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2彩票app下载

2020/10/30 14:10
5882彩票app下载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呢。” 青晨打了个哈哈,“至于胖满,那是他自己灵根卓越,可不是托了我的福。” 闻言,少女斜着眼看过来,忽然一笑道,“我可不是宇文长老的爪牙,你不用害怕。” “看来你的资质比那个柳承志还要高嘛。” “他受到掌门和大长老的调教,宗门资源的倾斜,在三个月内由凡人进阶为炼气四层的修士,已经被叹为神速。” “没想到,你却在自己一个人的情况下进阶炼气五层,果真了得。” “我只是机缘巧合,不值一提。”青晨摇了摇头。 少女见青晨不欲多谈,便掏出一瓶丹药和令牌一起扔给青晨,“这是一瓶培元丹,治疗你的伤势很有效,剩下的你就留着增加法力吧,算是对你的补偿。” 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 青晨大喜,立刻接住,“多谢师姐手下留情,敢问师姐芳名?” “怎么?还想着他日找我报仇?”少女回头调侃道。 只是他的一颦一笑实在太过动人,青晨吃过亏,懂得自制,不然,难免又要挨打。 “不敢,不敢,师姐误会了。” 青晨连忙摆手,“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是我不对,心中愧疚,哪里还敢寻师姐晦气?” “再说了,我这点修为恐怕不到师姐的百分之一,自然不敢找死。” “我是觉培元丹珍贵,师姐慷慨,我不能无义,所以想着他日修为有成,必要回报师姐,这才冒犯打听,请不要见怪。” “算你识相。”少女索性回过身来,“既然你觉得愧疚,你就欠我一个承诺吧。” “这……”,青晨有些迟疑,“我的承诺又不值钱……” 见青晨犹豫,少女道,“怎么?不敢还是不愿?” “一个承诺太抽象,我修为有限,能做的太少。”说到这里,青晨瞥了少女一眼,见对方正盯着自己,一时有些心慌意乱,“不、不如说得清楚点,我也好尽力做到。” “咯咯咯,我不管,就一个承诺,其它都不要。” 少女见青晨的囧样,忍不住笑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做过分的事。” “也不要你现在做,必定要等到你能力足够之时,这样可以了吧?” 闻言,青晨眉开眼笑,“可以,可以,多谢师姐体谅。” “好了,我要去修炼了。” 说着,少女转身便施展起了御风术飘然离开。 青晨正犹豫要不要再问芳名之时,少女的声音再次传来,“青晨,我叫慕若岚,云岚仙子就是我!记住,你欠我一个承诺!” “不知道天仙有没有她美。”看着慕若岚飘然远去的背影,青晨呆立半晌,才冒出来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来。 “唉,美又如何?我已经有了张言,不可以再作他想。” 青晨摇了摇头,“我还要报仇,要追寻大道,绝不可为儿女私情乱了心神。” “今天实在是有些失态了,这很不好,必须改正,今后绝不可再心猿意马了。” 叶辰的恐惧 “糟糕。”恢复心神的青晨终于想起了自己的事业,“龙牙血米的种植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得赶快回去杀虫,否则就一切都成泡影了。” 说着,青晨便开始辨识方向,寻找回去的路。 然而,山腹间的一番周折,又岂是随意就能找到回去之路的。 再者,连云山之大远不是世俗高山所能相比,而青晨对环境又极不熟悉。 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时分,才经历多番波折回到了小屋。 “什么巨龙,异象,为什么一路上所听到的都是这些话语,我怎么不知道。” 回来的青晨,只是进屋换了身衣服,便往灵地走去,边走边思考着路上的见闻。 “我在潭底,而且龙前辈也说了别人无法进去,那潭底有龙的消息就不可能走漏出去,为什么他们现在都知道呢?” “昨天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带着这样的疑问,青晨来到灵地,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百亩灵地的龙牙血米,包括杂草,竟然全都匍匐在地,甚至有很多枝干是折断了的。 