剑,长发飘飘,黑衣临身,他睁开眼睛露出一个 邪恶的微笑,“我等了你那么久,计划了那么久,你还是来了。

我会让你永远的记住,记住我的脸,记住我的微笑,我在等着拿你的魂。

” “你终于来了,我都有些迫不及待。

” 他伸出手指一点这宽阔的石台上的印记,立刻透出一个黑爪,爪子上有清晰的血痕,露出巨大深渊巨口,獠牙扣紧在石台的裂缝中,透出一个虚幻的吸食之力,李水山被一阵抵制之力压制在了原处。

李水山的头皮发麻,疼痛感顺着他的脑袋遍布全身,直至他的脚底。

小云被紧紧扣在一旁,刚刚被吸入的时候停止了哭喊,刹那间,睁开了眼睛,猛地叫唤:“离开!离开这里!这是针对你的祭祀,会吞了你的心魂!” 李水山皱着眉头,心中有些胆颤,看着小云嘶吼的杀意,不顾的要扑向浪白,但是后方的锁链依旧把她的魂魄锁住。

显然无论她做什么挣扎,这男子都不会动容,只是随手飘出一个符箓,上面露出两个苍老的面孔,一个是白发老人,另一个是闭眼不睁的老婆子。

他的魂魄死气沉沉,飘飞一点点黑色的细丝。

老婆子已经快要灰飞烟灭了。

浪白伸手拉回符箓,这两个老人的魂魄飞向小云,小云身上的束缚之力瞬间被加大,让她难以动弹,看着飞来的两个老人魂魄。

一息,老婆子的魂魄散了一小半,小云两眼露出血丝,惊天的嘶吼,奋力想要突破这一番束缚。

又一息,白发老人两眼迷离,渐渐也闭上了双眼,身躯发散黑色的细丝,小云的双手扣住困住她的石壁,流出单薄的魂气。

她手中的利爪伸出,向着浪白飞去,见他抬手黑袍袖子中飞出黝黑的符箓,飞奔而去,对准了小云的额头贴下,瞬间爆发一股冲天的杀伐气息,冲击着她飞回了刚才的位置。

她仿佛见到了那两个魂魄消散的老人,他们眼中露出一股慈祥之意,轻轻的说道:“回来吧!我在家中给你热好了饭菜,有你喜欢吃的青稿。

” 这一幕,同样站在原地呆呆的李水山看的一清二楚,她看到了小云眼中的世界,是一个充满温馨,充满了父母之爱的小木屋生活。

两个老人有些老,但是心态很好,勉强能做一些可口的饭菜。

可是在这一幕的画面不久后就破碎了,小云伸手去抓,但是从她的手指缝中流走,如同河中清澈见底,可以见鱼虾的流水,还 有那原野中的温腻的风,伏在脸上的美妙,偷偷的走了,不会再回来。

她的双手依旧抬起在那个悬空的小屋中,见不到任何虚幻的场景。

黑色符箓的刺激再一次让她清醒,她恢复了一脸恨意,张嘴嘶吼道:“浪白,你骗我!骗我!你说我把他带来,你就不会杀了我的父母,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 她嘶吼着,被黑色的符箓蒙住,陷入无声之中。

他笑道:“我浪白并非君子,说话做事自然不可轻易相信。

“常言,天有云,万事在自己手中,五指就是天,逃不过也走不出,才算是坦然。

而我就要做这个把握的人。

” “等你阴力化为三品之时,我便可以用丹药混合你的能力,我就可以跨入摄心之境,走出无名城,去外界寻找一个舒适的地方,不必遭受这一番枯燥的生活。

” 他双眼看向李水山,带着一丝贪婪,说道:“你不必同情,那位魂魄本就是一位你熟知的道人封印,且引你而来。

他现在就在一个地方静静的看着你,等你手中的仙剑,还有你的记忆.....” 李水山拿着仙剑,紧紧握住,那深渊大口张开,让他难以移动半下,獠牙上的血肉残渣清晰可见。

李水山默然的看着小云被吞噬毫无还手之力,他艰难的伸出自己的左手,按在仙剑上,念道: “我们的约定是什么?你还记得吗?你需要的东西是什么,你也没有说,如今我的凡人之躯始终无法对抗修士之力。

凡尘之中,说的一句话是什么?那是仙凡有别吗?” 他身躯动弹不了,被吸食的力量紧紧按压不动,这周围的八角石台,每个角上写着一个字,连接起来共写着: 斗兵天降,临水凉魂。

天空一个幼嫩的手幻形,慢慢的按压下来,上面依然显示这几个字,冲天而起的地上有这一系列的符文显现。

李水山的手鲜血很快凝结成了血钾,仙剑没有了丝毫的动静,陷入了沉睡。

唯有在一点一点的吸收李水山涂抹的鲜血。

手掌压紧的时候,李水山的身躯逐渐颤抖,他的双眼露出鲜血,他的身躯的压制力气宛然破竹一般,冲击了他的**,但是脑海中的自我在迷失,看不见自己,丧失了自己的回忆。

他露出的两个血色双眼,像是血狼一般。

自然有道,血乃本源之物,可,亦不可。

灵物喜爱,凶残之物喜爱,冰冷之物喜爱,人也有爱。

丘吉先生要杀人 鬼府中,千山道人坐在斜阳殿内,为下方的封印琢磨,可是完全没有任何头绪,挂在石阶上方的引魂钟,微微颤动,黑夜中被引来的魂魄停止了一致的步调,跪在了地上。

