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网APP下载安装

2020/10/30 19:13
彩神网APP下载安装 黄鹤大惊,赶紧奔前报明身份上车。黄大也要跟上去,被黄二拦住了:“别闹!女主人说了‘你’,没说‘你们’,只让老爹去。懂?” “嗯哼。”千岁当然知道黄大粗手粗脚,不是照顾人的料,她对黄二道,“你去郊外,替我收取一样东西。”而后说了方位和收取之法。 黄二领命而去。 至于黄大,白猫看了看他:“张家父女如何了?” “好,还好。”过去这一晚,他都和张家父女待在一起,张涵翠坐立不安,张云生却睡得好生安稳,还打起了鼾。 黄大感叹,果然无知者无畏啊。 “你照旧看守。”白猫也跳上车,只留给黄大一句话,“燕小三醒转以后,有话问他们。” …… 燕三郎再醒来,又是夜里了。他趴在驿馆的客房里,桌上明珠灯半亮不亮,盆火烧得很暖。 千岁正好端着一碗热粥进来。 “感觉如何?” “好多了。”他睡得太久,声音有点嘶哑。千岁先给他打了一杯温水,他咕嘟两口就喝光了。 他原本就身体强健,又有血珠+灵药扶助,这一觉睡醒,无论是体感还是精神俱都恢复,只是伤口处传来细小的麻痒。 他知道,这是皮肉开始愈合的前兆。 他晃了晃脑袋,把初醒的迷茫晃掉:“《风雪眷山城》,你拿到了?” “我让黄二去回收了。”千岁把粥往他面前一推,扶着他小心坐起,“先喝了再说。” 这碗香喷喷的肉靡粥文火熬了半个多时辰,里面又加几味生肌补血的药材,好喝还有效。 燕三郎慢慢吞光,说不上饱,可是暖心暖胃,浑身都舒坦了。 千岁这才拿出画轴,在他面前晃了晃,“要看看不?倒真是一幅好画,可作传世珍品。” “是好东西。”燕三郎也承认,“劫犯为何不用它封印伯吾图?”那也就没后面这么多故事。 “我方才问过了,他就这么一个封魔咒,封了风雪图就不能封伯吾图。”千岁笑道,“否则攸国公主队伍从画里逃出去,他前头岂非都做了无用功?再说他真以为用张云生的血涂污鸿武宝印,就能免除怪物对自己的追击。” 燕三郎想起劫匪从小村中仓皇出逃时,的确带着出乎意料的狼狈。这人的确有几分本事,却不想到头来被一个山镇姑娘暗算,居然被伯吾迫到走投无路,不得不逃进画中世界去。 “召唤那两只灯傀,用掉很多愿力吧?”换在从前,千岁可不会那么奢侈。每一滴愿力于她来说,都是极度宝贵。 这个蓝光任务,来得有点猝不及防啊。 千岁也是大奇,照着铃身的字念了出来:“鸿武?” 对现在的燕三郎而言,蓝光任务称不上多难了。他沉吟道:“此物入手,才触发任务。可见,如何处理它是关键。” 要处理鸿武宝印,就要对它有全面了解。千岁还忙着给他治伤,没空细想:“这玩意儿犯忌讳么?” “同样折损使用者寿命的春秋笔,我们毁掉它以后,木铃铛就给出了奖励。”燕三郎细思,“或许,它也一样?” “那不一样!”千岁摇头,“春秋笔是幽冥所用之物,本不该出现在人间,所以毁之有理。这鸿武宝印本来就诞于人间,只是使用条件苛刻了些。” “回三焦镇就发高烧,方才褪了,我看是死不了。”千岁懒洋洋打了个呵欠,“我们捉到的劫匪送交石从翼,审出了一点东西来。这人名为季楠柯,也是受顶头上司指使。” 长存于世 “他肯交代?” 她呵呵一笑:“这有何难?多数人都受不了极致的痛苦。” “幕后黑手找到了?” “找到了。”千岁拍拍他的肩膀,“你这回有大恩于卫国,从萧宓那里讨点什么报酬比较好呢?” “你定就好。”燕三郎的心思并不放在这上边,“对了,伯吾庙里的画像也要处理一番。” 否则那东西明晚还会溜出来杀人。 “这才过了四个晚上。”千岁沉吟,“它还有十一天的活性。就是不知目标消失以后,它会怎么行动。” “恐怕就是依照杀戳本能来吃人。”燕三郎也想过这个问题,“还记得我们跟踪伯吾,发现它随意杀戮么?不像定人寻仇的模样。” 