这明显是遭到了极大的暴力摧残。 “是谁?是谁?” 反应过来的青晨大声咆哮道,“谁这么明目张胆地破坏宗门的龙牙血米,给我出来!” 联想到这样的龙牙血米恐怕会颗粒无收,自己必定会受到宗门的制裁,甚至被逐出宗门,青晨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嘴中仍然不停地念叨着,“是谁这么恶毒?是谁这么恶毒?……” “是叶辰,对,是叶辰,他一定知道。” 失神的青晨突然一骨碌爬起来,直奔叶辰的小屋而去。 来到小屋门前,青晨没有了往日的礼节,直接一脚踢开了门,以最快地速度奔到叶辰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就将其提了起来,“说,为什么毁了我的龙牙血米,为什么?” 今时今日的青晨自然不用再怕叶辰。 因为他已经是炼气五层的修为,而叶辰不过炼气二层,加之青晨的肉身堪比炼气大圆满修士的肉身,所以情急之下的擒拿,对叶辰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致使其立时受伤。 这当然不是青晨故意伤人,而是叶辰自找苦吃。 他见青晨踢开自己的门,怒火中烧,就欲起身教训,却不想青晨变本加厉,居然抓住他的袖口把他直接提了起来,丝毫不尊敬他这个师兄。 结果不但没有丝毫效果,反而是修为之力被反震回来伤了自己。 这让叶辰始终盯着青晨的眼神由开始愤怒、蔑视,直接转变为难以置信,最后是恐惧。 因为能直接将攻击在身上的炼气二层的修为之力反震回去,绝对不是普通炼气弟子能做到的,起码也得是炼气中期弟子中的佼佼者才可能做到。 叶辰久在流云宗,这点常识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面对青晨的无礼,再也不敢像以前那般傲慢。 “青,青,青师兄,有,有话好说……”,叶辰咳了口血,结结巴巴地张口。 “回答我的问题。”青晨怒目而视,依旧攥紧叶辰的领口不松。 “你的龙牙血米不是我毁的,是异象,是灵气风暴毁的,与我无关。”叶辰吓得不敢与青晨对视,只是低头说道。 “异象?什么异象?什么灵气风暴?”闻言,青晨松开了手。 “给我好好说清楚,若有半句谎言,我必要你尝尽三个月来我所受的一切苦楚。” “是,是,多谢青师兄。”恢复自由的叶辰来不及整理衣服,向着青晨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此事说来奇怪,《流云仙志》从无相关记载,所以都称之为异象。” “前天黎明时分,忽然天地灵气异常,都向隐龙潭附近汇聚。” “当时就引起了多位师兄弟的关注,还有人抵近观察。” “说是隐龙潭底的龙正在修炼绝世功法,所以在隐龙潭上空形成一个灵气漩涡,引动以隐龙潭为中心的方圆十里内的天地灵气。” “方圆十里,灵气漩涡,莫非是龙前辈的聚灵阵法?”青晨心中立时有感。 叶辰瞥了瞥青晨,见他听的认真,不敢怠慢,接着说道,“可是没过一会,灵气旋涡变大,而所引动的天地灵气的范围也由方圆十里变成方圆五十里。” “方圆五十里,这是龙前辈在燃烧自己了。”青晨到现在依旧有些感动于龙霸天的作为。 “五十里啊,众师兄弟不敢再待下去,赶忙逃回,这时掌门也带着诸位长老赶到。” “可是众师兄弟方才逃回小屋,就有长老来传话说让大家尽速撤到百里以外。” “百里?龙前辈只说有方圆五十里啊,怎么会有百里?”青晨也不得其解了。 “否则必定会因为全身灵力无法控制而走火入魔,轻则修为尽失,重则爆体而亡。” “我们那里敢待?立刻向外撤,刚撤到安全地带,就看到了我这一生都绝不会忘记的壮丽奇景!” 见叶辰越说越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青晨忍不住道,“什么壮丽奇景?” “万龙匍匐朝拜君王。” 叶辰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那场面壮观的难以想象。” “首先是隐龙潭上空的旋涡一再扩大后竟变成了一条仰天咆哮的巨龙。” “然后是以其为中心的方圆百里的天地灵气不再形成小的灵气漩涡,而是同样变成了各种各样的龙形,匍匐朝拜巨龙,然后汇入巨龙口中。” 