引魂钟音纹回应了一声,如此闷气,宛然气急败坏的女子,心中极度悲伤。

千山道人手中握着浮尘,慢慢的走出去感受引魂钟的痛楚,但是不懂因为何事,他淡淡的说道:“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起了跟随上一代鬼王的日子了吧?我对你没有那种束缚。

我也只是要求你无论坏人还是好人都是要引来,因为你是生于黄泉,最终要归于黄泉。

” 他一屁股拍了下来,慢慢的摸着它的铜身,从每一个暗处,还是一个小小的印记,从弧形的鱼纹开始,感受到了他的触动,静静的去倾听的心声。

自从他把铜钟寄托给李水山,它无法完全融入凡人的身躯,只能被驱逐出来,要不然就会崩溃掉李水山的肉身。

“或许,你是在想那个少年。

”他嘿嘿一笑。

“世间的人才居多,他甚至都无法跨入修士的序列,我想,你会问我为何选择他?” “也许是我的猜测,也许是我的感觉,我也说不清楚。

我只明白,世间有很多个选择,不一定每一个都需要深思熟虑。

” 他陷入了沉思。

缥缈堂,丘吉先生想起自己的先前手持石剑,斩落妖邪的记忆,那时也算是一个青葱少年,踏着半步癫疯的样貌,朝气蓬勃,那时手中捧着水中的雕水芙蓉,想着红袖牵引的画面,迁出的一个小水润的女子,身上还有点雨水湿漉的感觉,身躯放空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扰乱心境。

他一手握着石剑,放在自己的腿上,两条黑白小鱼儿跳跃,像是棋局上的对弈相容,细细的品味与李水山的棋局,还是有很多放水的成分,一息见到树下的小道士持剑杀人,又想到一个竹子下,摸着石头跳水的场面,睁开眼,心中不知盘算着什么。

他喃喃道;“小道士持剑杀人,竹林下石头跳水,这是吉还是凶啊?” 一般,我打坐之时有不安的心事发生,就会勾起自己的一些回忆,我的回忆分为其三,一为吉,二为平,三为凶。

见不到凶吉,可是又没有什么好不好,真是怪。

” 他有些坐立不安,像是因为刚才的野猫现行,让他坐立不安,他抬腿慢坐,在石凳上,细细的观察周围,锁龙井的真龙魂睡得很安静,榆树的铁链也很结合,他仔细的放开自己的心扉去看一眼自己脚下的石板,见到一个有趣的蚂蚁爬过,像是准备躲进洞穴中,迎接干冷的冬季。

他捏着时 间,把阴阳两鱼拉出,在空中跳跃,以空气为水,以地表为河底,以天际为引,露出天机。

“我要看看到底谁在拧我的心?”他见鱼摆水,露出天空的水迹,水上有一个人形,模糊,见不全面孔,看着面容细腻,有些幼稚的感觉,只是这人影不清晰。

他随手拿起一个小石子打乱了在其上的水面,双鱼跳跃,合成了一个童子坐在木珠之上。

丘吉先生站起身来,他看向李水山的客房内门,皱着眉头没有发现什么气息,不详的预感布满心头,按在自己的眉心,道:“木珠童子,是你!” 他所指的地方恰然就是那阴府的地界,他按着飞剑,旋绕在缥缈堂的周围,第一个被惊醒的是在屋顶睡觉的赤咏,他一手握着酒袋子,一手放在心坎,嘴边流下口水,还在做着良辰美梦,那个与她舞剑的女子盖着红盖头,他的手掌刚要靠近,被阴阳双鱼的耀光,丘吉先生的剑动吓醒过来,揉着自己的眼睛,喝了半口酒水,摇晃了几下,骂道:“喝的真快,不爽。

” 丘吉先生抽剑的声音惊醒了缥缈堂的一众弟子,他们匆忙穿上衣物,飞奔而出。

他们青剑不离手,拉出剑鞘,看着空中观察四方的丘吉先生,只见他挑起了这李水山后方隔了很远的空旷之地,这里确实有一个老榆树,枯萎了好久,丧失了生机。

丘吉先生面容冷淡,一把拉起时间,斩出一道剑光,划过老榆树,见到了那一条拉扯的细线,他脸色不安,说道:“缥缈堂,守卫,防止风蚕回来。

” 他一步踏出,拉出一道剑光,照耀了整片无名城,这剑光太大,照亮了黑夜,让两个星点模糊的看不见任何印记,无论是在打坐还是睡着的修士都睁开了双眼,看着这条有阴阳两鱼跳跃的剑光,飞奔一个方向。