燕三郎听懂了:“还是起了效果?” “用谁的命试?”要贡献七年寿命,谁这么大方? 她笑嘻嘻地:“我看黄大挺好的,年富力强,有很多七年可用。” 守在张家父女身边的黄大,突然打了个喷嚏。怪哉,屋里这样温暖,他怎么会后背突然发寒? 好在燕三郎也知道千岁开的是玩笑:“对了,能找张家父女来么?我有话要问。” “能。”她拿起了空碗,“他们早就等在外面了。” …… 张涵翠已经从黄大那里听到公主被救回、劫匪落网的好消息,不复前一晚的惴惴不安,这时就对着燕三郎连声道谢,感激不已。 公主无恙,对她们父女的处罚想必就能轻些了。 张云生照样懵懂,不知发生了什么。 燕三郎让黄大关紧屋门,拉着张云生去一边玩牌,这才沉声问张涵翠:“我有一事不明,请你给我解惑。” “恩公请说!”张涵翠对他感激涕零,此时知无不言。 那三人办的是惊天大事,自然不愿走漏秘密,杀张家父女灭口是最稳妥之法。 张涵翠张了张口,却没发声。 千岁抱臂在前,提醒她:“我们只听实话,不得隐瞒。” 不会复原,这是什么意思? “会一直存在下去?”燕三郎大奇,“比如那只三眼怪物?” “是。” 屋内一时安静,人人都在消化这个消息。 黄鹤情不自禁道了句“无奇不有”。这法器的效力之神妙,已经超过他从前认知。也难怪它的代价如此苛刻,直接就要折损性命。 有得有失,天道暗自平衡。 原来如此。难怪凌家和张家的先祖都说,鸿武宝印有大不祥,敢情是吃过遭遇反噬的亏。 燕三郎沉吟:“这个秘密,最早是谁发现的?” “先祖凌远。” “那位大画师?”凌远的名字,还落款在伯吾图上呢。 “是的。就是由他提出,警醒世人。”张涵翠黯然道,“家书中都说这位先祖有大才,能预知后事。可惜子孙不贤,不能体察他一片苦心。” “预知后事?”千岁身体前倾,“怎么说?” “有用之事?”千岁奇道,“是什么?” “不知。”张涵翠摇头,“遗书上未写。” 燕三郎分析道:“也即是说,他认为那事重要,但不肯让人知晓,连子孙都不说。” 张涵翠赞同:“凌家人也是这样推断,但口断无凭。” 说到这里,张涵翠小心翼翼问他:“恩公,不知官家对我们父女会如何处置?” 黄大在边上陪张老头玩牌九,表面看上去不亦乐乎,其实耳听八方,把这里的对话一字不漏都听了,这时忍不住了:“张姑娘不用担心,你们也是被胁迫,不能有罪!” 燕三郎和千岁转头,一起盯着他,直到黄大被盯得心中发毛,垂下头去再不敢吱声。 好可怕,男主人和女主人越来越整齐划一了。 燕三郎这才正色道:“你和令尊还要前往盛邑。” 张涵翠大急:“可、可是我父亲……” 少年抬手打断了她的话:“你们也被胁迫,我知道。但你二人毕竟亲历此事,鲁将军和威武侯进京述职时,定要带上人证。但这和押解进都不同,我会通知威武侯,让他对令尊的衣食住行多有照拂,也少受长途颠簸之苦。” 张涵翠冷静下来,也知道此事难免,只得谢过。 话问完了,黄鼠狼一家把张氏父女带了下去。 青莲山异常 屋门关上,燕三郎轻叩桌面好一会儿才道:“木铃铛的任务,或许真是要我们摧毁鸿武宝印。” “为什么?”千岁瞪圆了凤眼,第一时间反对,“若是料错,折了宝物又不得报酬怎办?” “鸿武宝印诞于人间,本不该引动天机。但你也听到张涵翠说过,它能让造物长存于世。”燕三郎拿出那只金色小印,反复观摩,“那些东西来自画中,都是无中生有,本该不存在。如果仅仅是十五天也就罢了,但是……” 他没说完,千岁明白他的意思。 “再说那只‘伯吾’,四天前才刚刚苏醒,昨晚与我们对战时就显出了层出不穷的能力。”燕三郎轻声道,“它一边战斗一边成长,如果长久存活于世,恐怕比起昔年的苍吾使者有过之而无不及。” 千岁也不得不承认,那东西的确是越来越厉害了,好似在战斗中快速成长。无论是分身、驭魂,都是传说赋予它的能力。 它掌握起来飞快。若不是燕小三想办法把它驱散,鬼知道到最后它还能变出什么花招来。 “诚然,它是享有太久的香火供奉,积累无数愿力才有如此威能。”“伯吾”是人类自己的造物,是无数代乡民用想象一点一点堆砌出来的威力,“你看,这个任务做不做呢?” 燕三郎拈起鸿武宝印,在她面前晃了晃。 千岁想了好一会儿,把印子接了过来:“不做。” 为什么?少年挑了挑眉。 “这样效果逆天的宝物,就算摧毁它也只是个蓝光任务,报酬稀薄。”她把玩着金色小印,“还不如将它留下来哩,说不定后头能用上。” 杀头的买卖有人做,何况只需要付出区区七年寿命? 燕三郎不置可否:“随你。” 过不多时,石从翼来看望他。 和原先的风尘仆仆不同,现在他满面红光,走路带风,见到燕三郎就连声称谢、一揖到底,双手差点摸到地板。 除了对卫王和韩昭,他很少对人行过这种大礼。燕时初这回是帮了他的大忙,否则卫攸两国关系还不知要怎样恶化。 这小子真是个福星啊。 燕三郎也不推却,坦然受之,然后问他:“审出劫匪的口供了?” “正是!”石从翼嘿嘿一声,“接下来他就是我队里的宝贝了,得严防死守,小心有人来灭口。” “张家父女呢?” “哦,得带去盛邑。”石从翼坐了下来,“这事儿从头到尾与他们有大关联,我王必定询问。” 燕三郎只道:“善待之。” 石从翼呵呵一笑:“这有何难?我王仁厚,想来不会……”说到这里,急急刹住下文,挠了挠脑袋。 他不是卫王,没权力判定张家父女最后是生是死。 燕三郎明白,也不多问,只道:“我还有话,想问问劫匪。” “自然可以。”人都是他抓的,石从翼有甚不肯?“你这样,能走动?” 季楠柯是王廷重犯,自然被严加看守。他羁押于马车中,里三层外三层都是卫兵。 燕三郎刚要张口,千岁已经替他回了话:“不能。他得趴床休息好些天。” 石从翼笑了:“那么由我代问好了。” 他的效率很高,只用了一个时辰的功夫就问过犯人又走回来。 因为燕三郎的问题也很简单。 “季楠柯说,他具现画中景象的第一选择,并不是那条山路。他先到青莲山中试过一次,却放不出画像,这才另寻一地。” “放不出?”燕三郎目光微动,“为何?” “他也不清楚。”石从翼这点也问了,“季楠柯说,画像在那里就是无法具现。他反复试过多次了。” “无法具现?”燕三郎把这四字反复琢磨,“他还记得那个地点么?” 石从翼耸了耸肩。 “我要那个地点。”燕三郎抬首,“让他画给我、不,最好是由他带路。” “带路?”石从翼惊诧,“你都这样了,还要过去?”这小子还得趴床呢,坐都没法子久坐。 “《风雪眷山城》的活性只剩最后一晚了。”燕三郎沉声道,“再耽误下去,就验证不了。” “那地方很重要?”石从翼挠头,“你让千岁姑娘代替你去试一试不成么?” “不成。”千岁现在还不能离开他十几里远。 石从翼重重呼出一口气。 提着王廷重犯去指路,若是别人敢当面开出这个要求,他肯定喊那人玩儿蛋去;偏偏开口的是燕三郎。 他于石从翼、于卫王,甚至于卫国都有大恩。 好像真没有反对的理由。 他只好道:“行吧,明儿一早就出发。我去知会鲁将军一声。” 待他走后,千岁才扶着燕三郎躺好:“你也觉出,青莲山异常?” 千岁替他把被子盖好:“行了,明天再说,你该睡一觉了。”这家伙,满脸疲惫而不自知呢。 他重伤之后,再好的灵药也只是激发潜能。愈合肌体,最终还靠自己。 那厢,鲁闻先听说燕三郎的要求以后也不情愿。好不容易抓到劫匪,却还要往案发地点送。要是有个万一,犯人逃走了怎办? 但鲁闻先自己的命、自己的军队是人家救的,再说石从翼拍胸脯打包票,说出了事算在他头上。石从翼是护国公近臣,他怎么好不给人家面子? 所以鲁闻先最后还是默认了。 这一晚平安过去。 燕三郎次晨醒来,发现自己又袒着上身,千岁正在替他敷药。 -彩神网APP下载安装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