说到这里,叶辰情绪激动牵动了伤势,嗑了嗑血。 青晨以为他会休息一下再说,却没想到他满脸兴奋,毫不在意伤势,“如果你以为这就是高潮了,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所有龙形都汇入巨龙口中后,居然整体演化出了一个太极图。” “然后开始缓缓下降,最终我们便不得而知了,但据昨天传出的消息,说是变成了一个小圆球落入隐龙潭中去了。” “所以到现在为止,隐龙潭依然有长老看守,不许任何人接近。你的龙牙血米就算没有遭到破坏,也不可能再有潭水浇灌。” “就算没水浇灌,龙牙血米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晨道。 “龙牙血米之所以是这副模样,正是因为昨天的灵气风暴抽走了其大部分灵气,使之无法正常生长。”叶辰道。 闻言,青晨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能浇水,龙牙血米的种植怎么办?这不是雪上加霜?” “青师兄不必担心。”叶辰见状连忙道,“昨天宗门已经传下话来,这次受灾的地方皆不追究责任,所以这季龙牙血米就不用管了,任其烂在地里做肥料。” “真的?”青晨闻言大喜。 “确实如此,这是宗门负责管理外门的长老亲自宣布的,绝不会有假。”叶辰一拍胸脯,打起了包票。 “哈哈……,那就好。”青晨笑道。 见青晨不再发怒,叶辰恭恭敬敬地向他行了一礼,结结巴巴问道,“那个,请、请问青师兄,您现在是什么修为?” “炼气五层。”青晨看了叶辰一眼,淡淡地说完,完全不理会嘴巴张大久久不闭的叶辰,径直回了自己的小屋。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青晨离开后,叶辰不住地叩心自问。 “修行的艰难从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跨过的,他怎么可能短短两天时间就从一个毫无修为普通武者突破至炼气五层?” “就算是天灵根也不可能吧!这其中一定有鬼,我得去向林执事报告。” 逼问 “可是刚才我以修为之力攻击他,如果他不是炼气五层,根本不可能直接反震回来。”叶辰刚迈出去的脚突然又缩了回来。 “如果他真的是炼气五层的修为,地位将比林执事还尊贵,林执事如何管他?” “林执事管不了?总有人管的了。”回到小屋中来回踱步的叶辰再次下定了决心,“我已经得罪了他,无可改变,他要报复我轻而易举,我必须找到靠山。” “林执事曾说宗门的大人物要整他,我应该立刻向林执事汇报情况,争取他的庇佑,就算大人物不管,有林执事的帮助总比没有好。” 想到这里,叶辰不再犹豫,而是蹑手蹑脚地出门,准备向林执事报告。 与叶辰恐慌的心理不同,青晨可谓是矛盾至极。 一方面取得了不被别有用心之人以龙牙血米的种植刁难的豁免权; 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进步这么大的秘密败露,实在是喜忧参半。 “有了宗门命令,相信再没人敢以龙牙血米的种植来刁难我了,这倒是意外之喜。” 青晨坐在蒲团上自顾自地想着,“而且,我已经是炼气五层的修为,炼气四层就可以直接晋升外门弟子,所以我晋升外门弟子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隐龙潭的秘密却可能不保,实在又有些得不偿失。”青晨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想起自己曾和云岚仙子坦白过自己去了隐龙潭底。 “所有的异象都是围绕隐龙潭,说明大家都认为隐龙潭底有秘密,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我曾经去过隐龙潭底,必定会逼问我说出秘密。” “到时候别说身上的玉简保不住,恐怕就是自己突然间提升的修为都会成为别人把柄,想要痛快点死可能都是奢望。” “云岚仙子啊云岚仙子,千万不要说出我曾经去过隐龙潭啊,不然我答应你的那个承诺就再也没有机会兑现了。” 