鬼府中,千山道人正坐在引魂钟旁,一手安慰引魂钟,被嘹亮的钟声震醒,他起平直的头颅,两眼似抽桃的小书生,细腻的看了几眼,他粗指按在阵法上,喃喃道:“丘吉先生要去杀人!他要去杀谁?” 引魂钟震的整个台阶颤动,抖出一个数十丈的裂纹,让封印中的玄阴都睁开眼睛,细细琢磨。

千山道人再也按不住引魂钟,让整个鬼府的嘶吼声加大到了滔滔之水冲击的声势,周围的波纹直冲千山道人的心扉,让他退后数丈,千山道人甩出浮尘,吼道:“钟静!” 不过一息,引魂钟震断了浮尘丝。

千山道人盘膝打出一道掌法,结果还是被震退,皱着眉头:“你是否要去看看丘吉先生杀了何人?” 他施展了一道口诀,凝缩了铜钟,成了风铃般大小,被他挂在腰部,同样拉开一道剑光直奔而去。

神府,紫袍道人坐在炼丹炉旁,看着炉火正旺,还不停的催促在一旁的紫袍中年人添火,这中年人正是浪青云。

浪白与浪青云一起拜在了神府丹鼎人的门下,因为同根生,所以做事不用计较。

而今日,丹鼎人吩咐两人来看炉子,过火。

浪青云提着自己的衣袍,就急匆匆的来了,而浪白不知所踪,让他有些生气,但是却极为无奈,对着他说道:“我要是去踏入传说的那条道路,我也会给你留一颗丹药,与你的师弟一样,都是我的心尖血加上我的灵力,虽然你们每人只要一颗,少了些,也算死我的全部了。

我的大限将至,若是死去,就当归于黄土。

我想去再搏最后一把,不止神府败落,鬼府,阳府,阴府,缥缈画派都是一样,我希望当我传到你的手中之时,不祈求它昌盛,只求它不断。

” “你可能做到?”他咳嗽了一声,虚弱的问道。

浪青云跪地一拜,“弟子听命。

” 说完,天空的一道剑光飞奔而出,直向一个方向。

他微微的抬起眉头,露出惊讶,“丘吉的双鱼石剑,他,他要杀谁?” 浪青云一脸茫然的扶着她出去,看着双鱼跳跃,露出光亮的天空,像是在羡慕...... 潮湿的破屋,一个穿着破旧的老道,他的手指上还搭着青蚂蚱,陪着他一起熟睡,上面的瓦上掉落,啪啦碎了,一个黄蛇探着扁头,吐出芯子。

老道睡梦中喃语,手中依旧凭空画着黑白双鱼,似梦游。

黄蛇慢慢搭着身躯,蜷着身躯,睁大了蛇眼想要吞噬那个坐在它手指上的蚂蚱,没想到老道手指在空中画圈,一把勾到了蛇神,依稀之间,抬手绕了起来,站起身来,左右摆动,让蛇紧紧的扣着他的手腕。

他一口拉着蛇头,捏住不放,一口咬在蛇胆的方位,蛮欣慰的笑道:“我练会了黑白双鱼,丘吉先生!” 他踏空而去..... 老僧人也拍醒了毛驴跑了起来,笑道:“空非空,见到丘吉先生杀人也是一件爽事,成了,我请他吃一回酒。

”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那个地方,那个双鱼环绕的剑光所去的方向,那是一个何人都要惊怕的地方。

浪客在这里谢谢 静水无音的两张推荐票,宁贝勒爷的三张推荐票,兜兜里有糖的三张推荐票,微微落雨天的一张推荐票,书友5655的两张推荐票,还有书友5828的100纵横币打赏,伽马射线爆的100纵横币打赏... 还有各位读者还有书友的关注收藏!! 大巫人 那道剑光上,一条条圆润的小鱼扬起了头颅,黑白两个鱼鳍跳动,那道白光刹那间切入黑夜,笼罩在一个布满了阴森恐怖的地方,那是阴府。

阴府的外围有一个寒鸦树,上面坐着几个老乌鸦,他们僵硬的羽毛,加上黑挺的尖嘴,爪子扣在树梢上,他们不像白日报忧的禽类,在一旁扭捏的样子,像是吞噬腐肉的秃顶鸟,随着一声嘹亮的哇哇叫动,整片寒鸦树都瑟瑟而抖。

这后面的老舍中,看起十分简陋,两条一线的链接,左边一道小水池,右边一道冲天的浓烟,黑夜,融入其中的黑袍人,微微的笑着,一个乐此不彼,一个手心泛着苦涩,一人平静对视,其余人无情。

在一个烛火下,那个蜷缩的身躯,露出了他的眼眸,在黑色的小袍子下,他的脸蛋很圆润,如刚冷下的馒头,实际他的神情中,还有同情,还有淡淡的笑意。

他伸出幼稚的手掌对着还在桌面上水盆慢慢的探入,搅乱了水面的平静,这周围黑夜中的数十个黑袍人同时低下头,看着面前黑夜。

-七星彩头尾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