青晨一时忧心忡忡,他极其不喜欢这种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找机会我一定要再见云岚仙子一面。” “还有叶辰,他必定猜测我不知道异象的事,尤其是我突然间提升的修为,若是他向宗门高密,以莫须有的罪名安插在我头上,就歇菜了。” 想到这里,青晨立刻警觉起来,“我得赶紧去警告警告他。” 说着便夺门而出。 也幸亏是青晨赶得及时,叶辰正小心翼翼地经过他的门前。 见青晨突然出现,叶辰大惊失色,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强作镇定道,“青、青师兄,我正要去请问您中午吃什么呢,师弟我好给你取回来。” “哈哈哈,叶师弟,这么巧啊。” 青晨见叶辰神色慌张,当下便明白了前因后果,当机立断,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强拉着心惊胆颤的叶辰进了自己的小屋,“实在太客气了。” “我哪里敢劳烦师弟大驾,来、来、来,为兄有几句贴己的话想要和师弟聊聊。” “师、师兄有命,师弟不敢不从。”叶辰无奈,一边哆嗦,一边在青晨的“关怀”下抖进了小屋。 刚一进屋,青晨手一挥,便将小屋门关了起来。 旁边的叶辰,明显被关门声惊的一抖,好不凄惨。 “你是想死,还是要活。” 就在叶辰六神无主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青晨邪里邪气的声音,吓得他心神大震,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师兄饶命。” 这也不怪叶辰,他在流云宗这些年,见多了杂役弟子被杀。 毕竟宗门只在乎正式弟子,对杂役弟子这种外围人员并不在意,反正有的是人想来。 “饶你什么?”青晨开始变得冷冰冰。 “是我该死,狗眼看人低,不该刻意刁难师兄。” 叶辰一边扇自己耳刮子吗,一边哀求道,“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小弟的吧。” “还有呢?”青晨不为所动,依旧冷冰冰。 叶辰闻言一愣,眼珠转来转去,最后说道,“我保证只要师兄放了我,必定会感恩戴德,绝不敢心有怨念,挟私报复,我可以发誓。” 青晨闻言忽然笑道,“你是在找死吗?我看是的。” “敢和我装聋作哑、顾左右而言他,你肯定是不想活了。” 自问自答,青晨边说边抬起了手,作出要施法的样子。 吓得叶辰彻底崩溃,本来跪着的身躯一下子倒向身后,双手不断向后撑地躲避,藉以拖动被吓得不能动的双腿,“师兄饶命,师兄开恩,我说,我说……” 见青晨放下手,叶辰这才停下来,长长地舒了口气,“我不该听从凌峰和林执事的吩咐刻意刁难师兄,也不该不和师兄打招呼就想去向林执事报告。” 说到这里,叶辰怕青晨生气,立刻解释道,“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如果不听凌峰和林执事的话,我可能早已暴尸荒野。” “如果您回来我不去向林执事报告,也必定会被他惩罚。” “我做这一切,虽然是针对师兄,却是被逼的,迫不得已啊,师兄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小弟一般见识啊……” “林执事为什么要针对我?”青晨打断了叶辰的唠叨。 “这,这个……”叶辰仍然有些犹豫不敢说。 “恩?”青晨逼道,“别人能杀你,难道我杀不了你?” “别人杀你也许还要换个时间,而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我说,我说。”叶辰闻言一哆嗦,“据林执事和凌峰说,他们是奉宇文家族的继承人宇文辉的命令行事的。” “不然以您和上官公子的关系,再加上一个贵为核心弟子的弟弟,就是在给我们一百个胆,我们也不敢针对您啊。” “果然是他。”青晨总算放下了困惑自己已久的心中大石,“最可怕的是不知道敌人是谁,现在知道了,就自然有应对之法。” -5882彩票app下载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gw2zh.com
本文作者:DCB